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8

自己认为这个城市有三大自由 – 红灯区行业自由、软性毒品自由还有同性恋自由。除了第三项(当然啦~),前面两样我都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Red Light District)其实不是我想象中的大,照着地图的比率看应该也不过是 300米长 x 150米宽的几条街巷组成的区域。若拿新加坡的“合法”红灯区芽笼(Geylang)来比较的话,范围是有点小了(同样比率的 Google Earth 地图)。 但有些东西是贵精不贵多,占地阔并不代表什么。以旁观者的眼光来说,两边的运作方式还有硬体设施都不太一样。不过先说好,阿姆斯特丹是世界闻名的级别,我不是想拿芽笼来跻身世界列强;只不过是因为自己见识浅薄(虽然也看过巴黎和苏黎世的红灯区),所以随便拿来比较作参考: -先说说新加坡的 Geylang。大多数“业者”都站在路旁招揽生意。待生意伙伴同意成交后则到别地“另起炉灶”来生“干柴烈火”。不过间中当然也有些执牌的“龟公”会站在路旁找生意。 -阿姆斯特丹驰名的是橱窗女郎。意即“业者”会在橱窗内摆弄风骚任君选择,条件谈妥完毕后就请君入瓮。窗帘一拉上,两人在里边有什么精彩是我们都不知道的。反之站在路旁守候生意上门的“业者”则占比较少数。 白天,休业的“橱窗店铺”

印象最深刻的阿姆斯特丹“景点”应该是这一个。。。 是在梵高博物馆和国立美术博物馆之间那一片空地所竖立着的这一行“字”。我觉得很特别,很抢眼~而且可以同时允许很多人在摆甫士拍照,所以可以看到很多种不同的“变化”。我本来想等所有人拍完后来一张“干净”的 I amsterdam 照,过后发现基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确实在某些时候整行字会空空如也(所有人都拍完照了),但是却会有几个人在察看友人拍摄后的呈祥,意即他们还是会阻挡着我的相机的视野。。。不过也有它的好处,就是以他们做背景的话就看得出整个设计的活力。 既然已经表明喜欢了,就来张合照吧~ 另一个比较特殊的应该算是在 Konigsplein 旁的鲜花市场(Bloemen Markt)。 整条路旁都是售卖鲜花、种子还有周边产品的店面。虽然还没去过花园,但在这里那么一逛也好像是一场热身赛一般。除却普通种子不说,想不到一些花种还竟然长得那种样子~ 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姜还是什么生长在土里的植物根,真的想不到那种块状东西还能生得出那么漂亮的花朵。看来除了人不可貌相以外;植物也不例外(就好像伍佰可以跳《花朵舞》那样)。

阿姆斯特丹,一个低于海平面至少一米的城市;一个呈扇型,密布着运河网的城市;一个拥有着一千多座桥梁的城市;一个装满很多很多铁马的城市;一个同性开放的城市;一个软性毒品自由的城市;一个以橱窗女郎驰名的城市;一个拥有很多让女性趋之若鹜的钻石的城市;一个栽种了很多让人看了心花怒放的郁金香的城市;一个思斌在二零零八年四月初次抵达的城市。 其实之前到意大利受训时就希望自己有机会来荷兰看看,特别是阿姆斯特丹这活力都市,但总是很难安排(可能也是因为驾车路途遥远的关系)。。。既然这一次是背包旅行,而且四月期间又是郁金香盛开的季节,我终于安排了一个让自己踏在这一个水下城市的机会。 是不是像把扇子?运河又多,所以也不难看到当地居民的私家小艇。呵呵,所以有些人还把这里说成是欧洲的“北方威尼斯”。

