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8

8拜,迎9

虽然本身今年的历程没什么大惊喜/转折;但在惨淡的经济大局左右下难免也在尾声时段显得有点难堪(要不然也不会有“悠长假期”)。不过呢,年年难过年年过。。。借着这2008年的最后一篇来回顾一下今年《思斌的部落格》经历的大事记(按日期,没有排名之嫌): 1 – 3月8日大选 参与了308政治海啸投选过程,并在勤力更新2008年马来西亚大选选票成绩链接后“不小心”拉了数千个(大破纪录)搜索者的拜访。 2 – 《欧游记》 思斌大部分的四月天是在背包周游欧洲五国(德、奥、意、荷、比)。这一趟是看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也尝了不少苦头。呵呵,那些经验可是没有人能从我身上偷走的宝~ 3 – 油画之礼 虽然不是收到“实体”,但发现有人认真地欣赏你的摄影之作;还把它给画出来的感觉也不逊色。为了回馈“云”的用心,我也替那张画作写了一些自爽注解。 4 – 《OMY新加坡部落格大奖》 入围《最靓摄影部落格》的最后十强后,而且随后在大众投选环节得到第二高的票数。遗憾的是没办法突破重围赢得奖项。但还是非常感激大家的支持! 5 – 秋之上海 今年第二次搭飞机出国。而此次是飞回上两代长辈的故乡中国(虽然不是去福建省),算是达到父亲常跟人提起的“华人一定要去一趟中国”语论。五天四夜、不像旅行团商业化的路线旅程,赞~ 6 – 得奖! 爸爸妈妈问我说:“这是什么年代?做么在网上写写东西也有黑砖奖的?”开玩笑啦,可能他们心理真的有那种疑惑,但没有脱口而出。是的,《思斌的部落格》非常幸运地荣获2008年《大马中文部落格祭》十大推荐部落格! 7 – 婚礼摄影 以不同的身份感染朋友的喜庆也算是今年的小成就之一。希望来年可以更上一层楼~ 8 – 网友 今年与博客们吃了好几顿饭,去了乌敏岛、马六甲/麻坡、云顶、龟咯等等。。。友情更进一步 – 这个也可算是收获。然后通过此部落格的分享也认识到了几位“不小心”上网找资料找到这里来;然后就定居常来的读者。还有些通过博聚还是颁奖礼当天认识的新朋友也扩大了自己的小圈子。虽然爸爸妈妈说上网交朋友要小心,但我凭直觉来看,大家都是本着真诚来相识的。高兴认识到你们 🙂 对于2009展望其实只有一个,非常简单~ 心想事成! 祝大家:2009年快乐~

身在吉隆坡 – 休闲篇

距离上一次上网时间是卅多小时的事,对我而言是很少见的现象。不过,少见未必是坏事,重要的是。。。要过得充实。 刚刚才仔细看过昨天帮忙老友拍摄的结婚正日照,阿富哥别担心。。。我虽然在休假期间,但也开工着手整理了啦,嘿嘿~ 今天虽然属于充电首日,不过还是呆在外头蛮久的。更深一层地见识吉隆坡公共交通还有与很多人共庆回历新年这大日子是今天的收获,呵呵~

计划!

今天去马六甲溜了一圈,发现很多车。后知后觉才从哥哥那里知晓,哦。。。原来全国圣诞欢庆会在葡萄牙村举行。 明天清晨到新娘家,然后跟随兄弟团到峇株巴辖,过后再跟来喝喜酒的朋友去吉隆坡。整两百多公里的路程,加上数百次的快门,还有可以拍到数百人场面的机会将是明天将面对的挑战。。。 奇怪,怎么放假了却好像还没休息的机会?不行不行,到了吉隆坡一定要充电咯!

