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所见’ Category

忠诚无价? 这几个星期闹得轰轰烈烈的 Maxis 门源自于这一篇在论坛上的贴文: Lowyat.net 原稿 事件大概如此:贴主发现明讯在获知一些用户(他的朋友)想另投别家电讯公司后会给与该用户一些不对外公开的优惠。贴主得知后也致电想要类似的配套(从 RM188 月费降到 RM68,而且有同样的通讯流量配额)却被客服告知说该配套只是给某些用户。 贴主就觉得身为一个长达十年忠实客户,却被蒙蔽需要缴付更高月费(只是因为没有转台的打算)而觉得没有理由就发帖投诉。接着事件因为明讯在社交媒体贴文指说该帖文作者夸大其词而让该帖的关注度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不提起可能还只是论坛读者知道而已),转而让大家相互比较一些(要转台才有的)潜优惠而引起群哄。 接下来几天我就看到很多人在分享去明讯解约转台的罚款单据,转投其他提供更廉价配套的公司。好了,报告完毕。 让我联想到职场。忠实“也”无价吗? 能人跳公司会增加收入是不争的事实(要不然跳来干嘛?);能人继续留在大公司忠实地效劳等待数年一次的升值配额所得的收入大多数不比跳公司的人来的多。 我能理解大公司旗下不可能公平地对每个员工的付出给予“合理”的报酬。可是如果在有机会提拔手头上的人的情况下却空降一位从外头高薪调进来的上司,会对忠实的下属有何负面影响? 而如果能人在想要离开公司后,慌张的管理层有时会像明讯那样开出某些优惠想要挽留该能人。这样子对“忠实”的员工算是公平吗?哎~ 人总是在要失去后才会感到某样事物的价值而做出之前不回去考虑的事情来挽救。 又联想到身体/健康。很多人都是少时没好好对待忠实的身体;老时才来花更多的精力去维护身体健康。可是如果一个人无时无刻想着自己某样器官会突然“辞职”不干而专注去照顾的话也是挺累的。 所以呢,量力而为吧~ 我会提醒自己在空闲之余想想自己亏待了什么事物,再给予适当的关注。共勉之。

雾锁南洋

上星期,新加坡迎迎来最严重的烟雾。 这照片当下还不是最严重的,相隔两天后空气污染指数(PSI)竟然飙高到400+点,创下历史新高。多亏印尼森林大火,成就了这番事业。随着风向,烟雾也在上周六慢慢北上侵袭马来西亚。在周日早上我的故乡麻坡的空气污染指数(API,马来西亚标准)竟然破天荒地达到746点! 好啦,不谈这个。我只想说说人的适应力。正当大家安居乐业活在健康水平的环境下的时候,只要 PSI 过一百就算是会被关注的水平,然后大家就会减少户外运动。还记得烟雾来袭的第二天在 PSI 170 的时候大家已经人心惶惶。。。 然后在它一路飙高到了破三百、四百之后,只要指数回降到一百多点大家都会感到很欣慰,比较“敢”出门。 我觉得最好笑的是在周六,阔别几天的蓝天突然空降!当天下午虽然 PSI 指数还是保持在 150 以上但已经有很多人像饥饿的野狼那样扑出来做户外运动那样。。。 人嘛,好像比较健忘。在这之前如果指数破百也不见得有那么多人跑出来,但只是因为前几天情况太糟,所以那时情况相对之下比较好所以大家也不管了。 也就让人更珍惜我们平日呼吸的新鲜空气。 也让我突然想起一些外国朋友看到我在脸书的照片还有看了烟雾的新闻后跟我提起的。。。 就说他们国家一直也是烟雾蒙蒙,要看到蓝天白云根本就是奢侈的梦想,我就觉得还蛮悲哀的。怪不得纽西兰郊区的朋友知道我们看不到银河系还是流星后,流露出那种惋惜的眼神。 大自然的美在人为下不能被欣赏,多可悲?