在某一个傍晚,我在慕尼黑搭着 U6 到 Fröttmaning,也就是安联竞技场(Allianz Arena)那一个站,然后再步行到衔接着的 Eurolines 巴士站。 是的,我终于要被人家带到荷兰去了~而且还是个陌生人。。。 上了巴士安顿好才不久,就有两名身称是便衣警察的中年人上车来查看所有搭客的护照。其中一位拿了我的护照看了看就叫我等一下,然后继续去检查其他搭客的护照。 “请问有什么不妥吗?”我是有点戒心,护照被别人拿着的心情怪怪的。 “没有。”那人就是有点阴险地笑着,然后继续走到我后边去。 有点忐忑不安,没有的话怎么还拿着?我是不放心,就一直盯着我的护照。他们两位便衣警察检查完所有的护照后,就在翻看我的护照。隐隐约约听到“马来西亚”、“签证”这两个字眼。哇,难道我的出入境有问题?印象当中我的护照在欧洲好像可以通行不超过一个月吧。。。我的疑惑没支持多久,那位警官就回到我的座位。。。 “先生,你是不是刘思斌?” “嗯。。。” “你的姓氏?” “刘。” “思斌是你的名?就是说你是思斌的部落格的作者?” “就是在下。。。” 好啦,幻想完毕。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把护照还给我。虚惊一场~ 5:30pm 的巴士从慕尼黑出发,途经斯图加特(Stuttgart)和曼海姆(Mannheim)。然后在午夜十二点抵达法兰克福(Frankfurt),我们一群北上阿姆斯特丹(Amsterdam)的搭客就得转巴士,而原本那一辆巴士则继续前往布鲁塞尔(Brussel)。不要问我接下来经过什么城市,我已经在昏睡了。。。一直到清晨七点多,发现车上有点骚动。哦,原来已经抵达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了! 睡眼惺忪,拿了背包后下车。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地铁站旁,搞清楚状况后才知道自己是在 Amstel 站。既然时间还早,我就翻出了地图决定慢慢步行到自己的住宿 – Stayokay Vondelpark Amsterdam。 这一路上,我还是有点被从我身旁掠过的脚车队伍吓醒~可能当天是周日,所以正值很多人上班、上课时间,所以很多人都火速地踩着铁马。就算要传短讯给家人报平安也不敢边按边走,深怕自己需要在自己的部落格诉说被脚车撞倒的糗事。 差不多廿多分钟后,到了。把大包包寄放在宿舍就启程到我在荷兰的第一个目的地 – 荷兰的北海渔村,马肯(Marken)和福伦丹(Volendam)。 买了格子票,启程到中央火车站;再到站外靠东的区间巴士站搭 111 号巴士去马肯(6格格子票)。 而这,就是迎接着我的美景。。。 其实一到站还真的不知道是到站了,因为是有点偏僻的感觉。不过友善的司机一再强调“马肯、马肯”,还笑笑地指了指一个方向 “Central, central ~” 看来照着那个方向就可以抵达中心了。

