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1

自己的白发

很久没有接触过白头发这个字眼了。 好多好多年前喜欢在母亲坐着车衣服的当儿检查她的头发,并帮忙把白头发们一一拔掉。 “斌,要记得打结,才不会越生越多。” 嗯,看来我小时候打的结不够稳,所以母亲的白发也跟着多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不小心仔细端详自己的脸一下,才发现头上长了几根蛮显眼的白头发。 “啊~可能是最近操劳过度吧。。。 ” 自己安慰自己。 过后抓了抓头发才发现,原来内有乾坤~ 某些地区的白发竟然深藏不露。好啦,既然都发现了就不能坐视不理。我就那样对着镜子,控制着不协调的手(跟着倒影啊,都是倒反的)尝试把那几条白发除掉。 无奈,是看到白头发的表情。 独立,是要自己拔白头发。 现实,是发现很难拔~ 尤其是短的头发。 坚持,是继续努力。 固执,是一直捏到自己的手指还有不小心拔掉黑头发却还不放弃。 满足,是终于把那几条给拔了下来。 惊吓,是抓了几下头发,发现还有漏网之鱼。 投降,是顺势把黑头发盖着刚看到的白头发。 其实,我不是很介意;只是想尝试一下自己拔白发的滋味。但结论是,有些东西是自己努力不来的。。。

充实的周六

延迟了一个星期,我们的香格里拉 The Line “不肥” 终于实现了。

第一届摄影班结业

我的第一批摄影“学生”今天毕业了。 老实说,我不是很有成就感。排除自己第一次教课而出现的些许窘况;大部分也是因为不尽人意的总出席率(少数无故常缺席者)。 人类的劣根性,免费的就先霸个位,不要的话也没有损失,却不知道有好多真的有兴趣学习(也不介意付费)的人因为名额有限的关系被拒于门外。不是我自夸,我相信我自己的基础、注入的心思和讲课能力不会逊于外面收费数百元的课程,但就是因为“免费”这个心理障碍无形中给人一个不需要重视的感觉。 不会珍惜就是那样。 但我也不怪他们,毕竟是我自己“咎由自取”地付出。。。所以在双方利益关系不平衡下才会对我造成一定的心理损伤。不过看得开一点,至少我也遇到了有兴趣,而又有点开窍的学生们。在看到他们高兴之余自己也感到欣慰。另一方面,也增加了自己教课的资历。 所以哦,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对有素质的服务标个价,即使是象征式收费也好。就拿婚礼摄影来说,你有兴趣拍摄;也拍得不错,所以就想朝着方面发展而到处免收费(或是只收红包钱,十块?)接受新人的“订单”。而刚好有普通朋友看你没有收费之下就吩咐你帮他拍照。 就在你放了好多心思去拍的时候却发现其实他根本都不重视那摄影,只是认为反正你要拍就给你拍,都没损失。等你连夜赶工交了照片,却发现他隔了两个月都还没看你拍的照片,到时你就知道为什么象征性收费能够把一些不重视自己看重的服务的人挡在门槛外的重要性。 还好我在起步时没遇到这些情况,感激老天爷的眷顾。 但是哦,要报名下一堂课的学生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我会象征式收费,并把所有款项捐给日本海啸灾黎。想吃免费午餐的人,拜拜~或者还了钱还是不重视这课程的学生,谢谢你的救济。 Steady 😉

起步

虽然去年就开张大吉,但这个三月才真正算是十目刚起步接受挑战的时候。 很庆幸的,超级三月繁忙拍摄时段过了;接踵而来的是呆坐在电脑前面的后期制作。 老实说,我的“商业”摄影手法在很大程度上都是通过实战经验开窍和累积下来的。当然啦,很少人会愿意跟你分享这类知识;而且若不是实地拍摄的话,纸上谈兵通常都不是很实际。 – 如何控制灯光闪烁舞台的曝光 – 如何冻结舞蹈员的舞步 – 如何创造灯光 – 如何在众多相机中寻找出路突围 – 如何制造气氛 谁能够教我? 除了根据自己的逻辑摸索,基本上应该不会在当场找到能给你指示的人了。所以,我很珍惜每一次的挑战,也很期待下一次的挑战。总的来说,这几个周末的连环拍摄也真的让我有了新的体验,更丰富了自己的资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就算是宠一宠自己吧,硬体升级是必然的 🙂 所以这阵子也稍微多了一点开销,能赚就要能花,不是吗?(自我安慰) 也得感激战友伟贤这一排来的并肩作战,互相激励。。。 人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有梦想;而我认为更振奋的是当你一步一步朝着梦想前进的喜悦。 人生有起有落,岁月有得有失。掌握人生,享受人生,加油!

