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时事’ Category

爱国与尊重

原文在此 –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sze-ping/爱国与尊重/10151578679391210 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今天在收到很多人的关心之后,我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些媒体报导字面上的内容,让大家重新看整件事情。 昨天的我们在不打扰大众的情况下举着牌子,中立地呼吁马来西亚的朋友们回家投票,然后被新加坡警方截停,也被一些媒体报道了。 新加坡警方服务非常专业。在这里我不想详解,要不然把这篇文章的中心点模糊去了。总之整个过程没有像我的朋友们读了报导后想象的那么严重 – 我们并不是被带回警局,而是自愿性地在事后去警局提供他们所需的资料“帮忙协助调查”,如是而已。而我们一票六个人,耗的时间当然也就比较长(不是朋友们想象中事态严重而被长时间“扣留”)。 国有国法。我们尊重条规,而且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没有申请准证),帮忙协助调查没什么好埋怨的。 所以恳请大家不要在这件事上讨论马新两国之间的政治还是管理差异,因为这不是这则新闻的重点,更不是我们这群人想要的目的;而且在这敏感时期你们的言论可能会影响新国警察对这事件的调查。如果你敬佩我们的精神而想要帮我们的话,请延续我们的力量把“回家投票”这讯息大力(并合法)地传出去;而不是只坐在电脑前评论一些对大局没影响的事情。 这也是这一篇的主要目的: 第一,希望我们的新闻能带出来的正面讯息是爱国的我们冀望大家都能抽空回家投票。 第二,请秉持我们马来西亚子民奉公守法的精神,尊重各国的条规来发起醒觉运动,也可以赢得该地人们的敬重。 再来说说小感悟。在我没办法参与任何马国的大型集会下还是可以在异国感受到那份温暖和激动是昨天活动的最大收获。我。。。 不会忘记一位年轻男生在牵着女朋友手经过我时双眼发亮地看着我,再以一句很强而有力的“谢谢你,真棒”的鼓励(那是我当天收到的第一个很深刻的感激语,过后就很多啦); 不会忘记一位卅出头的槟城女生投过来那股钦佩赞赏的眼神,并很亲切地陪我们一起淋雨和建议我们应该要如何更有效地传达讯息; 不会忘记一群群新加坡陌生朋友拍了我们的照片后斩钉截铁地说他们会转告他们身旁的马来西亚朋友,回家投票; 不会忘记第一位抱着一袋饮料过来的大哥,“来,辛苦你们了。来喝水。。。” (那只是第一位善心人士,接下来还有其他送水哥) 不会忘记一群群很愿意了解我们的状况并尝试帮忙传达讯息的陌生朋友。 不会忘记一位有着共同朋友,而且还读过我写的那一篇《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来同胞们,我们为何离乡背井?》的同乡麻坡女生的鼓励。 不会忘记在一起长达十二小时,为了马来西亚的未来而努力的一群很棒的朋友! 我们以身为马来西亚子民为傲,以自己所做的纯洁事情为荣,并以我们崇高的爱国意识赢得了很多人的赞赏,你们也行的。 明天会更好,大家加油! 照片来源:联合早报和新华社 – http://www.newchinesenet.com/node/14128?tid=10

昨晚熬夜写出来的,原文在此 –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sze-ping/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同胞们我们为何离乡背井/10151574433746210 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是来自麻坡的80后,已经在新加坡生活了六年。现就职于一跨国企业,前途不错;业余时间帮人捕捉美好时光,感觉良好。但会让我感到更完美的是你能听听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一些心声。 这几年来除了被 “几时要结婚啊?”这六个字问得很郁闷之外,另一个让我很无奈的六个字是“有打算回来/去吗?”。 你看,当人们用了“回”这一个字就是说,你源自该地。家在马来西亚,那为什么我们一堆数十万的马来西亚子民要离乡背井挤在这岛国谋生? 论安全?新加坡这里的犯罪率低到有些人可以在毫无危机意识下把名牌包包和汽车钥匙放在食阁桌上霸位,你说呢?那马来西亚犯罪率如何?很多人遇到抢劫案都懒得去报警,深怕在报案过程又被态度懒散的警察训话,更自讨没趣。谋杀、贪污?在这片很神奇的 BolehLand(Boleh = 马来语,意即能;Land = 地)的滋养下,司法制度已经可以把有些马来西亚人训练得很健忘,过了一阵子就好了。 但那足以让我们年轻一代(干咳)放弃家人自个儿奔向安全的新加坡?未必,很多时候我们可以选择容忍,所以这个不是很大的推动力。 就业机会?如果你认为我们马来西亚人能以外来人才、天兵下凡的身份享有很高的待遇那你还是继续做梦吧。或者说,我好希望好希望你的梦是真的,你可以多去拜拜让它成真吗? 我不否认这里机会多,但马来西亚大城市机会也不少。所以那也不足以让我们离乡背井出国来当二等公民生活对吧? 还是说我们华人被排挤(来新工作的马来西亚人以华人居多)?这问题在实施精英制度的新加坡相对之下好像不存在,谁好谁来领导(这里删掉新加坡年轻人民对精英领导层不满的三万字)。那为什么马新在各自都由三大民族组成的国家,在分家后的48年会有那么大的差距呢?那就是领导者能力和政策的问题了。。。

