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2

飞往魔戒之地

2月29日,写在吉隆坡廉价航空机场的麦记,没想到机场还有免费无线呢(虽然局限三个小时)。 感想:网上 check-in 真的是省时间。直接略掉廿多个排队等候的同机乘客。 一个小时后就要飞往纽西兰啦,心情啊。。。 真的希望这一趟旅游能带来理想中所要达到的目标,要不然可就亏大了~ 不过呢,阿斌一直相信自己的能力,要活得更精彩;为这社会带来一点光芒。 此趟可说是去到大自然摄影圣地,大家应该也有所期待吧?阿斌会加油的! 祝我一路顺风~

Lynas 稀土厂之浅见

秀才不出门不用紧;有网络却没看新闻也不用紧;只要有 Facebook 还有关心时事又愿意分享的朋友就行了。 这就是网络的威力,阿斌今天的 Facebook 马来西亚朋友头像都是绿油油的一片,很养眼。 但养眼的背后却有着很大的顾虑,一整片的绿潮都是在支持着一股反对 Lynas 在马来西亚关丹建立稀土厂的力量。如果政府根本没有正视这股来自人民的反潮而继续以利益为上的话,大家都会对自己的下一代的健康感到忧虑了。 当然,政府给大家看到的大画面是高达数十亿的投资;可是老实说,我们不知道这笔数目在经过可能性存在的几轮工程”抽油水“过程中还会剩下多少;然后一分钱一份货,整个工程的安全性又会有多高? 1980年代的红泥山亚稀厂惨剧可能还可以被说成是卅年前的成年往事,但最近一些大马庞大工程的可靠性我们都”略有”听闻。国会大厦与法庭的瀑布事件还有一些豆腐渣工程都已经让人啧啧称奇了,现在要我们怎么对此类需要高度安全考量的工程有信心呼? 读到一些评论说有承包商因为认为无法达到安全水平而已经退出建筑工程,政府也没有办法透明化地让大家知道处理后的废料要怎么安置,那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在接下来的几十年有没有福气享受这笔生意所带来的盈利。。。 不过我认为我想太多了,最大的问题是,这笔盈利看样子也很难转到人民的口袋里。看看身为石油生产国的我们还需要被教诲来跟邻国非石油出产国比较自己的油价就知道我的意思。 哎,就是说很有可能白白把自家当成垃圾场,造福了一群可以刮一笔“横财”的领导者咯? 距离我们数千公里以外的日本福岛核厂泄露时我们都还有点心慌慌;那现在关旦只是近在咫尺,叫我们怎么不担心?在没有办法安全处理的能力保证之下把人民的未来拿来当赌注,怎么说得过去?真希望那些核准此工程的重要人物全部搬去稀土厂旁边住,再每天喝那里的水看看。反正他们一直都在说安全安全啊! 其实大家想一想,如果这笔生意那么好赚,那拥有大把土地的澳洲何必千里迢迢地把稀土运来这里处理?难道袋鼠国那么眷顾我们这鼠鹿国?也不是因为澳洲子民比较有自保意识;而最大可能是当地政府知道人民(必定会抵抗)的威力。若澳洲本身能说服自己的子民确保能妥善处理稀土废料的话,我倒不认为轮得到大马来分这杯羹。而话说回来,天然资源那么丰富的大马如果不是在腐败的领导下肯定能给人民带来更好的优惠;何必沦落到热烈欢迎(还让 Lynas 公司享有免税福利哦)别国都不想啃的生意? 我虽然身在新加坡,但还是在精神上全力支持明天2月26日出席在关旦还有全国各地《反稀土活动》的人士。因为有你们的奋斗而可以让政府听到人民的声音。 来一张自拍宣传照,祝继续奋斗的我们成功。

纽前缓冲

结束了新西兰之旅的打工生涯,今天“终于”开始进入全情筹备的状态。 “哇,爽咯你~ 现在一定很兴奋?” “没有哦。平常心罢了。。。” 这是老实话。应该是因为还没有真正投入吧,说实在的还有点紧张。。。 这可不像以前要自己出发去旅行的我啊?要在当地生活几个月的我,现在只是打点了刚抵达后几天的住宿,接下来的计划暂时还是空白的。 不过那也是很有伸缩性的写照(自我安慰一下),毕竟这一趟长期旅游有别于之前的所有体验哦。况且本身也有一些自己想要追寻的东东,那可是别人给不到提示的体验呢,只能自己到了当地才能“摸索”吧。 旅行的意义嘛,每个人可能都不一样。这一趟的我除了履行自己设立的目标,也想通过认识新的朋友好好收集一些故事,更希望能为整个社区带来一点好处。 岔开话题一下,在交棒过程中发现原来我解释自己所懂的东西蛮有条理的,哈哈!哦,不是我自夸的 horr。。。 是旁听者和收益人自己说的,呵呵~ 好啦,专心处理我分内的工作。最近拍了一些相当酷的照片,随后送上!

