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9

友祥与Eva新婚愉快!

前个周末回麻坡,主要是出席老友兼中五邻座的同学友祥的大喜之日。 他可算是一位奇人。依稀记得我们在中五每逢考试之前都会打赌谁的成绩会比较好,而当年小时了了而成绩比较优秀的我通常都会“让”他几分 aggregate 以示公平。然后他不知吃了什么仙丹,竟然在中六靠读 STPM 时开窍。。。一路横冲直撞地考进马大医学系(哈咯,要以华人身份挤进去的难度有多高?大家心知肚明)。 现在可好啦,以前一起在中三、中四骑铁马;然后升级到中五一同转油骑摩哆的他现在可是堂堂一个实习内科医生。。。而我,只不过是在新加坡谋生的一个小职员。当年的什么 SPM 成绩还有什么价值?*长叹~*不过我不后悔,因为后悔也没用,嘿嘿~ 再来,新娘 Eva 是我们从中学开始就如雷贯耳的女校高才生。不过因为我怕羞,所以也不是很认识她,哈哈~不过真是的。。。她也是不小心进入马大医学系。小两口都是医生啊,造福了很多人群。。。 因为太迟的安排,所以我只能出席这午宴而不能拍摄早上接新娘的盛况。可惜的是不能同享整个过程的喜悦;但窃喜的是可以无负担地与老同学吹水,顺便看看大家在各行各业发展的最新状况。 虽然只是在午间宴席随手拍了几张照送给他们,重要的祝福还是要到! 祝友祥与 Eva 新婚愉快!

夜猫(二)

在悠元素看到自己拍摄的猫眯,感觉真的很平静。。。 也突然勾起了我对我拍过的夜猫们的思念,就翻箱倒柜把一些夜猫照片给找出来。 最喜欢晚上出没的猫眯了,主要的原因就是它们睁大了的瞳孔让人感觉很精神的样子。哦。。。其实还有另一个不太能够成立的因素:我自己本身的眼睛都够小了,总不可能还一直去看这些小瞳孔嘛~很累赘的啊。。。 有想过,等收集够了很多照片就来个以猫眯为主角的图片说故事,到时大家可要捧场。 压轴的,当然是最喜欢的啦。。。 题外话(摄影器材有关):第三张用的 D90 和最后一张用的 D300 同样是在 ISO3200 的低光下拍摄(不同天),看得出第三张照片黑暗部分的杂讯很粗糙,而第四张的比较细腻(照片只是经过压缩处理,然后我自己放大来比较过)。所以看起来 D300 的杂光处理好像会比较好些(非官方统计)。

佛牙寺+国庆烟火

上个星期三回去踢球又不小心伤到 😐 所以星期六就被阿洛相约去牛车水推拿,顺便吃午餐,再带阿洛去高楼组屋区俯览佛牙寺。 鱼眼下的佛牙寺: 广角下的佛牙寺: 蔚蓝的天。。。天气真好~ 然后接到电话,就被朋友接送到滨海堤坝去看能不能拍到新加坡国庆彩排的烟火表演。朋友说可靠消息应该是有烟火表演,只是不知道地点和多长时间。。。所以我们也只是碰碰运气(也不敢约其他摄友同游)看能不能在这个新的地点拍摄。 结果真的有彩排烟火表演,但是。。。那个角度是好得不得了~哈哈,主力烟火都被还在兴建的综合娱乐城 IR 给遮住了。哦,反正烟花都不漂亮,所以也懒得去放大烟火,只是额外附送摩天观景轮和月亮相伴。

澳门遗产 – 大三巴牌坊

之前说了,很多人都把澳门当成一日(有些甚至半日)游的地点。但是不管时间多么紧凑,我相信人人还是会把大三巴牌坊列为必到景点之一。 这昔日的圣保禄教堂的前壁和台阶遗跡已经被列为世界遗产,其他简介我也不多说。不过呢,这个牌坊真的就只剩下那堵墙。。。所以严格来说没有什么华丽的场景。我在想哦,如果1835年那场大火没有把主要建筑烧毁的话,现在的教堂又不知道是不是那么驰名哦? 与其让大家看看千篇一律的正门与旅客的合照,我就尝试让大家看看大三巴牌坊的另一面吧~

