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8

出门小心

刚才下班前就听到同事讨论等一下要不要搭地铁回家,还是搭巴士等关于交通安排问题。大家知道为什么吗?

盲目

盲,拆解开来就是亡目,眼睛死了。。。 职场上有时就会遇到一些“率直”不取巧的人,老板说重复做一百次,他们就真的重复做一百次,也不去想间中花掉的时间和精力可以带来什么。遇到此类同事的要求也就格外头疼。。。 “就这些,每样做十次。每次的数据都要记录下来。” “哇,那样做我看要一两天的时间。我会先记录前面几项数据,如果发现偏离不远的话,接下来就抽样好了吧?那样子也就不需要花那个精神去记录全部的东西啊?” “我的老板说要那么做的。” “那么你也得告诉我你这么要求的原因是什么?这些数据如果是对或错又能证明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你的逻辑理念,这样子我也可以配合得比较好,就是知道要怎么帮你收集对的资料。” “总之就是像我刚才提出的那么做咯。”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接下来的抽样可以剪短收集资料的时间。然后我们才来定夺接下来你还需要什么。因为如果数据都没有偏差的话,可能我们可以从其他方面着手。” “其实我也不太懂,总之就是把所有做完就对了啦。” 赢了咯,自己也不知道那么做的道理在哪里,却偏偏要其他人跟着那么做。所谓的盲目也不过如此。。。不过我不盲目,因为过后我还是跟着自己的方法做 – 收集前面几样的100%数据,然后分析后发现没什么偏差。接下来就真的抽样检查,发现也没什么大碍就交货。他的老板也没说什么不妥。 看来有时候老板也是盲目地下命令,过后都忘了自己之前是怎么交待的了。

“安哥,我帮不上忙。”

“小弟,帮我过去拿一份《Today》好吗?” 瞄着伯伯塑胶袋内的另外两份同样的报纸,心冷了半截。 “安哥,我帮不上忙。我自己本来也是要拿的。。。不过,你为什么需要那么多份?” 安哥下意识发现我看到另外两份报纸就抓紧塑胶袋口,匆忙走开再去寻找另一位“猎物”。 时常都会在同样的上班路程遇到这位安哥,但是就没想到他也属于那一类“拿多多份报纸”的族群。其实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就是需要那么多份?如果帮其他朋友拿还算情有可原,但若是自己收藏起来当旧报纸来变卖就不可理喻。虽然是免费派送,但是也需为其他真正想阅读的人士着想啊。我通常都会“顺路”(现在不在大巴窑排队了)带那两份免费的《Today》和《我报》到公司去,然后在翻阅 + 填完数独(Sudoku)后就会放在桌上,任同事借阅(过后发现有同事借来当数独解答,嘿嘿)。下班后带回家放在客厅让屋主过目。算起来,一份报纸平均也可以转给差不多五位读者,真好。 这样,也益了屋主在兜售旧报纸时多了几分钱收入,嘿嘿~

蒲公英的约定

在风还没把你吹走掉; 按下快门冻结这一秒。

今天吃饭时看到一个妈妈在水沟旁帮她的儿子卷起裤口救火。 突然一位捧水的安蒂就走过去说: “哎呀,厕所就在里面嘛。你小在这里,等一下会有臭味。。。人家吃饭会反胃。” “我就坐在旁边也没投诉臭啊?”妈妈还在反辩。 “你自己孩子的尿你当然没感觉到臭啦。你看,沟渠内又没水,等一下尿液蒸发时就很臭了。。。” “安蒂,等一下就会下雨了咯。水沟这里又是露天的,雨水冲冲一下就没事了。你以为小孩子容易骗啊?”那看起来大概四、五岁的小孩突然开口。 安蒂顿时无语走开,好似被最后那一句话当头棒喝了一般。 我看那小孩又不是急到连那十公尺外厕所的路程都忍不了的状况,而且那母亲竟然助长孩子在沟渠旁小解。人家来提点后也不道歉,还好像很有理由那样,我还真的是看不过眼。。。不过杂饭还是照吃。 子不教,谁之过?

