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等待一对新人来商洽婚礼摄影的当儿,我上来这里清理一些杂草。。。 谈谈刚过的农历新年吧。 蛮久没回到麻坡的怀抱了,开心的是感觉没什么大变化,迎接我的第一餐宵夜之阿肥云吞面的素质差别不大。这一次最开心的是姐姐也回来过年,一家团聚乐融融。 看着两老开心地注视着他们这长期在外的幼儿,感觉也挺温暖的。 除夕那天,在没有期待的情况下理了头发、处理了银行琐碎事务、把虎视眈眈已久的麻坡马来式沙爹塞进牙缝、买了新衣(也非一定要买,只是看到了觉得不错就杀下来)、骑着小铁马四处逛后才发现原来只用了两个小时。不知道要说是自己效率高还是麻坡市区小 =_= 团圆饭在酒楼解决,没什么惊喜。唯一的惊讶是存放了些时间的酒竟然变固体状,真的是长见识了。饭后在家人围绕着的欢愉气氛下设计了这张图片来贺年: 马来了,就风光了咯~ 不过熟悉马来西亚政治的朋友就知道这也是拿来调侃马国首相纳吉最近说的 kangkung 蕹菜论。无论如何,马来风光这道叁巴辣椒炒蕹菜佳肴还算是蛮受欢迎的。 凌晨时分,到处鞭炮声响。我跟姐姐站在屋外透过一支支矗立的天线看着在方圆一公里之内的邻居们燃放烟火。不是很理解他们为什么舍得花那么多资金来燃烧一些貌似只有在新加坡国庆还是大节日才看得到的大型烟火。 大年初一没什么激情,直到晚上。跟中学同学们一起饮酒、用52张纸牌练习算术题、叙旧,真的好不热闹。 “这可是一年一度可以拿得到晚回家执照的一夜啊~” 好几位身为人父的朋友在心中撕裂式地呐喊,虽然嘴里是小声地说。在这里得感谢 whatsapp,把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近。虽然有时候会被无关紧要的资讯轰炸,但至少你知道对方还是关心这群朋友的。 也希望我们可以像中学时期热衷于童子军活动当儿那样再组个金山探险团。 “现在虽然不太可能执行,但以后应该会更难” 是我跟大家说的。人生太多束缚,有时庆幸能够在没什么顾虑下做自己。当然,那只是有时候的想法。。。 初二,有客到 =) 初三,回到新加坡;初四,回到办公桌。 反正元宵节还没到,新年愿望应该还生效。住思斌今年龙马精神,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