小更新

几天没更新,因为上个周末回麻坡出席一个婚礼。这一次没有拍摄,因为我的老友太迟“邀请”我了(而我已安排了一系列节目)。。。所以呢,就很悠哉地与中学同学一起好好地享受一顿宴席。 然后,电脑又不知何故挂了。还好戴尔代表又在今天帮我弄好了。 接着,不懂怎么又上报了,呵呵~这一次是新加坡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的“生活”(Life)副刊里,一个关于旅游部落格的专栏。为了避免大家混淆,其实只是几个小段落罢了(我自己剪接了): 原文在此(感激少俊第一时间通知并帮我扫描下来): 海峡时报 The Straits Times 21th July 2009 Life! 第五页 前个星期收到该报章记者的电邮,而我就顺便回复了他提问的几个相关问题。原本以为他应该是渔夫撒网到处找那些有写过游记的博客,所以把我的分享刊登出来的机率应该是蛮低的。没想到还那么幸运地被点到~虽然只是短短那几行字,但是我认为能够以中文为平台来书写游记而被英文媒体重视也算是一个小成就,嘢~ 如果大家有兴趣再看看上海朋友当临时导游的那一篇,请看秋之上海 – 上海行走吃。 暂时就是这一些小更新,额外附送带点小恶心的连环图。这是最近拍的微距。。。让大家上上生物课,看苍蝇的复眼构造大概是如何的。 看过了复眼,今天的你投票(剩最后十天)了吗?

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这扇门。。。 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13-033号套房。

奢华澳门 – 威尼斯人度假村

可能因为飞往澳门机场的机票比较便宜,所以很多人都把这个地方当成来回香港的跳板。然后代价就是呢。。。很多人都只把澳门当成一日游的景点,有相当的因素也是因为当地的住宿相对之下比较贵。当然啦,街头巷尾好像都是堂皇的酒店,要找间背包旅行社(网上也找不到~)好像是很艰苦的事。 所以哦,思斌再没办法之下就下榻了。。。 澳門美高梅金殿 – MGM Grand Macau 其实说穿了,这一趟澳门之旅是云顶集团在考量要不要多投资在美高梅幻影股份的最后关头特派我去考察一下。结果如何啊?难道大家没发现到:就在我回去的几个星期后,云顶集团就以一亿美金购入美高梅集团的3.2%股权吗? 好啦,幻想完毕。下一篇才来谈住宿经验。。。现在先说说澳门游走经验。 刚搭船从香港抵达澳门的码头后,就直接过马路去对面乘搭免费的巴士到氹仔的澳门威尼斯人赌场去。想在竞争激烈的商场突围的话,通常就是会给客户们最优质的服务。。。你看那么多家赌场都提供免费包载到赌场的巴士就略知一二。每一趟的等待时间不到十五分钟,而且还有专人帮你置放大型行李,还没抵达人家的地盘就先享受人家的服务的感觉真好。 不过话说回来,听说这种包载服务在风水学的角度来看是对主家有利,意即把赌客载来输钱。哎呀,我也不是什么大玩家,能够有免费载送服务就先省了一笔钱,其他的再来看吧~ 取名为“澳门威尼斯人”,所以建筑外貌也模仿了威尼斯的圣马克广场。 话说回来,这世上到底有几个“xx威尼斯”?我到过真正的威尼斯,然后又到了有“荷兰威尼斯”之称的羊角村,接着是“上海威尼斯”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之一的朱家角。。。现在这个也是以“威尼斯”来做借镜,看来这个地名真的很好用。可能不久后的新加坡也在新的填海区挖几条通水道,放几艘舢舨和设立一些兜售面具和 Murano 玻璃的摊位,一个风光明媚的“狮城威尼斯”也就诞生啦~ 但是哦,这种计划在马来西亚一定行不通。因为政府规定地名要用马来文来命名,所以搞到那些优美的水道变成 Parit Wawasan,Parit Dato’ xxx,Parit Durian 的怎么像话?(*注:Parit 是马来语,指小水道,比水沟略大。而马来西亚比较乡村地带的小路都以沿路的小水道名称命名)。