暴饮暴食

相信大家很少有机会看到此情景: 在餐馆叫菜吃饭时,同时间桌上出现三条鱼。 昨晚适逢咱们部门的“年度慰劳会”,所以老板们就在一间知名酒家盛请我们赴了一个自助晚餐之约。而通常也只有在自助情况下,桌上才会出现菜色类似的情况,除非那家餐馆的选择真的是多到(~~~)你不可能有机会重选类似的佳肴。就拿我们那一桌来说,以虾为主的菜肴就给我们点了三种。。。而隔壁那一桌就出现了刚才照片中的三尾鱼(而且还同时端出来)。 也只有在自助餐,可以看到人性(还是华人而已?)的贪婪。 “反正都付钱了,看了菜单,要尝试就叫。” 也不用考量自己与同桌人士的储存分量,先点了一大堆再来打算。结果通常都有人希望隔壁桌的人对剩下的菜肴有兴趣来拿过去吃,否则留在自己的桌上很显眼,而且“规则”上也提到 – 凡未吃完的分量将以菜单定价加在单据上。其实我本身“肚量”不大,在这种场合也比较贵精不贵多。不过有时候为了不浪费食物,我也会尽量把剩下来的东西吃完。但有时就是会在努力前遇到阻力 – 最避忌同桌人士在吃了一样菜后大声投诉很难吃还是什么的。在那种情况下,你若还继续去吃就好像有点馋嘴。。。因为在他们眼中,反正都可以点其他佳肴来填补肚子,不需要委屈自己的肚子去吃一些难吃的东西。问题是,很多时候我并不觉得那样菜是难以下咽那一种(呜呜呜,难道我是垃圾桶?)。也有可能其他人也想继续吃完的,但是就是被那几句主观性的“很难吃”的话给拉着。所以改次希望大家吃到自己认为不好吃时,不要太激动。。。让想吃的人吃完才说,哈哈~但是,如果吃到头发还是昆虫的话就不需要隐瞒,让大家有个警惕。 饮食,还真的是种文化。

先恭喜新加坡成功脱颖而出,打败莫斯科成为主办2010年第一届青年奥运会的城市。

昨天看到这则《我报》英文新闻就啧啧称奇。 大概就是说,一位新加坡英文老师在批改了三年级学生作文后发表了四篇他认为“比他九岁时写的还差”的作文,与大家分享。然后就被众矢之,说他那么做并没有在课业上帮到他们,反而是在打击那几位学生,布拉布拉布拉~ 引发了我的深思。。。

淫照衍生之商机

“终于”“不小心”地看了几百张“疑似”陈冠希与“疑似”其他女港星的合成照。也见识了汉字的美妙: 《新陈代谢 娇生冠养》 上联:冠希艳照辞旧岁 下联:霆锋绿帽迎新春 横批:新陈代谢 上联:白天好傻好天眞 下联:晚上很黄很暴力 横批:娇生冠养 分享过了这些网上的资源,我刚才下班回家的路程就想到一些关于此港星淫照风波的事。而今天又适逢蓝色星期一,就是无心上班那样。。。就想了想一些可以从此事件衍生出来的商机(就可以自己做老板)。来来来,大家来给点意见: 思斌要介绍的第一样商品是“爱迪生牌数码相机”,普通规格如下: – 解析度:一千万像素(10MP) – 光学变焦:10倍 – 显示屏尺寸:2.3英寸 面对市场上的强劲品牌,我也只能在几种全球首创的功能下点研发功夫以吸引特定买家: 1.即时更换头像功能 此功能适合公众人物在与自己喜欢的东西合照时,不把自己在场的证据留下。除此之外,也避免博客们到处拍写实照时把“不想上镜”的陌生人拍入照片而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在自定头像选项内,用户可以从记忆卡(就是已经拍过的照片)或者无线方式输入自己所选的头像。我们最新颖的中央处理器也可以让用户编辑那已选头像已达到自己想要的尺寸。

微距

之前看过人家拍的昆虫还是其他微距(macro)照片就有点赞叹。毕竟此类照片能把人带入一个全新的世界,让你能看到平常看不到的景象。 为了尝试一下,早上就去大巴窑市政公园(Toa Payoh Town Park)赴了一个微距之约(听说有高手会在那时候出没)。 平时看人家的照片很爽,要自己拍出那种效果还真的很难一下。尤其是那个最重要的先决条件 – 你不可以怕昆虫,哈哈~(冷) 因为是第一次(但是没红包)到访,所以还不是很熟悉整个公园的结构,也不知道该在哪里寻宝。不过幸得现场高人指点(还有贴士),就找到几个目标。 来分享一下: 其实拍得不好 – 很多时候都没办法把整只昆虫清晰地呈现出来(而只是顾着它的眼睛部份);然后在光线补充方面也还得加强。虽然因为长时间俯身和稳着相机使得手和腰有点酸痛,回到家看“成绩”的时候还算有少许的满足感。。。 改次要再加油~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