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9

在新拜年

多元种族和谐,也不过如此。。。 第一次在新加坡拜年,但却不是第一次与这班同事在非工作时间聚会。 虽然经济不景,但希望大家还是可以和谐地在公司内奋斗,一起度过这难关。

还我鼠年

“这几天过得很沮丧。” “去年一整年大部分日子都过得好好的,一转入牛年就峰回路转,叫我怎么能接受?” 这,是出自一位新加坡邻居口中的苦水。交谈中,语重心长的他直诉他在去年(鼠年)的运程是多么的丰衣足食。。。我也不知要怎么安慰他,只能静静地陪在他身旁充当听众。 直到他也有点累了,我也欠了欠身想要告辞。 “哦,你刚才提起你有写部落?那你会不会把我的故事写出来?” “通常这些朋友的私事,我都是自己收藏起来的。” “那就好,我不介意你公告天下,但绝对不可以提起详情。” “哦。” “嗯,既然你带着相机。来,帮我拍张主题照放在你的部落格内。” “哦,什么主题?” “就,还我鼠年吧~”

斌过牛年

大年初三,等待午餐时间。 回顾这几天的行程/生活,跟往年没有什么多大的差别。天气呢,除了偏日蚀那一两小时的转阴,其他中午时刻都是艳阳高照。天气虽然是升温;但想外出的心情却是降温。 但还不至于到变成宅男的情况,至少每天都有在外面溜达几个小时,呵呵~而初二在外面兜走了一会儿,看到很多让我拾起童年回忆的少男少女。 当时恰好经过一购物商场,看到几群穿着五光十色(光是看打扮就大略猜到他们的年纪)的少男少女群。其实如果把他们的身上的衣裳逐一拆看来点评,几乎每一件都不错。问题是配搭出了问题;或者多了一些画蛇添足的衬托元素(最常见的就是小背包还是手袋)。 绝对不要误会,我不是取笑他们哦。。。因为十多年前的我应该也是可以被归类于这种“大胆尝试”的组别。在看到很多群如此打扮的年轻人会让我想起当年的自己,回味一下当时自以为很时尚的装扮。 昨晚去了马六甲一趟,在英雄广场内的 Dream Box 卡拉OK解决了晚餐和娱乐时段。吉隆坡的朋友认为这间的水准不错(设施、新歌选择、自助晚餐素质),可以媲美首都的几家。而间中在上厕所时遇到两位女老外在走廊处以德语交谈就觉得很好奇,假惺惺地过去问了问。 “你们来自德国哦?” “是啊是啊。。。第一次来到马来西亚。” “哦,德国的哪一部分?” “Dachau。” “啊?” “Dachau,靠近慕尼黑的一个地方。” “哦,集中营(Concentration Camp)那边是吗?” “对对对!” “我去过慕尼黑,但是没去过 Dachau。你们来唱歌?” “不是。恰好绕进来,觉得这里很有趣。” “你们要不要进去我们的厢房看看?还可以拍拍照?”看到她们手握着相机,很兴奋的样子时我就那么建议。 “好啊好啊!” 然后就带她们到我们的厢房看看,也让她们和几位女生拍照留念。 我能够想象旅客在异乡过当地节日的喜悦;也能够了解当地人的款待会让旅客们留下好印象,所以才兼职充当“旅游大使”盛意拳拳地邀请她们去多看看、多体验马来西亚这里的民情和热情。 哦,午餐时间到。。。初三快乐。

备过牛年

回到麻坡的第一个中午,天气酷热但是晴朗。。。 沿着马路竖立的电力柱、高高在上的天线,我们又见面了~

夜猫

最近有个习惯。 如果夜归时恰好带着相机,我会在组屋区附近兜转几圈,看看可以逮到猫咪模特儿与否。为什么选择晚上是因为: – 白天风声很紧,人来人往使得猫咪们不太能够专注地逗留在原地。 – 哎呀,之前都说人来人往了咯。。。总不可能让太多人看到我趴在地上的糗样。 – 傍晚时分会有居民来喂食它们,所以碰到它们出没的机率比白天高。 – 最近晚上的夜风凉爽,适合出外摄游,呵呵~ 但是夜晚低光拍摄也是一大难题。。。不过,正好可以训练自己的技巧咯。 好啦,这是那一天拍摄的一点夜猫,希望大家喜欢~ 还有,我最喜欢。。。压轴的《好奇。害死猫》