听《中国好声音》

前阵子都看到朋友在脸书上分享《中国好声音》的一些视频,最近“终于”专心看了几集后异常感叹。 被四位导师牵到最后的十多位歌手的唱功比市场上多少出过唱片的歌手强得多。虽然只听过他们演绎几首歌,但至少那是现场真实的表演,在根本没什么后期调音的辅助下能有如此成效,实在让我很震惊。 突然很难想象通过一个比赛能够网罗到那么多出色的歌手。有几个还只是廿出头罢了,妈呀~ 当然,一位歌手能够“成功”并不只是取决于能把歌唱好就行,若没有观众缘的话还是得说拜拜~ 在这里成功的定义是指有片商跟该歌手签约,准备为他/她打造一片未来。毕竟现实是残酷的,没有商业价值的天籁之音只供欣赏,不能当宝藏。商家要的是钱~ 你要嘛就是能吸金,无论是通过歌声还是样貌;要不然真的很难吸引到片商来投资在你身上。管你在视频分享网站能有多少点击,只要唱片不卖、没有商演机会的话我个人觉得这条路应该很坎坷。 即食面社会,这个不行就换下一个,反正找机会的人多的是。 所以很多时候看到有喜欢的歌手落选时倒有些惋惜。不是歌唱得不好,只是时运不高。比赛悄悄地过了,若干星期后有谁还会记得那把曾经让人感动但却又落败的嗓子?前面都说了,只要有人肯投资,他/她的专辑素质不会比一些二线歌手来得差,但买家却会在何方? 不要找我,我也不会去买。。。 但相信我,机会是留给准备好的人;只要不灰心、继续努力,总会有出头天的。 关键是,那头能探出多远。。。

过眼云烟

各位读者,阿斌还在这里,别担心。 心情沉淀后,很多本来涌上心头的话都烟消云散了。 最近发生了些事,是继前年后能再让我打冷颤的一件事。而每逢事件发生后,人们最关心的总是“人有没有事?“。所以很庆幸的是我没事,只是有点惋惜。 不过人生嘛,很多事情都是徒劳无功的。重要的是看看自己拥有什么,不要太计较自己失去什么。虽然说来容易,但要自己身体力行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常见到新加坡社区张贴着警惕告示“低犯罪率不代表没犯罪率”(Low crime doesn’t mean no crime),也时常以这句话告诫自己,但却敌不过有心人的勇气。 在我眼中纽西兰风景的美虽然不小心被涂鸦了一点,还是很让我赞叹的。可惜的是大家却已不能透过我之前拍的照片来欣赏她了。 但所有看过和经历过的,还是会深深地刻在我心里。 照片毕竟乃身外物,只要我还在,要给大家看美景图的机会还来日方长呢 🙂

纪实摄影与价值观

那天屠妖节在赶去拍摄的路途中看到五、六个人在组屋区楼下游乐场围观着。我也正需要经过那里,就放缓脚步看一下。。。 也就是凑巧背着拉拉杂杂的器材,所以就马上组装一下伏地拍摄。 其实在放下包包的那一瞬间我是以“这是罕见的对峙”来决定要捕捉这一幕的。只是拍了几秒钟我就发现不太对劲。。。 太傻太天真的我竟然在搞不清楚状况之前以为是对峙?而其实那两只猫竟然是在耍那只小蜥蜴!猫咪们动不动就伸出前脚拍打蜥蜴的头,而在仔细观察下那小蜥蜴其实也有点小伤口了。。。 只要蜥蜴尝试逃开,另一只猫就会冲上前堵着它的去路。我就是在拍到小蜥蜴因为要对抗恶势力而凌空跳跃尝试咬那来袭的脚但于事无补时突然有股感触。 拍摄过这张得奖作品的摄影师 Kevin Carter 因为受到社会指他坐视不理的谴责而在得奖后几个月自杀了。 当时在我身旁围观的人都拿着电话在拍摄还是录影,一样地坐视不理。 我突然拍不下去了,觉得这场面不是跟秃鹰与苏丹小童的有点相似吗?对,虽然一个关乎的是人命;另一个是爬虫,但我觉得我们为了拍照而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被强权凌辱。。。 这好像说不过去。 有鉴于此,我毅然放下相机尝试把那只猫与蜥蜴隔开来。但是蜥蜴应该是受了几次逃不脱的教训,也不敢再乱跑了;而两只猫也是不顾我的驱赶,继续紧贴着地上关注那蜥蜴的动向。 一个提着塑料袋的安蒂应该是读到我的想法,就也走近那只最靠近蜥蜴的猫,尝试引开它的注意力。小蜥蜴还是呆在原地长着口瞪着两只猫。。。 如果不是避忌被蜥蜴咬,我真想拿个塑料袋把蜥蜴装起来离开那地方。 因为我也不敢乱动那两只猫,怕它们恼羞成怒。。。 这僵局就那样坚持了廿秒吧。那时候才发现这段时间内陆陆续续经过的人也在慢慢成为观众群。真的是束手无策之下,我就跟那安蒂建议我们一人把一只猫咪抱走。安蒂也相当热血地答应,然后就把塑料袋放在地上就绪。怎知道一个年轻人应该也是想帮忙就冲过来想吓走蜥蜴。。。 结果蜥蜴真的是吓跑了,而动如脱兔的猫直接冲上前咬着蜥蜴的颈把它銜走了! 只听到几位安蒂“啊”了一声~ 然后几个人就往猫咪跑得方向冲着过去。 只是当大家看到它们已经把小蜥蜴带到沟渠道时,大伙儿就散场了。 我心里还真不好过。。。 妈的。刚才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在拍照的人都是在看热闹,等待一些新鲜还是血腥的事情发生才有快感。我虽然没期待任何血腥场面,但我竟然曾是见证弱肉强食的那分子!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就只好说自己也已经尽力了,而且要平息那场对峙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你看那猫咪一动起来谁也阻止不了。。。 只能希望那两只猫只是充其量想玩弄那只蜥蜴,不会杀了它那样吧。。。 哎,很想知道那些战地摄影师若看到类似自己可以帮得上忙的场景,会选择放弃宝贵的瞬间还是道德价值观。

