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屠妖节在赶去拍摄的路途中看到五、六个人在组屋区楼下游乐场围观着。我也正需要经过那里,就放缓脚步看一下。。。

也就是凑巧背着拉拉杂杂的器材,所以就马上组装一下伏地拍摄。

其实在放下包包的那一瞬间我是以“这是罕见的对峙”来决定要捕捉这一幕的。只是拍了几秒钟我就发现不太对劲。。。

太傻太天真的我竟然在搞不清楚状况之前以为是对峙?而其实那两只猫竟然是在耍那只小蜥蜴!猫咪们动不动就伸出前脚拍打蜥蜴的头,而在仔细观察下那小蜥蜴其实也有点小伤口了。。。 只要蜥蜴尝试逃开,另一只猫就会冲上前堵着它的去路。我就是在拍到小蜥蜴因为要对抗恶势力而凌空跳跃尝试咬那来袭的脚但于事无补时突然有股感触。

拍摄过这张得奖作品的摄影师 Kevin Carter 因为受到社会指他坐视不理的谴责而在得奖后几个月自杀了。

当时在我身旁围观的人都拿着电话在拍摄还是录影,一样地坐视不理。

我突然拍不下去了,觉得这场面不是跟秃鹰与苏丹小童的有点相似吗?对,虽然一个关乎的是人命;另一个是爬虫,但我觉得我们为了拍照而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被强权凌辱。。。 这好像说不过去。

有鉴于此,我毅然放下相机尝试把那只猫与蜥蜴隔开来。但是蜥蜴应该是受了几次逃不脱的教训,也不敢再乱跑了;而两只猫也是不顾我的驱赶,继续紧贴着地上关注那蜥蜴的动向。

一个提着塑料袋的安蒂应该是读到我的想法,就也走近那只最靠近蜥蜴的猫,尝试引开它的注意力。小蜥蜴还是呆在原地长着口瞪着两只猫。。。 如果不是避忌被蜥蜴咬,我真想拿个塑料袋把蜥蜴装起来离开那地方。

因为我也不敢乱动那两只猫,怕它们恼羞成怒。。。 这僵局就那样坚持了廿秒吧。那时候才发现这段时间内陆陆续续经过的人也在慢慢成为观众群。真的是束手无策之下,我就跟那安蒂建议我们一人把一只猫咪抱走。安蒂也相当热血地答应,然后就把塑料袋放在地上就绪。怎知道一个年轻人应该也是想帮忙就冲过来想吓走蜥蜴。。。 结果蜥蜴真的是吓跑了,而动如脱兔的猫直接冲上前咬着蜥蜴的颈把它銜走了!

只听到几位安蒂“啊”了一声~ 然后几个人就往猫咪跑得方向冲着过去。

只是当大家看到它们已经把小蜥蜴带到沟渠道时,大伙儿就散场了。

我心里还真不好过。。。 妈的。刚才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在拍照的人都是在看热闹,等待一些新鲜还是血腥的事情发生才有快感。我虽然没期待任何血腥场面,但我竟然曾是见证弱肉强食的那分子!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就只好说自己也已经尽力了,而且要平息那场对峙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你看那猫咪一动起来谁也阻止不了。。。 只能希望那两只猫只是充其量想玩弄那只蜥蜴,不会杀了它那样吧。。。

哎,很想知道那些战地摄影师若看到类似自己可以帮得上忙的场景,会选择放弃宝贵的瞬间还是道德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