Boxing Day,回家前夕

圣诞节刚过,但对我而言只是另一个假期而已 – 出去吃饭,顺便带了新玩意去拍拍照,呵呵~ 而再过几个小时,思斌就要离开新加坡;回到马来西亚过年了。回想一下。。。龟咯之旅还没完整写出来,而且应该对今年来个总结。看来接下来几天应该要赶工一下。 现在?不管了,先收拾好欲回麻坡的心情。 135mm | f/2.8 | 1/1250 | ISO500 回到自己的家,就好象这只鸽子一样自在翱翔~

假假之前

第一个“假”,是“在借用”的意思。。。所以标题意即“在借用放假之前”,跟大家分享现在的心情。 是的。。。从明天开始,思斌开始放假到明年了。 没有去哪里度假,因为也没有什么安排。但肯定的是会再充当一次婚礼摄影师,再回去家乡麻坡和吉隆坡走走。。。 很写意的生活?呵呵,市道不景,被逼拿的假期也跟着多。。。也终于让我第一次在职场生涯“无所事事”地放长假;也让我更贴近地感受到经济低迷所带来的冲击力。 那天才在地铁站出口处看到一位衣装工整的男士在派送免费的名片型日历,想了想反正2009年也要到了就拿了一张。翻过来看,竟然是一张房产经纪公司的高级行销经理的名片;再仔细一看那照片,又转身核对一下。。。哦,竟然就是那一位在分派名片日历的人~ 当下的心情是,虽然房产经纪所给的头衔通常都听起来蛮高级的;但如果真的是需要高级行销经理来亲自派送免费名片日历来促销的话,行情应该是坏得可以。不过,非常佩服那位“高级行销”经纪人肯亲力亲为地替自己的事业打拼。。。毕竟此类在地铁站外抛头露面派送赠品的人士通常都会被拒绝,或被抛白眼;更甚的是看到从你手中送出去的物品在被人家接收的几秒钟后就被投入垃圾桶的那种无奈、心被撕裂、血汗钱被丢掉的感觉。 不过为了生计嘛,吃点苦可能也是可以成为奠定成功的基础。 话说回来,希望在这个长假可以通过第二次婚礼摄影改进之前的不足;然后也希望可以从一位从事设计的朋友那里学到一点照片后制调色技巧。说不定在我现在这一行真的是很吃不开的时候可以慢慢转行(静静幻想着~)。。。 不过,在跟同事们互贺圣诞节和新年快乐的当儿受到一个很有感触的祝福: “主席(我是刚过的圣诞派对筹委主席),希望你在接下来几天的假期可以充电,为新的一年努力!” 嗯,思斌~加油!

先祝大家冬至快乐,希望大家的财源像圆又圆的汤圆一般滚滚来。 前两天回马来西亚,不过是与一班博客和朋友们去了龟咯(Kukup)两天一夜自爽自乐游。才刚回到家,有点小累。不过先更新一下我在这趟旅程的所见: – 第一次“检阅”新山关卡、移民厅及检疫中心(Custom, Immigration and Quarantine Centre,简称CIQ中心)。突然感觉到新山关卡这本来会破坏外国人从新加坡陆路抵达马来西亚第一印象的建筑竟然也会蜕变到那种摩登都市的先进建筑就还有点高兴。但再想到在新启用的逐一核查系统下不能轻松地挥一挥两只老虎的护照就过关卡,我就无比的失望。朋友还说“思斌,38分钟的纪录应该永垂不朽了。”不过呢,这新关卡确实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以前不到十个小柜台;现在则需要廿多个吧~还不包括一些坐在更大的办公室内的职员;竟然会出现的扫地板阿叔;崭新干净厕所内的清洁工人等~嗯,希望当局可以好好维护这建筑。 – 龟咯的全包旅游配套还是与十一年前我与那些新娘朋友们去的时候没两样。还是一样住民宅式的度假屋~ 厕所马桶,还是一样透光~ 隔天早上还是一样搭船去水上养鱼场(奎笼,kelong)~ 不过这一次多了拍摄日落,先放几张照片来看看: 也多了一项表演: 主演(左起):Harriet、Mun Wey、少俊、Corinne、阿邦 点火、保安:世群 摄影、策划:思斌 参考:鼠年快乐(烟火篇) 咦,什么字来的?

