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9

另一个麻坡的周末

身在麻坡的我,正在“享用”龟速的 streamyx 宽频上网。 其实刚从某个朋友家回来,恭喜另一对新人。。。 铉光与佑真。 哦,其他照片还在处理当中,因为我要去清理我的相机了。。。为什么?有面粉与红炮屑哦~ 兄弟团得从面粉堆内把糖果衔出来。那么一吹,快门一按(还好及时)后镜头就布满面粉了。 新加坡绝对拍不到的鞭炮迎新人。 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花了三十分钟来上载上面的四张小照片。我的天,如果天天都那样,我放在这里的照片一定会大量减少。 待会儿睡个午觉,等待晚上的喜酒。

雨后。彩虹

几个小时前的傍晚,新加坡大多数地区都细雨纷飞。 从公司回家的路上就发现有一撮人一手撑着雨伞,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对着某间私人住宅的屋顶,明显是在拍照。 头向上转了三十度,朝那屋顶方向看去。。。 是的,雨后的彩虹。。。 我不甘示弱,也用手机(不是旧老板的)记录了那景象。

老板的手机

前几天才写到老板的手机铃声,今天就让我拥有了某老板的手机。 为了慈善,公司安排了一项售卖公司津贴的旧手机活动 – 据说那些被出让来筹款的都是高层曾被配给的手机。其实那对我来说并不是卖点,因为我是在买了之后才知道这些手机的来历。。。对我更重要的促销噱头是,机龄一年多的手机们售价非常漂亮。。。 就这台二手诺基亚6288,差不多相等于二十顿两菜一肉的杂饭价格。 而你若问我手机里头有什么特别铃声的话呢,呵呵~无可奉告。。。

懵懵懂懂在清晨五点多爬起来,搭了第二班地铁再准备步行到新加坡摩天观景轮。 来到岛国两年多,这还是第一次在太阳公公露面前走在市中心的路上,在月亮婆婆和数颗星星衬托下的“月光”观景轮确实是有一番特色。 与新一班摄友会合后,开始展开“骑吧, 新加坡!”猎影行动。。。

猫房

昨天早上出门上班前,如往常般地从房间内望着窗外的天气;还顺便看看一些走动的人群。陆然。。。 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中间五楼窗旁的两只猫咪。 晚上,再看。。。不见了。 今早差不多同样时间,同样的长镜头对着同样的窗: 房间主人披着的蓝色毛巾不见了。而可能是星期五会比较懒惰点的关系,那两只猫咪还是睡得几写意一下~

老鸟

甲先生:“问你哦,负责急救箱的人是谁?” 乙先生:“不就是A小姐咯。” 甲先生:“是吗?不是换了吗?” 一脸疑惑地看着甲先生,乙先生:“听你的语气好像是你知道已经换人了。。。那是在测试我咯?” 甲先生:“哦,只是例常公事随便问问大家,看大家有没有那醒觉性。看来你不知道现任负责急救箱的人是谁哦?那么如果发生意外怎么办?”嘿嘿冷笑两声后就拿起他的笔记本写了些东西,好像是记录乙先生没有紧急危机意识。 甲先生是公司内负责环境安全、保健等的其中一位职员。但因为在任后时常尝试抓这抓那而不太深得人心。 “哦?我是不知道换负责人了。那还真的是很惨。。。对了,几时换的啊?为什么我没接到电邮通知?还是布告板上有提起?印象当中我好像没受到消息。。。你可以确认你已经告知大家这件事了吗?要不然事情发生后我们找错人也还是真麻烦啊~”乙先生不甘示弱,孤注一掷地反将一军。 “哦。。。”甲先生突然沉默下来,好像自知理亏那样。 乙先生是位老鸟,轻功一流。要抓他的话,好像连衣袖都很难着边。现在可好啦,太极拳那么借力打力。。。把本来钉在身上的“发生意外而不能迅速找到急救箱”牌子那么一改就变成了“更换急救箱负责人却没有通知大家,导致大家在发生意外而不能迅速找到急救箱”,反过来钉在对方身上。 姜是老的辣。

手机铃声

我相当赞同手机铃声可以代表一个人的个性。 试想,当某个大老板拿着雷射笔指指点点,在众多人面前口沫横飞地呈现他伟大的意见时,一阵卡通铃声响起。。。接着就是站在前方的他缓缓地把手伸进口袋把那娃娃音灭掉,抑制大家的哄堂大笑。 下一次再见到他的时候,我会设想他的头变成那些可爱的卡通人物,再随着儿童音乐摇摆~ 换个场景来看,如果初次见面的他/她带着一段交响乐还是听了很舒服的音乐铃声,印象是不是会更好?(我个人是那么认为) 可能现在的你会在猜测我的铃声是什么,呵呵~除了几年前用手机时比较注重铃声选项(还曾叫姐姐用我的 Nokia 3210 编制一段新加坡电视台内 Nippon 还是 ICI 油漆的广告歌),在步入职场时代后的我因为不想在办公室内以铃声“干扰”其他同事,我的手机95%是处在消声加振动状态的。 没错,真的是95%。不管是在公司,出外,家里还是睡眠时。。。你都很难听到我的手机发出声音。严格点来说,除了吱吱振动的声音。 另一个可以测试我的手机“喇叭”还可以操作的时候就是早上的手机闹钟叮叮作响的恼人时刻~ 而这种不想累人耳朵的习惯在某种情况会带个我很大很大的麻烦 – 当我找不到电话的时候。大家若找不到电话充其量就是叫朋友帮忙打个电话来寻找铃声的来源,我呢?不幸运找不到电话的话就只能凭“吱吱”声来查探了~ 但有时候却想用些听起来很舒服的铃声,只是在潜意识的驱使下。。。我还是在它慢慢渐强时快速地接了电话。要听嘛,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独享~ 我会不会很怪?

