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9

星际旅行(Star Trek)预映

今晚,有点赶鸭子式生活的感觉。 下班后,赶到球场参与了一场友谊赛。荣幸地获胜;而我也我队取得开门红,踢进了第一粒进球。。。 然后,风尘仆仆地走去附近的健身房租用洗澡设施。。。 全身清爽后的我,再赶去世界城(Great World City)。因为不小心被 OMY 邀请去出席 Star Trek 预映。也让我有机会第一次踏进这构造有点奇怪(可能还不熟悉)的购物商场。 说真的,我只是记得小时候好像有在电视看过 Star Trek 的电视剧广告,但是根本没有真正去看完一整集。给我的印象就是太暗、太科幻的感觉。。。就是因为不懂背景,所以我就只能把这部电影当成是一部个体主题的科幻历险电影来欣赏。 有点老土的桥段。在看了前面十多二十分钟就预测到那种类似王子复仇历险记的情节。或者是我累了,看到后半段就感觉有点复杂。好啦,我承认后期有点累到打瞌睡的倾向,不过还是“敬业”地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看,哈哈~ 可能因为没有期待,所以感觉还算不过不失。最喜欢就是 Jim 被“放逐”到某行星时被怪物追的那一两分钟,看了很过瘾。最后谢谢 OMY 送出来的票,让我在5月8日公映之前看了这部《星际争霸战》电影(老实点,要自己出钱买票的话我就会三思),呵呵~ 后记:说好8:50pm上映,结果迟了半个小时。回到家,还要洗衣(踢完球啊,肮脏衣服)和收拾明天晚上要出差拍照的包包。累到~~

《挫败》得奖!

真的是太 shock、太 teo chuak ~ 星期日傍晚收到哥哥在代替我出席《野运会》颁奖典礼,并意外登上奖台领奖后发给我的短讯: “斌,恭喜你,拿到佳作奖 🙂 ” 在新加坡搭着公共巴士的我在那一刻,根本找不到“挫败”的感觉。之前说入围就是一种肯定后,就没有什么寄望于这个奖项。而适逢当天也有一项任务在身,所以不克出席颁奖礼。。。没办法之下就麻烦了哥哥一家人把八打灵星洲日报总社礼堂当成是周日傍晚合家游的地点,嘿嘿~也不小心劳烦了哥哥得临场发挥“得奖感言”,哇哈哈~ 在这里谢谢主办当局与评审团的眷顾,让那帧照片得到优秀奖。哦,请点击《野运会得奖名单》 然后呢,接下来还有一个网络人气作品奖。所以欢迎大家去投摄影:《挫败》一票(列表的最后第二个)。截止日期是5月12日,而且一个人(或者说一个 IP)只能(需)投一次,所以能够帮忙拉票的话就请大家高抬贵手,谢谢~ 事因刚完成手中的任务,古晋特辑将会接着继续上映~

古晋自在游走篇(一)

因为之前放了很多猫咪的照片,所以就被邀请到砂拉越的猫城古晋(Kuching)去观光。 不是第一次到访,所以其实已经踏遍如文化村、鳄鱼场、Damai、猫博物馆此类的主要景点。 青山(Muara Tebas)是这一次到的新地方。主要(应该也是唯一)的看头莫过于面向着南中国海的青山岩庙。 穿过马来渔村才抵达的寺庙,给我一种很和谐的感觉。 尤其是当你环绕着寺庙寻找好角度时发现竟然有几位马来小童追逐着嬉戏,然后就直接在寺庙旁的大树下坐下来歇息。虽然他们自得其乐,但是能够没有避忌地在友族同胞的宗教场所溜达,对我来说就是一大“创举”。 几十年前,我们的各族先辈们应该也是如此和睦相处,当时的领袖们还可以高声跟世界各地的人们说我们种族和谐,可以共创家园。几十年后的我们(哦,应该说是有些政治领袖)就长进咯~互相攻击,耍武器,你不爽我就用法令关你起来等等等。。。把整个社会弄到乌烟瘴气,切~ 其实除却刚才提到的画面,我真的是觉得古晋人(或者说是东马人)的群体社会生活真的算是很有特色。原住民(俗称“旯(la第二声)子”)虽然算是土生土长的“土族”,但也不见得很在意其他民族过着比他们优越的生活;反而好像是悠然自得地过着自己平凡的日子。在市中心绕几圈,不难发现很多出卖劳力的工作都是被原住民“垄断”。而有时候逛街之际与他们四目交投时,很多时候也会被报予友善的微笑。 也就是那样子啊,让我觉得很轻松。因为在西马较难体会到此类看似比较简单的世界。 追根究底,我终于发现了一点奇特的东西。难道是这样东西在作祟?