走完了哈尔斯塔特(Hallstatt),根据原定计划搭巴士到 Bad Ischl 后再步行到刚才搭巴士来时看到在火车站不远处的邮政局寄明信片。过后提前五分钟回到巴士站(火车站旁)后等待22分的巴士。怎知,等到35分还没到。。。很不甘愿地进去柜台问一下,才发现该巴士已经启程了! “啊?我差不多17分就到了,过后都没看到什么巴士开走。” “可能提早出发吧。。。” 哇唠,这里可是150号巴士去Salzburg的出发点,竟然还会早开车?如果说是那种“半途拦截”的还有理由说巴士在之前几站没上下客而行驶得快点才提早过站,怎知第一站也可以提早出发,奥地利人效率也太好了吧。。。 没办法,只好再等下一班(6:22pm)巴士。周末,两小时一趟,我的天~本来还想早点抵达萨尔茨堡再继续花一两小时走走看看才用拜尔票搭火车回去慕尼黑,看来是没希望了。不过重要的是之前查过晚上8:13分(若搭下一程巴士预计八点之前可以到火车站)还有火车回到慕尼黑就比较放心。 所以呢,就重新在 Bad Ischl 走走。 市景,也是依山而立。然后发现很多年轻的驾车人士喜欢在火车站前的 U-Turn 转弯处测试自己的“漂移”技术。当中也不乏一些小型车。。。 后方就是火车兼巴士站 好啦,为了不要再验证奥地利人的效率,这一次的我在30分钟前就回到巴士站等待。再看到一些人潮就比较放心,然后就只局限自己在四周走走。。。 6:15pm:已经有差不多廿人在等待七分钟后开驶的巴士。 6:30pm:巴士站内的两辆巴士开走了,不过不是往 Salzburg 方向驶去。现在的巴士站空空如也。 6:40pm: 根据计算,若现在巴士启程的话,我应该还有最后机会赶上8:13pm的火车。但是除了一堆在等待同样巴士,口操德语的人群,巴士站内依然空荡荡的。心理也只好希望 8:13pm 不是最后一趟到慕尼黑的火车。其实之前只查到8点多的趟次就没再往更晚的时间表看去,因为也不想那么晚回到慕尼黑(需两个小时车程)。不过也有相当的信心可以回到慕尼黑,毕竟萨尔茨堡和慕尼黑算是蛮靠近的两大城市,照理应该有很多贯穿两地的火车。。。我只需要搭到其中一趟到德国的火车应该就可以再转站(若需要的话)回到慕尼黑,而且持着一日拜尔票在德国巴伐利亚境内搭火车是免费的。 6:55pm: 一位中年人找着 Postbus 海报上的热线,试图拨电求问。但从他的表情和回复其他人的谈话,隐约猜到他是在跟电话录音交谈。周末啊,又差不多要七点了,很难想象此类巴士服务热线有人来接电话。 7:00pm: 在几个人的协助从海报上寻找热线电话号码之下,终于有人与人的对话了。叽里咕噜一阵子,看到他们神情沉重,我也知道情况不妙。

没听说过哈尔斯塔特(Hallstatt)?思斌来跟你介绍一下。。。 Hallstatt 是处于阿尔卑斯山东部,著名的盐湖地区萨尔茨卡默古特(Salzkammergut)内的一个小镇。贵为奥地利最古老的小镇,她也是奥地利八个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照那地图来看,她后有靠山(盐矿);前有湖泊,已经拥有了我所喜欢的美景先决条件。(对岸 Obertraun 则靠近冰洞) 之所以打算要来是因为很多到此一游的人都把她说成是奥地利的的世外桃源。试想想看,能在奥地利这阿尔卑斯山区美景如云的国家享有此美誉,没两把刷子怎么能撑得起这种头衔对吗?不过我也得提一下,很多韩剧迷也把这里当成“朝圣”地点之一,排除风景不说。。。可能是因为由韩孝珠和徐道营主演的韩剧《春天华尔兹》(Spring Waltz)曾在这里取景拍摄。 看到剧照应该就会给很高分吧,不过对不起。。。当时已过冬,是真正的“春”天华尔兹了。想问我是否是韩剧迷?大错特错,我好像从来没看过一部韩剧,电影就有(特别是恐怖片)。 呵呵~好啦介绍完毕,游记正式开始!

花了19欧买了一张拜尔票(Bayern Ticket)就从慕尼黑出发到这音乐之声(The Sound of Music)的故乡,萨尔茨堡。 这也是第二次重游,所以这一次的目的也比较不同。。。其实我安排了一个行程而须从这里出发到另一个奥地利景点,不过那是后话,我们先从萨尔茨堡说起~ 差不多两个小时的火车之旅就把我带回奥地利。下了火车,直接到站内的旅游咨询中心拿了一份免费地图。然后看到 WC 的标志,又看到没有挂上收费的牌子就直闯进去。怎知道我才刚刚要兼职当消防员时才发现灾区上方的墙壁挂着“50仙,请先付费”的牌子。哇~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才发现这种恶讯真的是很郁闷。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就先救火了,心理面还在盘算“反正都没人,等一下直接走出去当作没看到。” 成功灭火后,一转身就看到一位凶神恶煞的先生看着我,再指了指那个告示牌。没办法咯,我只可以在这里跟你们说,我撒了一泡一块钱新币;两块多马币的尿。早知道刚才在火车上解决,真糊涂~哦,对了。。。我到过的欧洲火车站很少有免费厕所的(有的是“小免大钱”),最贵的好像要一欧元入门费。 收拾心情,一步出火车站就是巴士站。然后就看到竖立在正中央的一个倒数显示屏: 是的,奥地利与瑞士将在6月7日-29日协办欧洲杯足球赛。而 Salzburg 身为其中一个赛场(忘了说,上次去过的 Klagenfurt – Wörthersee 那边也是其中一个赛场)也就尽力带动那股热潮,设立了一个倒数指标来公告这足坛盛事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了。 好啦,接下来直接到第一站。。。米拉贝尔花园(Mirabellgarten)。 这是1965年的电影《音乐之声》(有些译为《真善美》)其中一个剧照。也就是取景于此花园。。。 然后,这是43年后的她~