Lynas 稀土厂之浅见

秀才不出门不用紧;有网络却没看新闻也不用紧;只要有 Facebook 还有关心时事又愿意分享的朋友就行了。 这就是网络的威力,阿斌今天的 Facebook 马来西亚朋友头像都是绿油油的一片,很养眼。 但养眼的背后却有着很大的顾虑,一整片的绿潮都是在支持着一股反对 Lynas 在马来西亚关丹建立稀土厂的力量。如果政府根本没有正视这股来自人民的反潮而继续以利益为上的话,大家都会对自己的下一代的健康感到忧虑了。 当然,政府给大家看到的大画面是高达数十亿的投资;可是老实说,我们不知道这笔数目在经过可能性存在的几轮工程”抽油水“过程中还会剩下多少;然后一分钱一份货,整个工程的安全性又会有多高? 1980年代的红泥山亚稀厂惨剧可能还可以被说成是卅年前的成年往事,但最近一些大马庞大工程的可靠性我们都”略有”听闻。国会大厦与法庭的瀑布事件还有一些豆腐渣工程都已经让人啧啧称奇了,现在要我们怎么对此类需要高度安全考量的工程有信心呼? 读到一些评论说有承包商因为认为无法达到安全水平而已经退出建筑工程,政府也没有办法透明化地让大家知道处理后的废料要怎么安置,那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在接下来的几十年有没有福气享受这笔生意所带来的盈利。。。 不过我认为我想太多了,最大的问题是,这笔盈利看样子也很难转到人民的口袋里。看看身为石油生产国的我们还需要被教诲来跟邻国非石油出产国比较自己的油价就知道我的意思。 哎,就是说很有可能白白把自家当成垃圾场,造福了一群可以刮一笔“横财”的领导者咯? 距离我们数千公里以外的日本福岛核厂泄露时我们都还有点心慌慌;那现在关旦只是近在咫尺,叫我们怎么不担心?在没有办法安全处理的能力保证之下把人民的未来拿来当赌注,怎么说得过去?真希望那些核准此工程的重要人物全部搬去稀土厂旁边住,再每天喝那里的水看看。反正他们一直都在说安全安全啊! 其实大家想一想,如果这笔生意那么好赚,那拥有大把土地的澳洲何必千里迢迢地把稀土运来这里处理?难道袋鼠国那么眷顾我们这鼠鹿国?也不是因为澳洲子民比较有自保意识;而最大可能是当地政府知道人民(必定会抵抗)的威力。若澳洲本身能说服自己的子民确保能妥善处理稀土废料的话,我倒不认为轮得到大马来分这杯羹。而话说回来,天然资源那么丰富的大马如果不是在腐败的领导下肯定能给人民带来更好的优惠;何必沦落到热烈欢迎(还让 Lynas 公司享有免税福利哦)别国都不想啃的生意? 我虽然身在新加坡,但还是在精神上全力支持明天2月26日出席在关旦还有全国各地《反稀土活动》的人士。因为有你们的奋斗而可以让政府听到人民的声音。 来一张自拍宣传照,祝继续奋斗的我们成功。