摄影周末

星期六早上,被“邀请”去一个 Studio 学习一些摄影棚灯光设置的简短入门课程。虽然不是第一次进去 Studio,但每一次的到访不外是拍拍全家福还是毕业照等。。。这一次却是学习最基本的灯光器材和设置,获益不浅。 下午,上了推拿课程。不过这一次的课程是让师傅亲手示范,把我前几天踢球拉伤的左脚内韧带给按摩按摩一下。躺着被人“鱼肉”的感觉很无助。。。神经线随着师傅大拇指使力的力道和频率一阵一阵地传来痛楚的讯息。但是说也奇怪,稍微挺直身体一看到师傅大力眯着眼;一脸扭曲地在输送力道去双手的拇指的时候,我感觉到师傅好像比我还痛苦那样。。。顿时那股酸痛就减轻了不少。可能这是铁打师傅的闭门绝技吧~ 来来来,看看我的左膝盖变成肉粽的样子~ 星期日早上,再度早早起床。这一次竟然也是去赴一场跟摄影有关的约会,不过这次是关于婚礼摄影的“分享会”。 再一次,受益。。。也从“主讲人”的经验分享中找到与自己心中一些看法的共鸣。当然,更重要的是讲解后还有大师示范环节。。。看这种啊,就好像在看有旁述的“婚纱照制作花絮”那样,呵呵~ 主办单位请来了两位模特儿来扮演一对新人,任主讲人 Stephen 摆布搞花样。那些注册参与的摄友们就忙着拍啦~ 总之一点,通过这两天的“课程”。。。我只能说摄影真的是“光”的艺术。要如何玩弄光线来达到你要的成效,真的是有待琢磨~ 后来下午被刚从吉隆坡回来的阿甘叫到“怡丰城”(Vivo City)去。其实他只不过想找几个伴随他测试刚买的 D300。呵呵,我也就顺便带了鱼眼出来走走。。。 懂得抓线条的话,拿鱼眼来拍建筑真的很有趣。还在慢慢摸索,希望下次会更好~ 哦。。。周末过了,再见。

人像初学(二)

第二次出游,少了 Wish 和阿甘。。。变成五人行。 一次生,两次熟。这一趟人像出游记则来得比较自然些,所以拍摄方面也就比较自然,顺手些。 这是 Jeane。。。 这是春婷。。。 大伙儿本来设定了一个目的地,怎知一路走着走着,从吃早餐的牛车水也沿路拍了差不多90分钟才抵达。所以哦,目的地固然重要;路程的角色也相当吃重的,呵呵~ 走着走着,累的时候还可以撑把伞。

人像初学(一)

人像摄影,是有自知之明的我的弱点(达不到自己的标准)。。。总觉得,如果拍摄婚礼能够替新人拍些美美的人像,真的是何乐而不为?所以,知道哪里差就要去补习咯。。。 多亏爱玲请来了三位喜欢被拍的同事,让我们几位摄影师拥有 DSLR 的人来拍摄人像。 大伙儿第一次见面还真的有点尴尬.本来约好一起吃早餐敲冰(Ice Breaking)了才开始拍摄。这样子要叫人摆甫士也比较不会别扭嘛~毕竟双方都不专业,能够怎样?呵呵。。。怎知道不小心找到了一个最多只能容纳六人一桌的熟食中心。所以就演变成我,世群和阿甘一桌;然后爱玲和三位同事另一桌。敲冰啊?不用了吧。。。敲桌子还比较实际点。 所以啊,就那样懵懵懂懂开工咯,先来介绍三位青春少女:春婷,Jeane & Wish(下图,左起)。 够力,第一张就没有抓好眼神,惨~哈咯,三位。。。看这里一下。。。 三人行,真的很难拍。还是专注于单人好了~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