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完了哈尔斯塔特(Hallstatt),根据原定计划搭巴士到 Bad Ischl 后再步行到刚才搭巴士来时看到在火车站不远处的邮政局寄明信片。过后提前五分钟回到巴士站(火车站旁)后等待22分的巴士。怎知,等到35分还没到。。。很不甘愿地进去柜台问一下,才发现该巴士已经启程了!

“啊?我差不多17分就到了,过后都没看到什么巴士开走。”
“可能提早出发吧。。。”

哇唠,这里可是150号巴士去Salzburg的出发点,竟然还会早开车?如果说是那种“半途拦截”的还有理由说巴士在之前几站没上下客而行驶得快点才提早过站,怎知第一站也可以提早出发,奥地利人效率也太好了吧。。。

没办法,只好再等下一班(6:22pm)巴士。周末,两小时一趟,我的天~本来还想早点抵达萨尔茨堡再继续花一两小时走走看看才用拜尔票搭火车回去慕尼黑,看来是没希望了。不过重要的是之前查过晚上8:13分(若搭下一程巴士预计八点之前可以到火车站)还有火车回到慕尼黑就比较放心。

所以呢,就重新在 Bad Ischl 走走。

市景,也是依山而立。然后发现很多年轻的驾车人士喜欢在火车站前的 U-Turn 转弯处测试自己的“漂移”技术。当中也不乏一些小型车。。。


后方就是火车兼巴士站

好啦,为了不要再验证奥地利人的效率,这一次的我在30分钟前就回到巴士站等待。再看到一些人潮就比较放心,然后就只局限自己在四周走走。。。

6:15pm:已经有差不多廿人在等待七分钟后开驶的巴士。
6:30pm:巴士站内的两辆巴士开走了,不过不是往 Salzburg 方向驶去。现在的巴士站空空如也。
6:40pm: 根据计算,若现在巴士启程的话,我应该还有最后机会赶上8:13pm的火车。但是除了一堆在等待同样巴士,口操德语的人群,巴士站内依然空荡荡的。心理也只好希望 8:13pm 不是最后一趟到慕尼黑的火车。其实之前只查到8点多的趟次就没再往更晚的时间表看去,因为也不想那么晚回到慕尼黑(需两个小时车程)。不过也有相当的信心可以回到慕尼黑,毕竟萨尔茨堡和慕尼黑算是蛮靠近的两大城市,照理应该有很多贯穿两地的火车。。。我只需要搭到其中一趟到德国的火车应该就可以再转站(若需要的话)回到慕尼黑,而且持着一日拜尔票在德国巴伐利亚境内搭火车是免费的。
6:55pm: 一位中年人找着 Postbus 海报上的热线,试图拨电求问。但从他的表情和回复其他人的谈话,隐约猜到他是在跟电话录音交谈。周末啊,又差不多要七点了,很难想象此类巴士服务热线有人来接电话。
7:00pm: 在几个人的协助从海报上寻找热线电话号码之下,终于有人与人的对话了。叽里咕噜一阵子,看到他们神情沉重,我也知道情况不妙。

“请问,那趟巴士会不会到?”我用英语问了一下。
“有问题。不过他们会派车来载我们。”那位中年人还会说点英语。

“大概需要多久?”
“他没说。只是叫我们等。”

顺便问了他们可否知晓萨尔茨堡到慕尼黑最迟的火车班次是几点时却也没人懂。

不用问我当时的心情,我已经在盘算着接下来可以走的几条可能出现的选项:

1。救援及时到,快快乐乐搭火车回慕尼黑。
快乐指数 ***** 可能性指数 ** 额外金钱折损指数 0

2。救援到,来不及搭火车(至少可以到比 Bad Ischl 大的城市)
快乐指数 *** 可能性指数 **** 额外金钱折损指数(视要不要在 Salzburg 过夜而定)

3。救援没到,来不及搭火车(惨,得搭的士?还是搭火车转来转去,但至少要先回到 Salzburg)
快乐指数 负数 可能性指数 ** 额外金钱折损指数 *****

选项(一),快点实现!

