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9

出走

奇怪,恕我孤陋寡闻。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印着银行标志的钱币: 接下来这几天要靠它了。。。

小白入手

昨天买的。。。 咦?难道我转去佳能家族了?非也非也。。。那是帮朋友买的二手小白(Canon EF 70-200mm/2.8L)。 这几个星期的她可是横跨马新两国的论坛来寻觅这支二手镜头,然后终于在昨天尘埃落定找到了一个新加坡卖主开出的合意配套。事因她人在吉隆坡,所以我就帮忙她去收购这支镜头咯。 有时真的是搞不懂,有些人就是花了一笔钱去买新的东西,然后几个月后在以亏本差不多十到三十巴仙的价钱卖出去。而新一批买主如果可以确定物件的状况还是良好的话基本上可以在用了一段时间后,以差不多同样(或更高、更低一点)价格变卖出去。 我就是属于那一群“新一批买主”,呵呵~君不知,我手头上的东东没有一样是新货,嘿嘿~ 好啦,改次再详谈这种交易。。。刚才重新包装新镜头前也抓了我的尼康小黑 One Touch 来与长得比较高的佳能朋友来张合照。 哎呀,我的小黑很多岁了啦,不可以拿来跟这位几个月大的小白比外貌,呵呵。。。

好久好久,没有跟一堆人出来拍照(婚礼是拍一堆人的照)了。 今早就跟世群,达人,阿甘和爱玲一起出游啦~在 Amoy Street Food Center 吃过早点后就一路乱兜走。绕着绕着,竟可以爬到安祥山,再转到安祥路。 “山”上有几座废弃的建筑,年久失修。真想不到在闹市附近竟然也有这种“凋零”的地方。 嘿~告诉自己这可是星期日早上,不要太沮丧~所以呢应该来拍点欣欣向荣,比较正面的照片啊~ 那是从下方上仰拍的。同样一棵小生物,以上往下拍: 然后呢,就是揭开昨天猜谜问题答案的时刻啦~ 昨天呢,我问大家“那张照片是什么?” 很简单嘛。。。 neh ~

猜谜游戏(一)

来来来,很久没给大家的脑筋转一下了。。。 这个是今天摄游团都有看到的(所以你们不要提点啊~),你们就来猜猜看那张照片是什么? 不难啦。。。答案明天揭晓。。。

难得。周末

难得有个在新加坡渡过的周末,要好好珍惜。 明天会到处走走;后天星期日拍照(好久没游走拍照了)。

婚礼摄影 – 开胜与诗娴

很特别的一场婚礼,上星期过大礼;隔一个星期六晚宴,然后星期日进行接新娘过门仪式。 贴心的新娘主人家包了一整辆巴士把亲朋戚友(还有我这位工作人员)从新山载到瓜拉庇劳(Kuala Pilah)去。 更特别的是,晚宴是在新郎家的院子举行。 漂亮的新娘诗娴选择了一袭粉红色系的晚装。。。 然后新郎则配上帅气的礼服,一起等待为晚宴掀开序幕。

卫塞节、母亲节

双佳节的周末喜庆应该是不够,我还参与/拍摄了另一对新人的大喜之日。 才刚刚回到家,随便放上代表两人的戒指来预告一下。。。 卡地亚(Cartier),让我想起《色。戒》内的天价鸽子蛋。。。 还记得去年在 Junction 8 看过的《漂亮妈妈大赛》,今年也是如期举行。可惜的是我身在瓜拉庇劳(Kuala Pilah),所以不能去看哪一位妈妈胜出~ 不过呢,还是要祝自己的刘妈母亲节快乐~ 接下来几天又要忙啦~

闪电

新加坡这几天的凌晨都下雷阵雨。。。 昨天半夜在踢好球、吃完晚餐、冲凉、洗好衣,在晒衣服的当儿,看到了远处天空的云层每隔十多二十秒就会闪了一闪,然后就有雷公闷闷的轰轰声。匆匆忙忙晒好衣服后,马上背着书包上学校相机到外面的走廊守候。。。 能够拍到闪电,是我很久以来的梦想。虽然是需要点“人和”技术,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天时与地利。君不知我虽然在岛国经历了几场雷电交加的雨,但都没办法如愿以偿。不是在没有相机的情况看到撕裂天空的闪电;要不然就是在守株待兔的雨天发现云层一朵朵的遮盖着闪电;或者就是在发现时机正确而赶着回家拿相机的同时发现老天爷又不在发脾气了。。。所以在种种因素的刻划下,我依然饮恨没有办法拍到一张闪电照。 昨晚也不例外,因为三脚架不在身边,所以只好自己“拾生”靠走廊的栏杆扶持下等待闪电的降临。唉~可惜。。。我真的是可以高唱“浪花云层一朵朵”~ 你看看,守候多时终于等到闪电的光顾,但却是“云里看电,终隔一层”。 显。。。

婚礼摄影 – 祝豹与佩雯

劳动节,应该要陪一对新人劳动一下。 通过新郎官的外交连接,被邀请来拍摄这场婚礼。而我之前一晚就抵达新郎在大学城的住家,然后当晚就在诸位兄弟团成员的喧闹单身夜吵杂声中入眠。。。隔天清晨就开工了。 好年轻的新娘~没记错的话佩雯应该是廿一年华;而新郎阿豹则是猢狲一只。 等待新娘化好妆后,我们就回到新郎家与大队一起出发到新娘家。。。

古晋自在游走篇(吃)

曾经有位东马的朋友跟我分享她第一次到西马点东西吃的趣闻: “小姐,吃点什么?” “Err… (不懂有什么好吃的)Kolo Mee。” “什么面啊?干捞?” “哥罗面啊。” “对不起,没有哦。。。” “啊?好吧,茄汁面。。。” “小姐,不要开玩笑了。这里没有这些。。。” “哦(有点委屈),”转头问了朋友。。。“你们点什么?” “广府鸳鸯炒。”几个人异口同声说到。 “啊?什么来的。不用紧,有 laksa 吗?” “有啊。要不要辣?面还是米粉?” “一点辣,米粉吧。。。” 怎知,端上来竟然是貌似“咖喱面”的叻沙,而且还让她吃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其实,古晋的 Laksa 是不一样。主要的汤底颜色带点偏暗的土黄色(当然也因档口而异),然后会有虾,再配上酸柑辣椒。 上面这个是地主带我去的金门 Laksa,开价RM3.50。一个小小的档口,但却可以在一个周末的早上填饱数百个人的肚子,算是一大成就。而这一碗 “Sarawak Laksa” 和我之前吃的汤底比较不同。这里的偏红,所以也相对地比较辣(但对我来说是刚好)。新鲜的虾肉,点上酸柑辣椒,爽! 我曾在猫城市区内的老巴刹吃亚美牛肉面时,问了一个很笨的问题: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