Archive for the ‘文字、语言’ Category

文字

这几天突然觉得想多接触文字,减少逛脸书的习惯。 在长周末去了趟图书馆,挑了丹。布朗的《地狱》(Inferno),开始这几年第一本小说。随后才知道同名电影(由汤。汉姆斯主演)将在今年十月上映,希望看完了可以像数年前一样写些影评。 也开始在这里除草,希望在阔别两年的回归后可以坚持写下去。

我的名字,我的姓氏

大家好,我是 Low Sze Ping。身体由三个小节组合而成;是为了配合我的另一位胞兄(还是胞弟?我都不知道谁先出世),也是三个段落的“刘思斌”而翻译过来的。 廿多年前,我就跟一个可爱的小婴孩的挂钩。我也忘了当时情况是怎样,只记得一位马来护士把我烙印在他那张现已发黄,人人称之为报生纸的上方。接着下边就还多了很多朋友,有号码啊;也有号码加文字组合的朋友们。 但其实,我的主人真正亲手、亲口用到我的时候也是几年后的光景了吧。。。不过那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主人挺喜欢我的。除了我身体中间那部分的 “Sze” 好像让他的朋友感到很难念之外,基本上主人应该找不到讨厌我的理由。嘿嘿,有时候还听到主人偷偷自言自语地说道“你啊,可是刘爸刘妈给我的第一份礼物哦~” 随着主人到处兜走那么多年,我却逐渐发现时代的变迁。许多老朋友到了某个层次就被主人在头上多了个洋式点缀品。有时候他们的主人就会说,“迁就点吧,因为要把你的整体念出来是有点困难。有了点缀品后就简易多啦~” 哦,不得不否认有些点缀品真的是把老朋友们包装得更好;有些甚至还贴切地把主人的特性给表露出来。不过我可没有,所以我才说我的主人很注重我的原汁原味,呵呵~也有可能主人还找不到合适的点缀品,哈哈~ 除了增添点缀品,另一个活生生“老朋友蜕变”例子就是硬生生地把我们同类的身体挤得短短的现象。这个可是近年来我才看到的现象,尤其是主人群们开始跟很多从外国来的同类来往以后。大家都知道外国来的朋友通常身体只有两节;所以为了方便使用,很多东方华人主人群就开始把我们同类的身体缩短。来打个比方。。。我们认识的艺伎“章子怡”的胞兄弟 – Zhang Zi Yi 就常被挤成 Zhang Ziyi。他那么一缩,有时候我都认不出他了呢~不过为了迎合外国同胞的“风俗”,很多人也是用得不亦乐乎。所以啊,有时候我跟老朋友喝茶聊天时就调侃道,如果后边那两节的合成是一个英文字,像“马乐”是 Ma Le 的话就会变成 Male 了。还有啊,上回遇到一个朋友“刘希昂”,闲聊之余才发现他的懊恼处。。。 “每次主人都把我的胞弟写成 Liu Xiang,害我这做哥哥的好像背负着13亿人口的使命要去跨栏一样。” 我知道我们同类是没说话的权利,毕竟主人要怎么把弄我们都可以。只是,我觉得奇怪的是有些外国朋友也是有几个节嘛,但他们的主人都不至于去缩短他。像那个《欲望都市》的女主角 Sarah Jessica Parker 还有比利时武打明星 Jean-Claude Van Damme,人家在书写他们名字时也不见得需要配合什么条件因素而缩短起来变成两小节吧。。。我甚至还认为如被连接起来的话,可能他们的主人还会不高兴呢~ 可能我们是属于比较异类的。毕竟我们的“根”应该是我们那位以华语书写的胞兄弟。而我们这些以英文拼出来的呢只是附属品,所以主人们也不太介意去变换一下我们的形态。 最后,暗地里谢谢主人在处理公事时坚持使用 Low Sze Ping,而非 Low Szeping(也有可能主人怕对方误会 szeping 是一个进行式词 szep-ing,类似 sleeping)。 Low Sze Ping 启