我28岁,还很年轻,要努力

放工后要去西部 TBIF 晚餐,因为得赶工所以被逼放弃厂巴;选择公交。 上了巴士,遇到一位月尾 last day,有时在工作上来往的同事 C,寒暄几句。。。 而在闲聊当儿我们发现了一位身穿黑色工整衬衫的男生,手上握着一根拐杖。看着他,我倒看不出一个究竟。。。 到站,他身旁一个人跟他说到了。在感觉到他的视线好像有问题的当下,C 就确认他是要在此处下车后引导他下来。 “你好,我是 Vic。” 他自我介绍。“平时都有朋友载送,今天第一次搭公交,哈哈~ 麻烦你们。” “哦,不用客气。。。 你是。。。 怎么了?” C 好奇地问道。 “脑部肿瘤,影响到视力。” 说着掏出他的电话。。。 “这就是我的视线看到的东西。” 我看着他电话的墙纸,是一张黑白光影照,看不出什么主题。 “我的视线模糊,就只能看到一片黑白光影。。。” 一阵沉默。。。 “那你等一下要去哪里啊?” “我的老婆会在 xx 站接我。” “既然是往西的方向,就由我来带吧~” 因为我知道 C 要去东部。 “嗯,麻烦你了。” 来到新加坡,我还是第一次在上/下班繁忙时段走得那么慢。很多迎面而来的人都还蛮识趣地让路;但是从背后而来的人潮则因为没发现到在男生身前的拐杖而贴得很近。。。 然后有些就在被挡着几秒钟后有点不耐烦地“叽”了一声拐过去。 哎~ 我们在赶什么啊?要不是因为这位仁兄,我的步伐应该不逊于其他人(很少有人步行超越我的),也就因为他。。。 我放慢脚步看了看这时段的真实情景。 “你也在附近工作?” Vic 开口问道。 “哦,是的。你呢?” “在 xxx,yyy 路。做着视力正常时的那份工。” 还我还没有机会发问的时候,“换了工作性质,现在主要做一些很简单的杂工。” 对咯,我还在想有什么工作是在视线有无智障的情况下都能胜任的。不过看来他的视线退化应该是这几年的事。 “滴”了卡,带他缓缓地走到电梯处。 “电梯来了。” 他探出耳朵用心听着时跟我那么说。还真准。。。 来到月台,继续闲聊几句,再一次让我惊叹。“地铁来了。” 我一转头,看到远处地铁的车头灯。 接着他拿出 iPhone,熟练地点了几下屏幕,把电话扬声器贴近耳朵慢慢地划着手指。我八卦地一看,原来是在操作电话簿,手指每划过一个名字,电话就发出一个读音。 […]