709 净选盟 Bersih 2.0 集会

虽然是身在新加坡,但还是能通过 Facebook 看到在吉隆坡还有马来西亚各地的朋友热血沸腾地在讨论等一下下午的净选盟 Bersih 2.0 集会。 在黄海一片的头像照片中,我也选了今天换了个头像。。。 可惜等一下有任务在身,不方便穿黄衣来支持此呼吁更公正、廉洁的竞选活动。 *干咳* 好啦,我认为在岛国关注大马政治的人今天也会想要穿黄衣来让自己感觉上替我们在马来西亚家人和朋友的未来尽一分绵力。说不定等一下走在街头看到其他穿着黄衣的人还可以点头微笑,暗地里赞许对方和自己的默默付出。 虽然对方可能只是穿着制服上班而已。 也明白今天的首都交通应该会因为警察四处封城(不让群众前往默迪卡体育场集会)而大乱,为居民造成很大的不方便。。。 但心里还是想看看人民的力量有多大。 新加坡今年 507 选举前工人党的最终群众大会还让我记忆犹新(上图)。三万人自愿出席的气势,全场一致在离开前豪气奔放“喊”宣言的声浪,这种大家一条心的感觉其实很好。 仿佛,就是让这喧嚣大城市的子民发泄了暗藏在内心深处的孤独,拉近了人与人之间那微妙的心理距离。我只知道那一晚,出席者应该都觉得自己有权利捍卫自己投票的权利,为自己的未来做决定。这个决定虽然有未知性,但当你清楚知道有好多同一阵线的人走在身旁,恐惧感却已烟消云散。 随后在一片沸腾的情绪下,工人党历史性地拿下了一个集选区,也削弱了当政者的权利,无形中让人民感觉到自己身为一个个体被重视的权利。 嗯,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的未来作打算。那天就看到一位朋友写着类似 为了可以在孩子多年长大后问我“爸爸,Bersih 2.0 集会时你在哪里?” 这句话的时候,我可以自豪地回答 “爸爸也是其中的一份子”,我决定出席! 看得到出席者考量的除了自己短期的未来(来届大选),也包括了孩子的未来。 今早也看到很多想要出席的热血朋友交待了其他朋友准备一些钱,以防在被扣留的时候有银两保释他们出来。毕竟天下父母大多数都不会赞成自己的孩子出席此类集会,所以还得劳烦朋友帮个大忙。 *touch wood touch wood* 当然是不希望被扣留啦。。。 无论如何,希望出席者能帮助达到这个集会的宗旨,让政府看到民心的坚决。更重要的是可以 bersih (马来语,为干净的意思)地平安到家。 加油!

抱歉,真的没有什么政治意图,因为我也只是来自马来西亚的永久居留,况且我也不认为我有什么影响力。而且今天本来有事不能来,但是过后世群说他会过去看看,我也就在办完事后才过去咯,主要也是凑热闹和拍照。没办法啊,马来西亚大选期间的麻坡也没有那么大型的群众大会,所以就趁现在有机会拍拍看咯~ 抱歉,一到实龙岗地铁站出来步行不久后就发现电话网络太繁忙了。啊~~~ 你可以想象那个人潮的流量了吗? 说好集会是七点到十点,我跟着人群走,差不多 9:30pm 才到实龙岗体育馆(Serangoon Stadium)对面 *郁闷* 进场前要先探个究竟,所以先找座组屋上高楼去想来张高空拍摄: 工人党在场内说全场有三万人,我的天~在场外那样看,根本不会想进去里面了。你们看那讲台被第二图最右边的树挡着了;而体育馆的入口却是在最左方,你说晕不晕? 但是有人曾说过“要拍出好的照片就要不择手段”,所以半个小时后的我拍了这些照片。 念完宣言后,大伙儿情绪高昂地离开体育馆,垄断了 Boundary Road 和 Serangoon Central 的十字路口。 鱼贯的群众在一些车辆笛声和哨子的配合下高喊着 Workers’ Party~ 好不热闹。 今天5月6日冷静日;明天就新加坡2011大选了~