新加坡风筝日

情人节,却与风筝有约。爱,在空中荡漾。。。 这是在榜鹅区的 Oasis LRT 站旁的大草场举办的新加坡风筝日。还好旁边的组屋有段距离,要不然风筝飘啊飘飘进屋子内还真可能吓坏人。 主办当局也邀请了来自各国的风筝爱好者,所以“难免”会有一些特别出色的庞然巨物。 当然,在邻国的我的祖国,马来西亚队伍也出席了啦~ 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去看看,特别建议那些单身的啊~说不定风筝线缠到其他单身异性的风筝线时会擦出火花。单身的男生,注意啦。。。场内单身美女信手拈来: 不过呢,如果被拒绝的话可不能当场落泪啊~ 要,有自信! 写到这里,情人节都过了咯。。。不过希望大家的昨天过得很充实;昨天单身空虚的呢,明年一定有伴啦~ 其他照片,看这里:

信任

不懂大家有没有遇过那种情况:就是有人要你千赶万赶,无论如何一定要在下班前赶出某样东西再寄给某某人。但是当你加班到整个办公室只剩下小猫两三只时才发现某某人走了;而隔天要到中午午餐时分某某人才来电问你昨天那东西的详情。 “刚刚读了那电邮,不是很理解。。。” 女马白勺~ 我不是不想今日事今日毕,但想到在我千辛万苦完成自己的本分同时,另一方却成为了瓶颈的感觉是不好受的。我其实可以选择在隔天早一点到办公室赶出那份东西,然后在某某人抵达之前准备好。。。问题是,有些吹毛求疵的人竟然会拿电邮寄出去的日期来当参考。拜托,我不否认有些老板阶级的人可以在家用公司的电脑上网读电邮,但如果收信人没有那种能力的话,照理来说在某人已离开公司的榜晚时分和某人抵达的明早时刻寄出准备好的东西基本上是没什么分别的。 我就是认为,大家缺少了一份信任。同事甲明天中午才需要那份报告,但因为不太信任同事乙,所以骗他说今天一定要,硬硬要乙加班赶出来(虽然乙已经说明天早上会做好)。。。甲这么做只为了要确保自己有个缓冲安全期。而有时候不知情的同事乙就傻傻分不清楚地忍气吞声地做咯。 有时觉得人与人的关系就是少了一份真诚才会搞到恶性循环,让自己越来越累。当然,我不排除自己也有希望别人快点赶出货而报假账的恶习,剖心自问。。。一切都是“不信任”三个字在作祟。

新年,段落之后

元宵节夜又大又圆的月亮的现身已是昨天的事了,意味着十五天的新春佳节也到了一个段落。 捞了三次鱼生,第一次是与卷毛洛相约在牛车水时不小心捞的珍姐发财鱼生;第二次在同事家捞的 Sakae Sushi 鱼生;然后就是昨天在公司,一位妈妈级同事电召来的斋鱼生(因为有些同事是素食主义者)。 说到这第三次在公司与部门同事捞的斋鱼生就觉得很有趣。因为那位妈妈一大清早就打听哪里有斋鱼生递送服务。。。问起为什么她那么兴致勃勃时, “哦,因为今年我的孩子(一个一岁多,另一个六岁)收到很多红包,所以就有钱请你们捞鱼生咯。” 世风日下啊,连孩子的钱都拿来花~不过我喜欢,因为我是其中一位受益人,呵呵~ 那是昨天的事,今天早上出席了公司不定时的汇报会议时还是延续感受到了这行业的低迷。但在密密麻麻的数目字中,竟然发现了新加坡政府为了缓冲企业界经济难题所推出的振兴配套数额。看来此举真的还帮补了一些企业的困境。不过呢,另外一轮的“悠长假期”好像是在所难免。。。 应该算是骨牌效应 – 我们少花,商人少赚也跟着少花,制造供应商也跟着少赚和少花,为制造供应商打工的我们因为老板、公司的少花钱,收入好像也要跟着少。以前听到人家说渡假需要金钱和时间,缺一不可。而现在减少工作日还是逼你拿“悠长假期”已经有了多出来的额外时间的当儿,金钱考量却成为了绊脚石。所以,这现象就炒热了新加坡这里的博彩热潮咯。。。打工族是恨不得在这非常时期福星高照地中个“多多”,然后在公司宣布减少工作日还是提倡无薪假期时大大方方地拿个长假逍遥快活去。 很多人在经济好时有闲钱却没时间享受;现在有了时间却不敢享受。人啊,要做到有钱又有时间享受还真不容易。。。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