图书馆奇遇记

下班后去图书馆还杂志,也想顺便再借几本,可以趁电脑在忙着处理东西的时候打发时间一下(好像很忙的样子)。 走到国家地理杂志那一排,看到一个白发叔叔在翻看着旁边青春少女杂志中,全版的比基尼少女图片。看到他整个人贴在书架上全神贯注的样子,我都不太好意思叫他挪开让我找书,所以就先去其他角落猎书咯。过了十分钟这样吧,我再兜回去。。。 怎么他还在?姿势虽然换了,但还是堵着我要找的杂志区。不想浪费太多时间。。。 “肮割不好意思。” 我微笑,指着他后面的杂志。 “哦,对不起对不起~” 他还很有礼貌地道歉,然后稍微移开了他的八月十五。 当我才刚开始要翻书的时候。。。 “小弟小弟。。。” “嗯?” 看到他有点腼腆表情,让我有点紧张。 “你认识好莱坞明星的吗?” “没有什么追风啦,只是懂些很出名的咯。” “哦,你认识这个人吗?” 他递了一张照片过来。 “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中秋节过了,这是昨晚拍的月亮~ 迟来的祝福,中秋节快乐,月圆人团圆。。。 我们看到的都是明亮的一面,黑暗的那一面就留给 Michael Bay 的 Transformers 3 来告诉你背后的故事。 大家不要紧张,刚才图书馆的故事跟月亮有关系;或者说跟 Transformers 3 – Dark of The Moon 有牵连。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你知道这个女明星是谁?” “嗯,她是 Trasnformers 3 的女主角啊。。。 我不太记得她的名字了。等一下,我帮你查证一下。” 掏出电话上网。 “对了,是她。Rosie Huntington-Whiteley。” “哦,谢谢!谢谢!等一下,我抄下她的名字。”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 “肮割,你为什么想要知道照片中的人的名字?” (本来想单刀直入问他是不是崇拜 Rosie,可是不好意思) “哦~ 我在孩子房间内看到很多这个女人的照片,还穿着内衣裤罢了。。。 想知道这个人的背景就拿一张照片来这里找咯。” 哇~ 好像在调查媳妇资料那样。。。 […]

化贝币

“怎么?还是没接?” “是咯,惨了。。。 他刚才说会打来跟我 confirm 的咯。。。” “啊,我有他的名片,等一下。啊,这里这里。。。 打去他的公司看看。。。” “好好~” 过了十秒钟,“也是没人接哩。。。” “Whatsapp 了吗?” “他用 Blackberry 的。” “还有三个就到了,怎么办?” “我也不能帮他拿主意啊~” “那到底要不要?” “你要多少?” “我跟 xx 加起来百五,你那里哩?” “他本来说要卅就好的,现在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你帮他换着先啦~” “那他如果不要怎么办?” “对 horr…” “我是怕他特地跑去 Chinatown 换啊。。。” “再打再打!!” “OK OK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以上对话,上星期排队时听到的。排什么队呢?换钱是也~ (如题 – 货币=化贝币) 我有时真的搞不明白,是我比较会算;还是他们比较会算? 以上星期 2.446 的兑换率来算,200新币可换马币 489.20。如果其他兑换率呢? SGD200 * 2.445 – RM489.00 SGD200 * 2.447 – RM489.40 所以每跳一个千分点,两百新币会造成马币两毛钱的差别;而卅新币就等于马币三分钱的差别。 一通电话可能几分钱,额外路程还有排队的时间算是无形成本,加加减减起来能不能让你补回你想要“赚”到的汇率呢?以相差一两个千分点来看,你得换一个一千新币才有一两元马币的“盈利”,若只是卅元?我建议还是找临近的随便换一下就好。。。 […]

甲米(Krabi)归来

如常,放一张自己最喜欢的吧。。。 图片解说:不是凑巧,我是等了相当久才有如此构图。而如何拍到如此角度?攀岩咯~ 回到正题,其实泰国的“陆地”沙滩不是很漂亮,主要的是出海去邻近的小岛。而上面这一张是在去年曾去过的 Maya Bay (请参考《一00五自驾普吉岛游记》 – 下海吹哔哔游 Phi Phi 岛)附近拍到的,奇怪。。。上回没发现有这么一个景点。 总的来说,很不一样的体验。不是很蓝天白云洁白沙滩的感觉,也不算是很休闲的一次旅行。。。 图片解说:图内三个人都是陌生人。 可是这几天所看到事物的和感受到的生活,就好比那蓝色围巾一样划过黑白的世界。意思?就是与众不同咯。。。 นอนหลับฝันดี(晚安)~

身在北京极短篇

偶买尬,往日读到报导说中国网络的不自由度还没什么在意,现在身在这防火墙内才知道他的严重性。 Facebook,blogspot,youtube,还有一些中文论坛都去不得,纳闷。。。 虽然谷歌了,知道可以通过 https://www.securitales.com/ 浏览这些被拒于门外的网站,透过中国国家互联网防火墙,但那是需要付费的服务。。。 是可以免费测试,但每一次却只能上五分钟,好辛苦。还是有什么其他简易又免费的方法? 不过没关系,有时间就休息咯~ 思斌 北京现场报导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