3月12日,第一次踏足 Wave House, Sentosa。感激 F&N 的邀请,参与了 Singapore Dance Delight Vol.02 的大决赛。 贴心的赞助商所准备的奖品和给大众的礼品(湿纸巾)。 雀跃的观众~ 当然啦,在门票售罄的情况下能够坐在这里是幸福的咯~ 说实在的,这一年来观赏了 F&N 与 O School 共同带来的几场大型跳舞表演(Singapore Dance Delight, The Big Groove & Recital),无形中也更深入地了解到新加坡街舞团体还有此文化的进展。

  • Comments Off on F&N 呈献:Singapore Dance Delight Vol.02 决赛

摄影近况 – 18032011

近来,忙到笑。。。 要说生活充实是真的很充实;累也真的很累;满足感也是满满;心灵空虚也还是有。 哇,几复杂一下哦~ 这是刚才跟我的摄影班“学生”们出游的合照。 是的,他们都快成为我的第一届毕业生了,哈哈~ 接着就是分享最近拍的一帧自己很喜欢的作品: 好啦,三点多了。。。 要睡了!

11032011

凌晨两点多了,够力。 最近这几个星期是我的工作高峰期,压力还挺大的。而且除了预期之中的挑战,一些半途杀出来的新难关也是蛮难搞的。不过每当看看一步步跨过去时却又感到无比欣慰。 这个星期六是 Singapore Dance Delight Vol.02 的大决赛。特别兴奋,除了因为是官方摄影师之外,我也很想看看大决赛廿支队伍的表现,当然。。。最终目的还是把那些精彩舞步给冻结下来。有时候想到自己是有点“小伟大”,尤其是当团员们看到自己腾跃那一瞬间的照片而在自我赞叹的时刻。。。 无价 无可否认,我也是自豪,但不自大。清楚了解自己的定位,自己的不足,再加以补进。。。 这是我的理想,也是推动力。 迟了,时间宝贵。。。还是快点睡。

可以 vs 愿意

还记得有一次跟老板讨论提升服务素质的可能性时,我在同事面前说我们可以尝试提供24小时服务热线。同事们哗然,就说做不到啦,这个那个理由~怎知我说如果每个月有一万块津贴呢?呵呵,每个人都静了下来,过后认为行得通。 所以哦,我们不是不能提供全天候服务;只是没有得到那个价值的回报的话是不可能多付出的。话说回来,我们其实“可以”做很多事,只是愿不愿意罢了。当然,如果可以又愿意的话固然是最好的咯。 那么愿意却不可以做的呢?我现在只能想到的是有一定的极限的事项,比如我愿意穿墙而过;但却不可以那么做。我愿意尝试拥有很多财富,但做不到。 我们真的可以做很多事,只是看自己愿不愿意罢了。所以也不要一昧说不可能;很多很多事情在愿意之下是可以解决的。 修照片修太久了,突发奇想。几天没更新了,所以来写个极短篇。。。 最近几忙一下~ 嗯,对。我“可以”每天更新,只是不愿意罢了,哈哈~ 不要逼我啦,“不愿意”这个词很伤人的。

。 。 。 。 。 。 。 开罐 F&N Sarsi 畅饮~ 恭喜自己,再度入围 F&N 博客大使,为 Singapore Dance Delight Vol.02 和 F&N Sparkling Drinks 造势。 点击:OMY 官方宣传网站的入围名单 拿了一些 F&N 礼品,包括这一只很特别,限量版的 F&N Trexi: 接下来我们十位会有更多详尽好料报导,敬请留意 http://blog.omy.sg/fnn/ ~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