两秒钟,难呼?

老规矩,我的部门将在下个星期举办圣诞派对(这是去年的相关帖子)。 去年几位元老,外加今年新加入的同事将是这一届的筹委会。而我,竟然在上届老大离职后被摆上台当老总。其实当前老总走后也有人因为关心此类部门的公益活动策划群龙无首,而有点担心。而身为前筹委的我还以为我们的秘书会扛起这责任,怎知秘书竟然在上个月先斩后奏 – 给所有同事发了封电邮,说今年的圣诞派对将在几月几日进行。若有什么疑问就询问筹委,下面还附上我的大名。 本来是可以推搪的,怎知秘书过后看到我还笑眯眯地说“可以开始筹备了啊,你只需要协调就好~” 赢了咯~我一向来认为高级秘书是另一个让我感觉身份分裂的人。。。她虽然只冠上“秘书”的头衔;但威望分分钟还高过普通小经理。很多人都说宁愿得罪老板也不想得罪“老佛爷”,要不然改次有什么需要她帮忙处理的事务时你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迷迷糊糊,开始了策划的路。 看了看标题才想到我扯得太远了。大家都知道要准备吃的和玩的,基本上出席人数是重要的考量因素。寄了邀请函,只需要两秒钟的时间来决定出不出席好像也比登天还难。基于派对是在午餐时间在公司内进行,邀请函上的“你来不来~?”其实就好像另类的“你当天会不会来上班~?”那样如斯简单罢了嘛。若是来上班,午餐还是要吃的嘛。。。那么就选出席咯;如果拿了年假想出游就选不出席咯。 但还要两番三次的提醒才收集好回复。怎知,在截止日期后有人来电说他要参加。。。为什么那么迟回复? “哦,找不到那封电邮了。” 拜托,改次受到此类只需简单回复的通告时,再忙也请你花那两秒钟压一压其中一粒按钮。都那么多岁的人了,还要像提醒小孩子那样。。。

病假衍发症

今天,公司里的环境健康与安全部门老板突然大驾光临,把几位同事召唤了出去。 随后问了问当事人才知道,原来那几位同事都是在最近一两个月曾拿了很长的病假。呵呵,你们可不要怀疑他们是在年尾趁机“清理”公司所给予的福利 – 病假,身为同事的我真的是看得出那几位同事曾咳嗽、伤风到几乎什么颜色的药都尝过那种境界。 题外话:还记得有一次,某同事因为早上看医生而通知我们会迟些抵达公司。我就传了封短讯给她叫她直接回家休息咯,因为她前几天的状态已经很差了。怎知道,可能是咳嗽咳昏了。。。她就有点负气地回复说“我知道你们都不想我去公司把细菌传染给你们。好啦,我会看着办。。。远离你们的。” 当场真的到我昏了。不过我也知晓她的为人并不是那种小气的啦,可能只是有点生气为什么她在舍命回来公司做工的当儿竟然被同事(因为另一位同事也发了类似的短讯给她)叫回去休息?我只是愣了一下,就打圆场地再回复说“不要误会我们的关心啦,真的只是希望你多休息调养好身体罢了。上班途中小心。” “好啦 :)” 呵呵,完美收场。 再说回那部门老板的登门造访。原来是我们的老板通知她说最近我们的工作地点有那种流行传染病的现象 – 而且是A传B;B传C那种轮流拿病假的马拉松。所以职责所在,她就来看看有什么蹊跷。。。好像冷气过滤系统不好啊,还是工作环境有什么带菌媒介等等可能的罪魁祸首。 当然,如果她只是在那几分钟的谈话就抓得到病因的话,她就不应该只是坐在楼上那个位子了。所以,话谈完了;我们也没什么期望。。。工照做;嗽照咳;鼻涕照流。 不过给那老板一注意,看来接下来如果谁要拿假病假可得多考虑一下了。