呵呵,来点特别的。 左下,慕尼黑的安联竞技场(Allianz Arena),也是拜尔慕尼黑足球队的主场。右下,摩登风车。中间的那只大黑鸟是我在奥地利和慕尼黑时常看到的“贴纸”。之前以为是“排美”而已,怎知道问了几个当地人。。。得到的回复是一样的 – 那是为了通知小鸟们那里是玻璃窗,不要横冲直撞。原来以前他们发现有些鸟群就是那样子撞上透明的玻璃窗,然后留下很多血迹,自己又横尸在地上而想到此妙点。 哦,除此之外,我在某些奥地利的乡村道路两旁还看到一些很矮,差不多半公尺高的木栏。友人就告诉我,那段道路是“有益于青蛙”(Frog Friendly),因为居民发现很多青蛙会选择某段地区(通常是小沼泽或小湖旁)横跨马路,所以就设下此木栏。然后有趣的是,还会有人定期把那些呆在木栏后的青蛙抓起来,带到公路对面去。 再回到慕尼黑这里。。。 很多旅客来到慕尼黑这以十月啤酒节(Oktoberfest)盛名的“酒都”都会到皇家啤酒屋(Hofbräuhaus)去看看还是光顾一下。从玛丽恩广场(Marienplatz)出发,向东北方向走300米到 Platzl 9号(或者是 Bräuhaus strasse)就行啦。而我既然已身在慕尼黑,就顺便带你们去逛逛。。。 这就是传说中可以容纳两千人的“啤酒屋”室内装潢。是的,没错。。。九百名孕妇 + 肚子内的孩子(有些得怀双胞胎)。如果访客都是非孕妇的话,就“只能”装下差不多九百人。对于一座“门市餐馆”型的啤酒屋,此数目在乍听之下也是蛮吓人的。。。也就因为顾客群多,大门旁甚至还有自己品牌的精品店~ 不过呢,我问了几位住在慕尼黑的朋友,有两位三十多岁的成年男士竟也没到过里面用餐。 “只有游客才会去的地方。”这是他们的评语。 “东西不好吃吗?”我回问道。 “没去过,不知道。。。不过其他地方更好。” 呵呵,都说了没去过,竟还可以比较,真是拿他们没办法。。。 不过老实说,我从 Marienplatz 步行过去的当儿,还真的碰到许多手拿着地图,指着 HB(Hofbräuhaus的缩写)那图标在找路。然后到了里头,也发现很多旅客只是充其量走进去,拍了照便走人。我可就不一样啦~我是很大方地走进去,绕了一圈。。。好像看不到上楼的楼梯在哪里才转头出去。嘿嘿,不是不想在那里进餐,只是已经约好了人隔天才会过来。 时间转快一点,隔天到了。 德国猪脚(或称猪手)在这里的菜单上是名为 Schweinshaxen。注意啦,这应该是巴伐利亚区的特别叫法,德国其他地区好像称之为 Eisbein。没去别边叫过,无从考证。而猪脚在这里的主要两大煮法是水煮,或者是烤的。我本身是点了烤的(因为朋友说水煮的可能对我会有点恶心)。然后,副菜是番薯和生菜,再加上一杯一公升的 Hofbräu Dunkel(他们说是传统的巴伐利亚式啤酒)。。。真的是把我小小的肚子撑得很吃力。还好是吃饱后还坐着慢慢聊,要不然就浪费了那一公升的酒 – 不是酒量的问题,是我不习惯在短时间内喝那么多饮料。 这一餐折损了 9.9 + 6.6 = 16.50欧,不过也见识到了德国餐的威力。很可惜的是,不能够让你们分享那餐的长相,因为如之前所说的。。。一部分照片消失了。。。而碰巧这一餐的也包括在内,呜呜呜~ 好啦,伤心的事不要再提。。。来看看街景。