补选,民联2-1国政

好啦,首相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火势好像不太旺。。。民联还是在补选赢得两场:霹雳武吉干当国会议席及吉打州武吉士南卯州议席;而国政则赢得在砂拉越州的巴当艾州议席。 不过我不是要谈太多政治,只是看到星洲互动放在首页的这张补选快讯照片后,发现武吉士南卯州议席的众多独立人士和标志所组成的阵型确实很有趣: 十五名候选人的混战,我看应该也要较大张的选票才行。。。去年妇女节我在麻坡投票时,虽然只有两名候选人名字的选票(Bakri/Bentayan区选票照片)对我来说也算蛮大张了。看来这个 Bukit Selambau 可能要动用到 A4 纸才行。 不过呢。。。看到那种人头像的排列方式,让我想起 DotA 内的英雄选单: 呵呵,不也是排排着任君筛选吗?而至于那古古怪怪,零零种种的独立人士标志全部排出来更是让我发出会心的微笑。 也有点像游戏内武器的选项,不是吗? 最后,恭喜胜出的候选人。。。希望你们真的可以为民服务。

世事无绝对

前几天看到金融新闻提到冰岛面临“国家破产”的危机,刚才突然想起就花了点时间在网上读多一点关于这很震撼的新闻事迹。 想不到,去年才被联合国遴选为《全球最适宜居住的国家》的冰岛也会从几个月前的风风光光不小心跌入这可能是《全球第一个破产国家》的窘况。要不是金融危机,应该也没有几个人会知晓原来冰岛负了那么多债;或者说也没有人会认为欠了那种债会导致国家金融的全盘崩溃。很多事情都是那样,等到东窗事发时才会有很多的“原来这,原来那。。。” 嗯,还好当初没打算移民去冰岛。 还有,就好象最近的毒奶事件,我本身认为其实世界各地还是有不少的无良商家在暗地里制造非规格的产品,但。。。知晓的人不敢说;敢说的人不知晓,所以大家还是继续使用吧。。。世事无绝对,说不定不久的将来又爆出一个更出名,家家户户都在使用的非规格产品品牌。到时大家可不要太惊慌 – 因为发现得早总比还没发现好。 为了再次证明世事无绝对,明天可以尝试去买博彩。

法拉利的失误

新加坡一级方程式夜间赛车应该是最近在新岛炙手可热的话题。 而当赛车们尽情地在街道上奔驰时,我却身在云顶。不过呢,我本身还是有点牵挂的啦~虽然没支持任何车队,但还是关注此运动的新闻;更何况当它是首次在新加坡这里举办哦。。。 所以在赛事已完毕的晚上11点回到房间后,即刻上网读了新闻。然后马上就到 Youtube 去找了新闻中提到应该是近年来一级方程式罕见的维修站(Pit Stop)失误的短片: 更完整版(额外附送几个慢镜头录像,看到 4:28 工作人员抬走输送管时就可以停了): 哇,竟然还会发生在法拉利这种“名牌”车队身上。不过,还是得佩服工作人员们只不过愣了一两秒就收拾心情为下一辆车服务。也幸好那位被油源输送管拖倒的人看似没什么大碍(事发检讨后就不懂老板会不会对他开刀)。 不过可怜的马萨(Felipe Massa)就得眼睁睁地看着本来领先的位置就那样子被“拖”走了;而本来能超越 Hamilton 成为领头羊的机会也那样子消失了。 看来规模庞大的车队也不担保没有什么技术、人为失误。其实也很奇怪,在《更完整版》中 2:05-2:29,那油管竟然需要几位工作人员一起花了廿四秒再加吃奶的力才拔得出来。也就是那样,让我非常期待的是车队对于这次失误的分析,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所以呢,世事真的无绝对。不过,要赢云顶的钱还真的是让我心肝暗捶。。。