公共交通的人文思考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与友人聊起这炙手可热的话题 – 公共交通的人文。 不让位、沉醉在自己吵杂的耳机世界、吃东西、霸位等恶习我也懒得老调重弹。大伙儿就是各自分享自己的经历,在得到大家的赞同的时候又到另一位接力的健儿继续投诉下去。 过后发现,有醒觉性的人在遇到这类丑陋的人类时,大致上可以分成有四种不同“身理反应”的归类: 第一类,心里暗奈着,牢骚想吐但是吐不出来。 例:小明看到路人甲一面看报纸一面吃饼干,而饼干屑掉了满地。虽然知道那是错的,但也很无奈。。。就继续看着路人甲《晚报》封面的八卦新闻。 第二类,自爽地吐牢骚。虽然未必有用,但好像也尽了本份。 例:路人乙与路人丙大声谈话,并互相分享自己手机内的歌曲。小明被挤在他们旁边很无奈,就拔下自己开得很小声的耳机,很不耐烦地“唧!”了一大声,再附上一对厌恶的眼神。可惜的是,路人乙与路人丙太忘我,没注意到小明的存在。 第三类,在开溜前打抱不平。 例:中明在下车前拍了拍上边例子内的路人乙与路人丙,提高声量说“说真的,我不是很欣赏你们播的音乐”(英文版翻译:”Seriously, I don’t really enjoy the music that you are blasting”),然后下车。 第四类,见义勇为。 例:大明看到手持拐杖的阿婆上车,马上叫醒坐在特别位的一位先生。 另类,有仁慈心到不敢“重犯”的人 例:小丽看到老婆婆上车就让位给她。怎知老婆婆在欲下车前大声招呼(老人家,耳朵重)小丽回去那个座位,不让其他人去坐。经-过-数-次-重-复-呼-唤-过-后(像小学生念书的语气),小丽再也不敢让位给老婆婆了。 呵呵,以上例子。。。随手拈来。不过依心情和对象而言,我四种类型都当过。本身比较常用到的第四类型是在当我身旁站着需要座位的人士时,我会提高声量问他/她需不需要座位。九成的人是说“谢谢,不过不用啦。我要下车了。”;另一成的人支支吾吾,而我就会帮忙提点那位最靠近座位的人士让位咯。 我相信因果报应。今天的你们如果不趁年轻的时候让位给老人,年老的你应该就得罚站;如果看到孕妇时你健康的眼皮突然自动下沉关起来的话,男坐客的老婆应该就在怀孕期间找不到座位,女的就自己看着办。。。 哦,说到眼皮关起来。突然想起一个很讽刺的冷笑话 – 如何让一个失眠的人睡着? 答案:让他坐在公交内,再派一位孕妇还是老年人站在他旁边。

1214心情篇

今天一觉醒来,发现天又下着雨,那两扇敞开的窗口正向我吐着冷飕飕的风。哦,怪不得刚刚梦到自己身在天气凉凉的地方。 有时候真的很矛盾,周末的雨可以是开心;也可以是伤心的。 开心,如果自己本来就没有节目,只想在家里堕落休息。。。这种天气应该可以让你的喜悦指数提高。 伤心,如果自己本来就已有节目。只是看着天气,想着出门要打伞或者那些想到预想参与的户外活动时,心情就跟天气一样冷。 好像上个星期,本来兴致勃勃想跟友人傍晚去滨海堤坝 (Marina Barrage)看看这城中水坝有什么看头,顺便拍拍照。怎知,老天爷竟然在约会当天的清晨开始哭泣,一路把眼泪飚到晚上。。。好啦,择日再去吧~ 今天的我是有点节目。休息嘛~还是要的。。。出门嘛~也是可以。。。拍照?还下着雨,除非要拍雨景。。。看书嘛~每一天临睡前都会翻翻几下;怕规律问题,白天翻了也想跑去睡。 哦,不过晚餐是*暂时*有约了。 编者按:看着日期。。。去年的1214,大伙儿还在搞着博聚。好咯,就用这个标题纪念这一周年。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