《幸福万岁》首映礼

又回到了怡丰城(Vivo City)的嘉华院线(Golden Village)。 这一次是电影《幸福万岁》的首映礼,由 OMY 邀请出席(哎呀,也要自己争取的啦)。 如常,主办当局在开映前也设立了星光大道红地毯,让到场的贵宾可以在镁光灯的闪烁下进入会场。而最轰动的,莫过于“小娘惹月娘”欧萱的捧场。。。 当然啦,还有很多主要演员和贵宾的莅临。。。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这部电影主要是由三条故事线贯穿:程旭辉与杨雁雁的老夫老妻,他们的干弟弟林德荣(My FM DJ)和李欣怡(988 DJ)的恋情还有辉哥的孩子梁名皜的中学生之恋。 看了,给我整体的感觉就是诉说与“性”有关的爱情。片中也出现了一些比较露骨的词汇。。。也应该是那样才被列为NC16(16岁以下观众不宜)的级别吧。故事是很典型的小市民生活(还是在马来西亚拍摄),没什么高潮迭起。但也好像承接了虎头蛇尾的传统,在黎明的出现后让电影末端的情节有点匪夷所思。 不过个人觉得杨雁雁(几像张艾嘉一下)的演出确实是一个亮点,看了也让我心生同情。而辉哥本身在现实生活中说话口吻其实就是一个笑点,尤其是诠释此类小人物就显得游刃有余。李国煌客串的泰国妓男也是相当搞笑一下。 啊,黎明在戏中还提到了麻坡。。。但那不是好事。 预告片内有几段情节都不见了: – 辉哥用颜色来造句(很久以前就从电邮转寄读过了的笑话)的那一段。 – 林德荣向梁名皜讲解女人“拒绝”的几个阶段(不、不要、不要停)。 – 梁名皜说莫小玲美 但,那些都不重要。总之呢,要感谢 OMY 的眷顾。。。让我角逐先登,免费地看了这一部贺岁片。

人要衣装,照要补妆

有时候收到转寄电邮看到某某明星素颜的样子都会感叹。。。为什么在荧幕前的差别会那么大?说实在的,就那么一看,我总觉得身旁很多人在脸上“油漆”过后应该也不会比天皇巨星的油彩脸逊色。但前提是,要懂得怎么化与装扮,还有。。。长相不要太抱歉。 所以说,人要衣装。 再来,因为最近开始进修照片的后期制作,所以发现了明星与照片的小小相似处 – 适量的后期“进补”能提升质量。当然,最大的分别在于成功的照片未必需要后期制作;但出现在荧幕前的明星却都需要一些外在补品。 刚才就花了几个小时研究昨天放上来的两帧滨海堤坝照片。现在来与大家分享一下我这几个小时琢磨的小成果~ 上面这张是昨天大家看到,没什么修改的成品。 好啦,发亮点。。。总算可以把整个建筑的细节给呈现出来,而且色调也比较亮丽点了。 再来,另一张昨天未修改的作品: 好戏来啦,我增加了照片的“动态范围”,让色泽更鲜艳~ 所以呢,大家所看到的每张美美的照片不一定是天然的。有些后制达人只需一张拍得锐利的照片就能玩出许多花样。。。他们可以把颜色调得五彩缤纷,让你看得心花怒放。当然,我不是很推崇此类“艺术”成品。如果以摄影的角度来看,我当然是希望自己可以直接把相机内的照片未经修改地全盘放出来与大家分享。但是啊,功夫不到家。。。所以还是得修补修补一下。 不过,我坚信学习后期制作只能起辅助作用;不能弥补太多摄影技巧的不足。对我而言,在后制摸索着调色、剪裁与其他功用的同时也让我更深地了解一张照片在不同调校下的效果有什么不同。以这个中心点出发,在下一次按下快门之前的我就要警惕自己尽量把后制需要修改的元素一一去除掉,省却不必要的改正时间。至于要如何去除呢,就要靠自己去琢磨摄影的技巧了。 把主要的地基打稳,花越少时间在后制;但却要媲美调校过后的效果是大家应该追寻的目标~ 以上只是自己的小小看法。 后记:不过摸摸自己的良心说一句,我好喜欢那两张化妆后的照片哦~

充实星期日

早上参与心连心慈善食物派送活动至中午时分。 回到住家附近到处游走帮模特儿摄影。 为了与模特儿取得平行线而趴在地上数分钟是平常事,惹得几个附近居民一直像看到拿着长镜头的怪弟弟那样窃窃私语。 不忍心再把膝盖趴在地上后,就到滨海堤坝与一众博客们摄游(Mavis 精神同在)。 这张取景,有点像北京的鸟巢。。。 其中一座特别的塑像。 拍到累了,大伙儿到牛车水(唐人街)吃晚餐。过后又挤在办年货的人群中充其量拍几张照片来交代。 可零说今年的灯饰少了很多,害得大家都没有兴致像去年在牛车水拍摄贺岁照来摆甫士。 几充实一下的星期天;但想到明天上班就更累很多下。

你生日,我们快乐

午餐,在替世群庆祝生日的 Curry Favor Japanese Kitchen(Novena Square)内的吉祥物。 这只拥有乳牛斑点皮肤“乳猫”可不是普通的摆设,因为它还会吃东西。。。 和排泄。。。 言归正传,这一顿自助餐是庆祝世群长大成人了。。。 一根长蜡烛只是代表;另外的两长 N 短的蜡烛s则因为大家强烈的环保意识而省下来了。 祝寿星公生日快乐,心想事成~ 后记:注意!有三位紫雨风暴穿着的女侠。

幸福万岁

收到 OMY 寄来的电邮说有机会赢取梁智强的新贺岁片《幸福万岁》的首映礼入场券,我也就来参加一下。。。可能就有机会像出席《老师嫁老大》还是《钱不够用2》首映礼那样给大家第一手的影评分享啦。 但是我必须在这里公告一下,为什么我喜欢上 omy.sg 寻找娱乐新闻? 因为,omy.sg 图文并茂地网罗了各地娱乐资讯。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