7:20pm: 那位先生再打电话去问,还是需要等。而我已经在研究怎么搭火车从 Bad Ischl 回到 Salzburg 了。下一趟火车会在 7:54pm 到站,但到 Salzburg 时已经是 9:50pm,有火车回到慕尼黑的机率也就更小了。我还有半个小时等待救援,要不然就真的要搭火车了(怕救援更迟到,而且至少我可以在十点前回到 Salzburg)。。。然后再求神拜佛希望十点多还有火车回到慕尼黑。

7:35pm: 救援抵达!哈哈。。。松了一口气你的头~救援是一辆普通家用轿车,最多只可以载额外五个人。这是什么样的救援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就马上跟他们说我得赶着回到慕尼黑,希望他们让位给我。但是,那司机竟然说他不会载客到萨尔茨堡。虽然那位打电话的A先生也看到我是游客而想帮我,但那司机说他只是接到通知载送一辆车的乘客到比较靠近的几个小镇,而不是到萨尔茨堡。赢了咯~

接着,那位A先生就用德语问了其他的人,有没有人要到萨尔茨堡,叫他们顺便照顾我一下。有一位少妇就说她也是要到那里,就叫我跟着她。

“我们这样~”她比了个顺风车的手势。
“好的。”难道这里也流行?不过毕竟有个口操德语的人来帮忙铺路机会应该比较高。

接着我们俩就到大路旁去。也让我见识到当地人的友善。。。就是当她(B小姐)比着手势截停车辆时,司机都会马上绞下车窗应酬她。

但可惜的是,七点多时很多人都是在回家的途中。要不然就是说太远了~(搭巴士走山路都要90分钟,私家车也应该要50分钟吧)连续问了差不多十多辆车后B小姐也有点泄气。我就提醒她说可以去搭火车了。她才施施然与我一起走回火车站。

7:50pm: 在火车站台上等待4分钟后抵达的火车。我们俩用简单的英语 + 比手划脚地交谈着。就在她与我分享之前在丹麦的一些事迹时,我看到一辆巴士刚刚到站!眼睛一亮,马上示意B小姐看过去。她才一看到巴士就飞奔过去,而我也在后面跟着。。。

问了问司机,发现他是从萨尔茨堡开过来的。知道我们的情况后,打了一通电话后发现是电话录音,就又再接着打。也就在此时,火车到了!

为什么要用那么多脑力?我当时不知道愿不愿意冒险等那司机的回复,还是保险点直接上这当天最后一趟会抵达萨尔茨堡的火车。所以当时的考虑因素是:

– 等司机的救援的话,可能有办法早点到萨尔茨堡,遇到火车的机率高一点。
– 也有可能司机不管我们的死活,而火车又走掉了。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 上火车,十点前抵达萨尔茨堡。能不能回到慕尼黑就才看。

电光火石之间,我选择了司机内在的人性。然后目送着火车徐徐开走。。。

司机打了几通电话,肯定了我的选择。他答应会载我们回到萨尔茨堡(快乐指数急速上升!),但是要等他吃完他打包好的晚餐。

“二十分钟。”他说。

好啦,也总比搭火车转站快,而且也比较便宜。不过那二十分钟对我来说真的是很久~

8:20pm: 司机重出江湖。但奇怪的是,竟然还有很多之前与我们一起等待的乘客在看到我们洽谈好了后冒出来。。。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其他打算(如果这趟巴士不来的话该怎么办)。看来他们的耐性也很好。。。可以默默地在某个角落等待两个小时。接着更奇怪的是,一路上竟然也还有很多乘客!都说了是误点巴士,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打电话去公司询问,还是一直在痴痴地等~而且某些山路地段的候车亭是连个灯都没有的那种。。。

9:35pm: 比平时车程快了15分钟抵达目的地。我一个箭步奔去火车站察看那大大的来临班次显示屏。。。

找不到慕尼黑的名字!