不想逐一介绍所有慕尼黑的景点(会变得很冗长),只是找几个来聊聊。。。 除了之前提到的玛丽恩广场(Marienplatz),另一个感觉上比较特别的是国王广场(Königsplatz)。 之所以认为此广场特别是因为有三座希腊神庙式的建筑包围着。上面那张照片是用广角镜拍的,所以实际上那三座“殿堂”是呈对角,分别竖立在三,九和十二点(拍摄地点是六点)的位置。 当天还碰到一群口操意大利文的年轻游客在安置三脚架来拍全体照。我有稍微暗示可以代劳,但他们一众人却笑嘻嘻地示意不必麻烦我。 接下来,另一个休闲的好场所。。。占地350公顷的英国花园。我在一个星期日的早晨抵达,人潮虽然不算汹涌,但对一个公园来说也算是多人了咯。。。 传说中的“日本茶室” 因为当天艳阳高照,有些人竟然还褪下衣裳泡起日光浴。。。当然,间中也包括一些女性。为了保持尊重,我也不把镜头对着她们拍,要不然人家可能会以为咱们是色情狂而对华人产生坏印象。 走到累了,随便找张椅子坐下。拿出一条 Snickers 充饥的当儿,后边突然传来一阵吉他声。 你们看到老伯的表情就知道他当天的心情是郁闷的。所以呢,从他手中挑拨出来的旋律也是缓慢、灰灰沉沉的。 为了不影响自己的情绪,我连奔带跑地离开。我也就那样一直跑啊跑,跑啊跑,直到我看到有人在海边冲浪为止。。。

慕尼黑,第二次重游。 上一回的路线是驾车抵达奥地利的茵斯布鲁克(Innsbruck);然后转向慕尼黑住宿;游完城市景点和新天鹅堡(Neuschwanstein)后再前往萨尔茨堡(Salzburg)。 这一次则是想慢慢体验这啤酒之乡(巴伐利亚州的最大城市,慕尼黑)所散发的魅力。 之前提到湖篇,今天就来谈谈城市景点。 除却大都市的喧嚣,个人比较喜欢宁芬堡(Schloss Nymphenburg)的宁静。在火车总站(Hauptbahnhof)旁搭17号电车(Tram)前往 Amalienburgstrasse 的方向就可以抵达。 这座巴洛克式宮殿是在18世纪初由简朴的乡间别墅扩建成为豪华的宫殿。从上面那张照片看它的正面就有差不多600米那么长。宫殿内理所当然拥有了许多厅堂,包括中国之阁(Chinese Lacquer);还有一些画廊。 喜欢在那里消磨时间,因为傍晚时分的人潮已经降温,所以可以自在地兜走。。。自在,当然也意味着比较可以随性地拍些不被人阻碍的照咯。 呵呵,为了拍摄上面这一张照,我把我和那只天鹅的距离拉到一尺之内。幸好它不怕生,还相当配合一下。。。 哦,在这里也连续见证到几个旅行团的效率 – 观光巴士一到,门一开,游客们(有些还是呆在巴士内)一窝蜂冲下车拿着相机拼命拍。一分钟过了导游手又拍一拍,游客直接倒头回到巴士内,然后司机就继续启程到另一目的地。好啦,就那么一分钟,他们又逛了一个慕尼黑景点,好棒~ 肯定的,当场也少不了跟我一样写意的当地人吧。。。 这位叔叔看到我对那小孩有兴趣就一直在逗他来让我拍照,但是小童可不像叔叔那么配合。。。 这是远离城嚣的宁芬堡,然后另一个主要的地标当然也就是玛丽恩广场(Marienplatz)。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