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2

逐光

追逐极光过了两晚,好累。 身在南岛的我真的很希望在回去之前看一道极光。各位不要惊讶,其实南极光跟北极光可是一体的,只是因为北半球的地形让更多人口聚集地更为靠近北极,所以也就让北极光获得较多宣传。 而要在南半球看到极光呢,除了地利要好之外也得希望有一道很强烈的极光才能让更远离极地的我们有幸看到极光。 两天后,希望能实现!

一步接一步,完成那全部

现在的我已经收拾好心情要完成接下来十多天的行程了。虽然还不能恢复全盛时期对摄影那股炙热的战斗力,但至少也慢慢走出来啦。最近虽然继续在旅途上游走,但天气真的很不作美。 也就那样,不小心体验了在雪山上遭冷酷的小型风雪洗礼的酷冷。之前就已经听说纽西兰气候多变,尤其是山区气候存在的急速骤变性。那一天参加了一个纽西兰很热门的全日 Tongariro Crossing 跨山区健行步道才让自己真正遇到了传说中的气候急速转变的现象。 刚刚晴空万里,还看得到海拔2287米高的 Mount Ngauruhoe(魔戒内的末日火山 Mount Doom)竟然可以在半分钟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能见度不到一百米的大雾(或是云)。待我有闲情才来发照片详解一下。 不过不用担心,阿斌还是安全回来了,而且多了种体验。 接下来还会再回到南岛,看看中冬的最美雪景。到时希望老天爷帮帮忙,让我带点美图回来分享啊~ 就这样啦,大家也帮我求个好天气啊~

过眼云烟

各位读者,阿斌还在这里,别担心。 心情沉淀后,很多本来涌上心头的话都烟消云散了。 最近发生了些事,是继前年后能再让我打冷颤的一件事。而每逢事件发生后,人们最关心的总是“人有没有事?“。所以很庆幸的是我没事,只是有点惋惜。 不过人生嘛,很多事情都是徒劳无功的。重要的是看看自己拥有什么,不要太计较自己失去什么。虽然说来容易,但要自己身体力行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常见到新加坡社区张贴着警惕告示“低犯罪率不代表没犯罪率”(Low crime doesn’t mean no crime),也时常以这句话告诫自己,但却敌不过有心人的勇气。 在我眼中纽西兰风景的美虽然不小心被涂鸦了一点,还是很让我赞叹的。可惜的是大家却已不能透过我之前拍的照片来欣赏她了。 但所有看过和经历过的,还是会深深地刻在我心里。 照片毕竟乃身外物,只要我还在,要给大家看美景图的机会还来日方长呢 🙂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