马上再跑去看那张所有从 Salzburg 出发的火车班次时间表。

21:18 Salzburg – München (9:18pm,我们间隔了十多分钟)

然后,München(慕尼黑的德名)就再也没有出现了。

我的世界开始出现一片黑暗~

不可以,现在灰心的话就等于得任命花无谓的金钱和时间。我马上跑到售票柜台问了一下。。。不过很失望的,答案并不能带给我惊喜 – 下一班到慕尼黑的火车是隔天早上4:28am。不甘心,我就问他还有什么可以到德国的火车,本身认为至少在德国境内可能会有其他直达慕尼黑的火车。不过答案也是否定的。

要在这里过夜?呜呜呜~那么就是说得额外花费,而且明天早上还得冲回去退还房间(隔天下午会从慕尼黑启程到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如果要节省住宿费,难道就在火车站消磨时间到清晨四点?哇,还有七个小时哩~而且当时又开始感觉到冷了,毕竟从下午等巴士开始就不敢去吃东西,直到现在好像突然“解脱”(不必再赶)的我已经有点饿了。当时也就算真正体验到饥寒交迫的感觉,哦。。。应该还得加上无奈和无助的复杂心情。。。

在盘算该如何走下一步的同时,一面发愣地看着所剩不多的今晚火车班次。。。

23:42 Salzburg – Amsterdam

如果所有行李都在身上还真的可以考虑直接到阿姆斯特丹,呵呵~自我揶揄一番。。。不过突然灵光一闪,依我的地理常识来看,那条路线应该会经过慕尼黑啊。。。再跑去柜台问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打烊”了。问了几个穿着制服的人员,他们又说不了解此类车程路线的详情。可惜的是此类 EN Orient Express 夜快车的票又不能从自动售票机购买(提早预定或上车才买),要不然还可以查到路线资料。而且,我的拜尔通票(Bayern Ticket)又不能允许我坐上此类比较“高级”的火车,就是说无论如何我都得买一张新的火车票。不过心里面告诉自己,应该不会超过35欧,算是换回方便和时间吧。

好,就博一博吧!我就等到晚上11:42pm。如果运气差的话,就才来打算,毕竟到时候要等待到清晨4:28am就剩下“区区”五个小时了。

打开唯一的一条”Snickers”朱古力,配上自备的食水来充饥,再想像着回到慕尼黑房间后,冲好凉躺在床上喝着自己泡的美禄和吃着干粮的美景~不过现实是残酷的,冷风一吹。。。坐在大门开开、又没有暖气供应的候车室内的我还是打了一个冷颤。设置了两个闹钟后,我就开始闭目养神。

不过,心情很难放松,而且间中又有人拖着行李箱进进出出,根本就小歇不了。没办法,但还是硬硬逼自己多休息。

11:30pm:心情开始紧张。查好了是在二号月台等待后,就不敢离开二号月台太远。

11:35pm: 一列 EN 快车驶进二号月台并停着。查看好了是直达阿姆斯特丹那一班次后我就直奔几个车厢找那些在火车上值勤人员,想问一下此列火车有否经过慕尼黑。但就是没碰到任何工作人员。。。

情急之下,看到一位拿着车票,看起来有点自助背包样子的搭客就上前询问。

“有,但是没进去市区的 Hauptbahnhof。只经过慕尼黑东(Ostbahnhof)火车站。”他查了查一份资料后告诉我。

这对我来说真的是天大的好消息!

