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1

上个月受邀出席由 The Straits Wine Company 举办的 Wine Fiesta。 地点在海关大楼 Custom House,来宾可以品尝和以特价购买来自世界各地多达 250 个品牌的美酒。 好啦,来说说自己的经验。 阿斌会喝酒,但不会品酒。听到大师们在那里详解葡萄品种、地质、气候、酒家、酿法、瓶装等差别,我只能续续摇着自己的高脚杯再细细地斟一小口。对我而言,葡萄酒(红或者白)的差别只是顺喉与否、甜或苦,如是而已,哈哈。。。 几 layman 一下~ 我也不用装得自己很懂的样子,毕竟内行人一看也知道你的底在哪,何必让自己出糗? 不过哦,让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些不为人知的学问。。。 问:什么人最有能力喝红酒? 答:华人。具体一点,出席宴席的华人。。。 解释:只有华人才能(舍得,因为已经包了红包)把红酒当啤酒那样大杯大杯地灌~ 酿酒师如果在一旁看到一定会晕倒。 问:什么人喝红酒喝得最随性? 答:华人。具体一点,出席普通婚宴的华人。。。 解释:餐馆没高脚杯也没关系,透明杯就行啦,YUM ~~~ SENG ~~~ 问:众所周知,红肉配红酒、白肉配白酒、炒果条配什么酒? 答:啤酒 好啦,言归正传。 看得出场上真的有一些博学多才的品酒之人,只要在他们身旁就可以听到一些噼呖啪啦很拗口的名词。我是不怕尴尬啦,如果有服务员很殷勤地跟我解说我还是会很礼貌地尝试了解,然后提问。。。 反正一转身后我带走的是知识,你要笑我还是什么的就由得你吧~ 既然都被邀请了就拿着酒杯巡视,只要看到有群人在抢喝某种品牌我也过去咯。但是话都说在前头,我只会说顺不顺喉,甜、苦之类很笼统的评语,距离真正的以视觉、嗅觉和味觉来品酒的境界是差了一大截。 哦,不过我有句真诚的评语倒是让那位主办当局派来替媒体解说的品酒师赞同不已。嘿嘿,我知道你们一定不相信的啦,还是以为阿斌要讲冷笑话了。。。 答案揭晓~ 事因有些热门牌子有太多人抢着试喝,但为了不让贵宾久等,侍酒师就在酒温还没达到合适低温标准(视酒而定)就让人品尝;而某些较少人问津的酒呢就已经保存在该温度一段时期。在那样子的情况下,对我而言,温度较低的是占了点优势。 而品酒师竟然有点佩服我的观察力哦,霍霍~ 他也就自责地说因为太多公众,很难大量控制温度,不过他会在下一次嘉年华特别注意这一点。 不过说得俗一点,很多人应该还是以价格来定夺什么是好酒吧?我不否认当中会有真正有知识的人,但对普罗大众来说,要买几支红酒来款待客人的话还是会以价格来衡量自己的心安程度。如果不合客人口味的话,毕竟还会觉得自己都花了那笔钱,也不算是亏待你啦。 话说阿斌当天品到一瓶四百新元(这是嘉年华批发特价)的 Prieure Roch Clos De Beze 2002,感觉啊。。。 我~不~清~楚~ 但我知道这是主办当局了表心意的一种象征。就让受邀的媒体们带着刚才我所说的心态回家咯。 还好有 Meiji 饼干解酒,总共喝了不下卅 serving […]

09112011

刚出差回来,超累的。 搞到自己那样其实也是自己的选择,哈哈。但只是相信如果不对自己狠一点,我也应该就不能把自己的潜力和能力逼出来。我也想成长,也想知道自己到底能走到哪里,但也知道身体精神还是会有极限。现在的努力还不是为了接下来可以轻松一点,我可是还要照顾自己来享受我辛劳的成果的啊! 接下来四个月是很关键的时期,但偏偏最近的生活节奏起了点改变,得随机应变得当才行。又恰好从身旁收集了很多不同的际遇,也在慢慢消化辅助自己的成长。 我会觉得压力,但我还可以开心起来,那是最重要的。 谢谢所有关心我的朋友,写完这篇我又要继续每晚的例常公事啦。抱歉,暂时还没什么精力整理照片来这里分享。 但一张如此的还是会有啦,呵呵。。。 大家加油!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