交棒

职场上,人来人往乃常事。 还记得初到新加坡的第一份工是接替一位离职的资深员工(年长五岁吧)。而第一天上班时他已经离开了 *无奈* 也就根本没有真正的交棒过程;而只是透过小老板传授秘笈。所以呢,当时的我没体验过在短时期被逼吸收大量经验与知识的“机会”(才不想要)。 直到几年前被派去欧洲受训时才知道,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人会认为一个新人可以在短短几天内把老鸟的数十年知识尽收脑里的能力。这观点让我觉得很恐慌,深怕自己在工作了几十年后累计的智慧会突然被一个初生之犊全盘吸纳过去,跟我平起平坐。 还好,过后我发现那几天光阴换数十年功力的想法是天方夜谭。 哈哈开玩笑啦。一早就知道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了。。。 在我离开工作岗位之际,公司也找到了替补人选。基于我们俩共处的时间只剩几个星期,我安排了一系列的有异于以往公式化的培训活动 - 我是以大局观来讲解整个工作所需、再着重于我本身平时所扮演的特定职务。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角度来看,本身认为新人比较需要知道的是如何解读整个大环境,还有自己需要特别注意的小环境;而不是介绍一大堆的小环境。 首先,我比关注的是教导他们的思维,而非直接进入各个细节。始终觉得只要依照正确的逻辑思维,就能知道有谁人(在我不在之时)可以帮忙解决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毕竟我们的时间有限啊~我可不想在耗费了大量时间教导细节后发现他根本吸收不了(没实战经验啊),况且我也不认为有谁会那么强大到可以在我每次讲解细节后都能熟记下来的人。。。 有的话,应该也不会来到这里了(*干咳*)。。。 不是贬低自己的工作,只是觉得如果记忆力那么好应该可以从事更有挑战性的工,哈哈~ 所以呢,我在示范之时都会强调 “不需要死记怎么做,只是得知道在什么情况下需要来到这个环节;然后大概可以从这个步骤得到什么。详细情况待改次有机会还是有用到的时候再来深入探索。” 当然,如果是很重要的步骤的话我还是会逼他来亲手体验来增强自己的印象咯~ 好啦,那只是个人心得,嘿嘿~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昨晚,跟 TBIF 的“小别会”~ 开始有感觉了。。。

迈入二月

不知不觉,来到这“动荡”的二月。 公司事务的交棒、一些策划准备工作、一些善后安排将满满地挤进这剩下来的廿多天。哦,还有一场突如其来的拍摄。。。 矛盾的心情啊有木有? *晕*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也让我对这一次的新西兰之旅更有使命感。人生需要取舍的事情何其多,舍了一些;就当然希望从取得的那一边得到更多回报,要不然就太不值得了。当然我还是秉持着原本的信念,要充分地利用这段人生中好不容易挪出来的几个月好好充电一下,为接下来的人生路途中增添更多的历练。 这段期间遇到很多同样的疑问 “哇思斌,你很爽哦~ 可以那样放下包袱去走。” 我只能说几乎每个人都曾有如此选择的机会,只是愿不愿意去实践罢了。我一直告诉自己,反正也还没步入人生下一阶段,那就一定要在此阶段活得精彩。。。 要不然就貌似亏待了自己啦。对啊,我也还没有福气迈入下一关,那就只好“将就”点在这未婚时段发光发热一下。 哦还有,我很喜欢用的一个比喻。。。 半年打拼所能带来的财富/储蓄嘛,假设是两、三万块好不好。在这漫漫人生挣钱的长路哦,很少工作人士在临终时会缺少这笔钱吧;但却没有多少人能有半年的健康年轻岁月来“挥霍”,是不是很说不过去?嗯,不过我承认每个人对某样事物的比重性有异吧~ 当然我也碰过类似 “哎呀,你都还没供房,当然能洒脱地放弃收入啦~” 的风凉话,哈哈。其实我也说明白了啊,毕竟还没福气到买房那阶段嘛,那就要好好把握这变相的“福气”咯,吼吼! 好啦,哈啦完毕。我要做事咯~ 周末本来有妆艺大游行的拍摄邀请,也被逼腰斩了,呜呜呜~ 不过生活继续充实!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