“你知道车票多少钱?可以向查票员购买对吗?”
“不懂哦,我是用通票的。”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在11:42pm随着这趟火车出发。我特地选了一个还空着的六人车厢(事先准备)便忐忑不安地等着查票员的到来。

不过二十分钟,来了~

“车票,谢谢。”那位先生扭开了车厢的灯,直接跟我说到。

我掏出钱包,把已经知晓不能使用的拜尔票递了过去。顺便再确认一下此趟火车有没有经过慕尼黑东部火车站。

“有啊。”

松了一小口气,不过还有一关。

“对不起,这是快车。你的拜尔票不能使用。”
“啊?我早上也是利用这张票来到萨尔茨堡的啊。”

“你早上搭的是慢车,那就行。这一趟火车是夜快车就不行了。”
“那怎么办?我只不过是要回到慕尼黑罢了。。。”

“你得另买一张车票,28欧。”
“啊。。。真的不能用拜尔票?”

他看了我的表情,有点无奈。然后再翻了翻那张票,应该是想看后面有什么特别使用章程。

“我只是想回到慕尼黑罢了。已经没有其他火车了。。。”
“好吧。”他把那票还了给我便走了。

我这几个小时的心情还真的像在坐过山车 – 从普通平淡地等巴士,然后为接下来的交通安排感到惆怅,直到扎实地踏在萨尔茨堡火车站内又急速跌回没有火车回慕尼黑的低谷。过后的偶然发现有转机,饥寒交迫的糗况,接着确定能回到慕尼黑的喜悦,再更雀跃地剩下一笔不在预算内花费。。。我的心脏这一天还运动了不少。而之前特地选择一个空的车厢就是想博取同情(我也不是故意取巧,是真的被奥地利交通害到落难的困境),希望可以过关。为了让他方便,我特地选了空车厢,要不然众目睽睽之下的执勤人员应该很难网开一面。

“打扰一下。”才高兴不到十分钟,刚才的监票员又倒回来了。
“完蛋了,可能他禀告上司然后觉得应该坚持叫我买票。”心里嘀咕着。。。

“我可以叫一位妇女和孩子过来你这里吗?他们那车厢很挤。”
“哦,当然啦!”其实只要你放我一马,要我在一小时多(快车比较快)的车程站着到慕尼黑都甘愿。

就这样,我还是设置了两个闹钟,深怕自己不小心错过了 Ostbahnhof 站就真的是功亏一篑。

1:10am :两旁是熟悉的摩登建筑,但火车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依稀看到慕尼黑 S-Bahn 和 U-Bahn 的地铁站标志,但火车还是全速向前驶。难道,我将会错过我梦寐以求的那一站?

1:12am :火车徐徐开入慕尼黑东站。一停、一跳,我又回到慕尼黑了。不过接下来还有一关,怎样回到住宿?

翻开地图,用手指量了量距离,应该得步行至少25分钟。如果要等 S-Bahn 火车则得多等30分钟。好啦,要苦命就苦命到底,我就拿着地图走出火车站一路劈开寒风,穿过大街小巷,在少过半个小时后成功把在萨尔茨堡火车站的美梦实现了!

老实说,一踏入房间对着熟悉的摆设,有股说不上来的感觉。我们可能就是享受惯了而鲜少会有机会尝试那种无助的历境。我当然不是想时常接受这种挑战,只是“战”后回味起来则特别感触。。。可能有些事情会造成一些资源的浪费,就把它化成一个对自己人生的警惕也不错。“经-过-这-次-教-训-以-后”(小学课本常用的启示结尾),现在看到有人被逼露宿街头还是在异乡赶不到交通的落寞时,我会有另一种意境体验。

要出来背包就应该要秉持着这种吸取人生经验的精神。记得哦,这类事迹很难再碰上;然后是自己的资历财产,别人是拿不掉的。

我以下面这一句语录结束我今天的陈词,谢谢~

身为旅人在外,
有障碍不奇怪;
懂得如何处理最应该。

虽然会很难挨,
但解困的畅快,
不是其他人所能明白。

作者:刘思斌,现代人
出处:《思斌语录》

欧游后记兼游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