今天发现这个字所配对的词还真有点意思。 问:救命,就是拯救生命;那么救火应该是拯救火焰? 错咯,难道人家高喊“救火啊,救火啊~”的时候你跑去奄奄一息的火苗上添油让它更猛? 问:失望,就是希望破灭;那么失火应该是火不见了? 错咯,难道人家高喊“失火了,失火了~”的时候你跑去现场时一阵茫然,然后到处问人说“到处都是火,怎么会失了?” 因此,也无聊地用这个论点想了两个冷笑话: 1.什么东西不可以救? 2.什么东西越失越多?

走完了哈尔斯塔特(Hallstatt),根据原定计划搭巴士到 Bad Ischl 后再步行到刚才搭巴士来时看到在火车站不远处的邮政局寄明信片。过后提前五分钟回到巴士站(火车站旁)后等待22分的巴士。怎知,等到35分还没到。。。很不甘愿地进去柜台问一下,才发现该巴士已经启程了! “啊?我差不多17分就到了,过后都没看到什么巴士开走。” “可能提早出发吧。。。” 哇唠,这里可是150号巴士去Salzburg的出发点,竟然还会早开车?如果说是那种“半途拦截”的还有理由说巴士在之前几站没上下客而行驶得快点才提早过站,怎知第一站也可以提早出发,奥地利人效率也太好了吧。。。 没办法,只好再等下一班(6:22pm)巴士。周末,两小时一趟,我的天~本来还想早点抵达萨尔茨堡再继续花一两小时走走看看才用拜尔票搭火车回去慕尼黑,看来是没希望了。不过重要的是之前查过晚上8:13分(若搭下一程巴士预计八点之前可以到火车站)还有火车回到慕尼黑就比较放心。 所以呢,就重新在 Bad Ischl 走走。 市景,也是依山而立。然后发现很多年轻的驾车人士喜欢在火车站前的 U-Turn 转弯处测试自己的“漂移”技术。当中也不乏一些小型车。。。 后方就是火车兼巴士站 好啦,为了不要再验证奥地利人的效率,这一次的我在30分钟前就回到巴士站等待。再看到一些人潮就比较放心,然后就只局限自己在四周走走。。。 6:15pm:已经有差不多廿人在等待七分钟后开驶的巴士。 6:30pm:巴士站内的两辆巴士开走了,不过不是往 Salzburg 方向驶去。现在的巴士站空空如也。 6:40pm: 根据计算,若现在巴士启程的话,我应该还有最后机会赶上8:13pm的火车。但是除了一堆在等待同样巴士,口操德语的人群,巴士站内依然空荡荡的。心理也只好希望 8:13pm 不是最后一趟到慕尼黑的火车。其实之前只查到8点多的趟次就没再往更晚的时间表看去,因为也不想那么晚回到慕尼黑(需两个小时车程)。不过也有相当的信心可以回到慕尼黑,毕竟萨尔茨堡和慕尼黑算是蛮靠近的两大城市,照理应该有很多贯穿两地的火车。。。我只需要搭到其中一趟到德国的火车应该就可以再转站(若需要的话)回到慕尼黑,而且持着一日拜尔票在德国巴伐利亚境内搭火车是免费的。 6:55pm: 一位中年人找着 Postbus 海报上的热线,试图拨电求问。但从他的表情和回复其他人的谈话,隐约猜到他是在跟电话录音交谈。周末啊,又差不多要七点了,很难想象此类巴士服务热线有人来接电话。 7:00pm: 在几个人的协助从海报上寻找热线电话号码之下,终于有人与人的对话了。叽里咕噜一阵子,看到他们神情沉重,我也知道情况不妙。

该去的总会去

很巧,昨天写了“该来的总会来”,今天恰好记得去查看那堆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蘑菇群。时过境迁,此情此景已不在。。。 除却突入奇来的客观因素(季节雨),长久以来的定律(阳光普照的天气)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 写到这里,也让我回想起中学时候读到的一首诗: 阳光挥洒在大地, 雨露却不见一滴; 有道是时不予你, 该去的总是会去~ 。 。 。 。 。 。 。 。 作者:刘思斌,现代人 出处:《思斌语录》

联邦腔?