9.69秒所思

上周末除了李宗伟在羽球男单决赛后期的表现还有在喝茶时看的几场田径赛,本身是错过了很多精彩的奥运赛况。回到自己电脑网络前,当然就得从网上观看那些漏掉的片段 – 包括菲尔普斯(Phelps)险险地以 0.01 夺得 100米蝶泳金牌还有万众瞩目的尤塞恩·博尔特(Usain Bolt)以破世界纪录的9.69秒完成100米短跑。 我在看完了整个100米短跑决赛的录像就真的觉得很震惊。竟然还有人可以在此类世界级赛场舞台轻松写意地在最后20米摊开双手迎接胜利,然后再最后几公尺挺直身躯拍打胸口冲向胜利线,更甚的是。。。在如此“花招”后,此牙买加选手还把世界纪录调快了0.03秒。有专家指出,如果他还是尽全力冲刺到最后的话应该还可以把时间缩短至少0.05秒。 但也就因为那个缘故,就有人评击说他不应该藐视奥运和其他对手“提早”庆祝胜利,反而应该尽全力跑完全程争取更好的成绩。 说真的,我当然不是 Bolt;但以个人看法来看,我只知道在奥运打破世界纪录是没有任何额外奖金而言。而诸如此类“一面倒”的情况下,通常运动员也不会尽全力去把自己有把握的世界纪录推得更远 – 就好象鸟人布卡也是一公分一公分去调高自己的撑杆跳世界纪录(他总共破了35次世界纪录)。毕竟在利益考量下,运动员也不希望把世界纪录一次过刷新得太远,以备下一次的突破。。。换句话说,以备下一次再破记录时的喜悦与奖金犒赏。须知,在大型世界田径赛中打破世界纪录的赏金可高达百万美元。所以如果你知道你的体能界限能够再破五次纪录的话,你会直接在同一赛会尽全力用完那所有机会赢取一次奖金与改写世界纪录或是分成几次来领取多次奖金,而依然是记录保持者? 还记得中学时期参加辩论比赛时看到有道题目“现金奖励能够提高运动员水平”,我就觉得凭心而论那是必然的事实。可能是以小人之心,但我总觉得在现今社会,运动员的努力与金钱的挂钩是很显著的。除了比较直接的获胜奖金,广告代言费也是另一个可观收入。自己曾偷偷想过,不知道当李宗伟在决赛第二局落后时脑海里所出现的是输掉的国家荣誉还是遗落了额外的70万马币奖赏。 现实点,在离开体坛不能参赛后的选手如果没有一点银子的话;总不可能一直想靠着几年前的名利来过生活? 话说回来,虽然博尔特在赛后澄清说他并没有轻视其他选手(也没有注意成绩,他只知道自己可以夺得金牌),而是因为过度喜悦而提早“庆功”。但他的花式结局也为那场百米飞人战增添了亮点。如果说比赛结果有两个选择: 1. 博尔特尽全力,跑出9.65秒世界纪录。 2. 也就是当时不变的情况 – 博尔特放慢脚步开始欢庆,跑出比较慢一点的9.69秒世界纪录。 肤浅的我,还是向往后者所带来的娱乐、可看性。我相信给他那么一“闹”,这场赛事在我脑海应该会逗留很久很久。

早上等公司巴士的当儿。。。 “嘿,你们那里这一届大选很 happening 哦,想不到国阵输掉那么多席位。我们这里的反对党就没那个能耐。”一个同事兴高采烈地跟我说到。 “还好啦,这就是民声造成的政治海啸咯。不过你们这里的大局还不需要此类反对党的大反击啦。” 接着,到了公司又陆陆续续扮演外交官的角色,在询问下一一播报大选战情(让我回想起 Hindraf 上回周末示威隔天上班时的心情)。除了报告一些成绩,当然也少不了阐述一下国、州议席的差别。 “反对党在国会可以做什么?” “制衡。”我简单地回答道。“毕竟这样可以减少某方舞弊还是滥权的状况。” “难道你们确定反对党不贪污?” “还是那个制衡咯。现在的国会已不是被上一届握着91%权利的国阵独大了,反而算是双线操作 – 你瞄着我的当儿;我也监督着你。以这种局势看来,谁的椅子都不是铁做的了。做得不好的话,另一方就会揭露。然后人民就可以把你“做”掉。” “那么昨天(知道结果后的隔天)会不会乱?” “虽然给反对党拿下一国两州的议席,但麻坡还是一如往常啊。不过。。。一报难求。我吃完早餐后连续去了几个报摊都找不到主流报章。摊主都说虽然来了更多份,但是顾客们也是一举拿了不同语言的几份。没办法只好上网看咯。” 寒暄之下。。。说真的,希望替代政线的胜出可以为人民带来他们所承诺的事项。若在接下来几年不能满足人民所给予的信任,相信几年后食言的人士也会被踢出局。到时要在重演进入国、州会来成为人民代表的话,也不知道还要多耗费几年的光景。毕竟要人民再次相信曾失信的在野党,总比把执政权交还给当时的执政者难些。所以呢,冀望第一次入选的代议士谦虚以待,以民为主。做得出色的话,说不定在第13届马来西亚全国大选可以一举拿下国家执政权,让“国阵”成为第14届马来西亚大选的在野反对党。 后记(一):明天起不写大选相关的东西了。 后记(二):昨天此部落格浏览量创新高。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