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3

分身

还记得那一个晚上,为了拍摄这一张分身术而构思了蛮久的。。。 三个姿势是一回事;在有限的空间要拍全景图又是另一个难度(不想用广角,左右两边的我一定变形得够夸张)。 看到这张图也想起了遗失的麦簿,悲从心来~ 取景地是在一间纽西兰的 BBH 青年旅社,也是在纽西兰评价最高的其中一家 BBH。陈旧的 Billy Brown 坐落在丹尼丁 Dunedin 郊外一座小山上面。主人是一对异国夫妻(老板娘来自英国),旁边则是他们的小农场。里头有一头最不怕人类的“啦米”黑头绵羊。。。 今天放这张也是希望今年的自己有分身术!哈哈,不过那好像有点贪心,好啦。。。 我只是想要多做些事情。不过老天爷在对待每个人的时间分配是公平的,所以我就只好设定一些优先权吧~ 此周末难得想出关去拍照!虽然新加坡的大宝森节没吉隆坡的来得隆重,不过是时候出去走走看看拍拍啦~

2013,继续丰收

今早是少数跟长命雨相遇的早晨。 还好是周末。 坐在房间内准备着自己在三月的纽西兰旅游分享会的材料,听着大量网络音乐(要为一段视频选背景音乐),别有一番风情。特别喜欢钢琴音乐,想象着能在家里听到现场的有多好。。。 工作上项目的压力越来越大,不过能感觉到度过后的成就感;课余时间要做的事情也慢慢上了轨道,将会是一个蛮多姿多彩的一年。 送上一张未经发布的,我与纽西兰富士山 Mount Taranaki 的自拍合照,呵呵!

正能量!2013!

从斯里兰卡回来后其实生了一场病,然后又忙了一些琐事。。。 现在开始发现正能量的累积了。 前几天一直忙着把所有纽西兰的照片再看一轮,结论是又发现一些让自己感动的照片。我的天,太想让这些作品浮现在更多人面前啦! 也为其中一张较罕见的人文照特别加了一些字。。。 新的一年,一堆的未知数;一堆的挑战。不过我知道我不是孤单的。。。

斯里兰卡的星空

在斯里兰卡的十一天,只有三天没下雨,然后也只有那一个清晨是少云的。。。 带来了久违的星空。 上一回在柬埔寨和越南因为天气的关系与你失之交臂,这一次终于让我重温无光害的繁星啦~ 远方那座山是斯里兰卡第二高山,Adam’s Peak。传闻山上有一个脚印,佛教学者说那是佛陀的脚印;兴都教学者说是 Shiva 的脚印;穆斯林和基督教学者则说那是亚当的脚印。。。 我这一趟没机会去登山看看验证一下,改次才跟大家说个究竟。 而沿着 Adam’s Peak 一路直上的是指引信徒们漏夜登山的路灯。这条长七公里的路线须耗时2.5到4个小时左右的攀爬。而为了在山顶看到第一道曙光,有些人从凌晨两点半就开始启程了。。。 无论如何,这是我在斯里兰卡一片宁静的气氛下拍摄的照片。 祝大家新年快乐。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