改次,请注意自己对 $0.50 或者是 50cents 的华语发音 – 五毛。 呵呵,请自己读一遍“五毛”,然后告诉自己念出来的是。。。 “舞矛” 还是 “无卯(mao第三声)” 如果不是新加坡同事提醒,我倒也还没去注意这钱币的“毛”字在我们很多人(可能是马来西亚人居多)口中都变成了第三声去。本身有自行问了身旁几位马来西亚朋友,发现这两种读音都“通用”,就是说不管是“舞矛”还是“无卯”都能让他们知道那是五角钱的意思。 可能就是受到方言的印象吧。。。不过话说回来,有时候还真觉得这联邦腔蛮明显的。所以也就不时自我提醒,怕其他人听不懂我在表达什么。。。 而长期来浏览思斌的部落个人应该也知道有一位自称“新山人”的朋友就对这麻坡人的联邦腔留了很多言。现在我自己认了(其实也不曾隐瞒),但并不代表我想向任何人交待。。。我只不过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那“五毛”的不同读音,嘿嘿~ 你,欠我五毛还是无卯?

其实,很久都没静静坐下来读书了。通常一回到家就“电脑宅男”上身,一直坐在电脑前面。 自从“荣升”成为新加坡永久居留,我就到这里的图书馆申请成为会员 – 一次性费用$10.50,然后同一时期可借贷四本书,每本的期限是三个星期。我本身是喜欢这里的图书馆的环境还有丛书一下。但是不想和马来西亚的地方图书馆那来做比较,因为自己也只是去过麻坡,还有学校内的图书馆。呵呵,你们都可以叫我井底之蛙,呱呱呱~ 刚才又从图书馆借了几本旧书。 其中两本就是以达文西密码(看过了)驰名的作者丹。布朗写的天使与魔鬼(在看着)还有数字城堡。 下定决心,要在农历新年前看完! P.S:那只狗头书签是几个星期前刚离职的同事送的,蛮实用一下。

放嘴一天假

刚才在出门打算吃晚餐时才发现今天的我只是说了一句话! “四号,吃。” 下午一点多,今天的第一句、也是唯一的一句三字经话。我说唯一,并不是代表我在有了那个念头就倒头回家不与人交往;反之,我以手指了指要点的晚餐,再以点头回答老板娘问的“吃?”。 所以,我的嘴巴今天只为五件事而开 – 刷牙一分钟、喝水总计也不到两分钟、点午餐一秒钟、吃饭总计差不多三十分钟还有哼歌几分钟。 虽然如此,我还是知道副首相宣称可以在现有法令下提控偷拍者、马来西亚有些地方被列入黄、橙色雨势地区等消息。然后,也在与朋友聊天时再N度被问起有没有那光碟、与同事安排一下明天某节目的行程等琐事。而且,我也可以在部落格问了问大家一个谜语。。。 难道,嘴巴在对外界的沟通也不是必需“品”?还是说,难道思斌是宅男? 当然不是啦~ 只不过今天凑巧不需用到口罢了。从早上睡醒、洗衣、打扫,然后吃午餐、图书馆逛,再冒雨回家与周公下棋、读些书与论坛,再到晚餐时间。。。连屋主都没遇到的我,当然就没与人打交道(也没接到/打电话)咯。 再想想,如果口失去作用,表达方式还可以用写来代替;但是就食不知味(和嗅觉差不多一样)。眼睛的话,看不到。。。很惨一下;听不到,也很惨。所以,宁愿不用口和鼻,也要用目和耳。。。

快来猜迷 – 千辛万苦地去寻找;找到了,你又不要。 – 猜一样东西 –

问:为什么面包比咖啡更吵? 因为。。。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