入围《挫败》

前几天小声公告说自己的一帧摄影作品成为了《悠元素社》多媒体工作室与星洲《活力副刊》所主办的《野蘑菇运动会》多媒体征稿的其中一份入围作品~ 好啦,有朋友看到消息就跟我讨那张作品来看。其实呢。。。这张照片是真的,真的,真的很普通。普通到~~~好啦,你们自己看: 因为主题是《挫败》,而且又是多媒体创作。。。所以我也相当着重于照片后的故事咯: “双亲造就了我的事业基础与现在的成就。 一次问卷调查却让我怀疑自己成就的实质。眼看旁人不假思索地完成所有问题,我却在苦苦唤起我对双亲的认知。 人生的成就大部分取决于父母的付出,但长大成人的我们是否会感恩? 挫败感油然升起。” 我承认啊,如果没有作品简介的话,那张照片所带出来的讯息可能很模糊(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去在意那些删掉的字)。 而其实呢,我是在截止日期的前几天才接到钪凯(KK,谢谢!)的通知说有摄影类别。构思一下后就在最后一刻呈上这帧在组屋区楼下完成的作品。 这是此作品在《野运会》的野菇展览馆的连接。你们也可以从那里连接到其他的入围作品简介 – http://www.ulement.net/category/wmm-exhibition-hall 欢迎大家在那里留言哦。。。还有还有,4月27日后有大众投选人气奖,到时希望大家高抬贵手啦~详情会再通知。 昨天有朋友提起,说在星洲日报(4月22日)有看到介绍此部落格的新闻。。。好奇怪,只能够等我有机会翻一翻报纸才知道什么乾坤。 哎呀,还欠大家上个周末出游的游记。。。 这是预告: 呼呼~不是布特拉再也 Putrajaya。我去的这个城市,也有靠海的寺庙。。。 不难猜啦。。。

复活

我用着戴尔手提电脑。 前几天开启不遂,过后拨了几通服务电话确认后,电话那一端宣判我的主机板正式完蛋。但是幸好我的三年全面保护(Complete Cover)还没过期,所以在主机板寿终后还能免费换得一片新的主机板。 这是主机板躯壳的衣裳。。。一件一件被剥下来~ 这是 Dell 刚刚派来的救命恩人,闲聊中发现他是 Dell 医院内数十个在外溜达帮忙维修的天使。他竟然是东马人,在柔佛与吉隆坡(Wangsa Maju 一带)居住过。 扯太远了。嗯,如果你问我经过这件事故后还会不会推荐 Dell?我应该还是会,但前提是最好“加保”。毕竟我听说不是每一家电脑公司会那么舍得免费帮你更换零件,尤其是主机板这类几百块钱的组件。 不过呢,也意味着我的电脑生涯又重生了~ 后记:刚才他在测试电脑运作时开启了几个文件夹来找寻音乐文件(要测试音响),我就在想啊~幸好没有什么难堪的文件(或者墙纸),要不然就尴尬了~

没有电脑的日子

我真的是很失望。。。 睡了差不多十个小时,还是觉得累。清晨六点钟醒来,把窗门关上,阻止了雨滴的侵袭。半个小时后再起身,也不是属于很有精神的那一种状态,呜呜呜~ 今天跟 Dell 服务员确定了十之八九是我的主机板(而非AC充电器)的问题。所以呢,还得等他们找到合适的零件(我的 Inspiron 两岁多了;况且买了几个月后就出新款式了)才能登门造访。还好我的是三年全包的保家,所以是免费服务。 也意味着,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也需要等到星期四还是星期五才有办法开启自己的电脑;然后才能把照片拷贝、筛选出来与大家分享。 popi popi,一切安好。 后记:现在用着友人的电脑,所以长话短说。

回来,入围

我回来了。。。 这是个轻松、愉快的旅程;但是因为我还没有解决电脑的问题,所以大家都还没有照片看。 不过呢,小声公告一下: 我的一帧摄影作品成为了《悠元素社》多媒体工作室与星洲《活力副刊》所主办的《野蘑菇运动会》多媒体征稿的其中一份入围作品~ 请看《野运会》“挫败”主题入围作品。 话不多说,再聊。。。

够力,没电脑

这下可好了,电脑电池充电器有问题;再加上这个星期外出,暂时休假几天了。 不过呢,下个星期就有更多照片看。

动物随拍(二)

猫咪,也有尴尬错愕的时候。。。 好啦,不要叫我“猫人”,我还是有找其他模特儿的好不好? 这些是前几天兜走的时候拍的,嘿嘿~

动物随拍(一)

我爱睡觉。 但是当我看到有东西在我赶着去上班时还懒洋洋地躺着睡觉时, 我会故意吵醒它们,然后无视他们厌恶的眼光。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