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活在纽西兰’ Category

分身

还记得那一个晚上,为了拍摄这一张分身术而构思了蛮久的。。。 三个姿势是一回事;在有限的空间要拍全景图又是另一个难度(不想用广角,左右两边的我一定变形得够夸张)。 看到这张图也想起了遗失的麦簿,悲从心来~ 取景地是在一间纽西兰的 BBH 青年旅社,也是在纽西兰评价最高的其中一家 BBH。陈旧的 Billy Brown 坐落在丹尼丁 Dunedin 郊外一座小山上面。主人是一对异国夫妻(老板娘来自英国),旁边则是他们的小农场。里头有一头最不怕人类的“啦米”黑头绵羊。。。 今天放这张也是希望今年的自己有分身术!哈哈,不过那好像有点贪心,好啦。。。 我只是想要多做些事情。不过老天爷在对待每个人的时间分配是公平的,所以我就只好设定一些优先权吧~ 此周末难得想出关去拍照!虽然新加坡的大宝森节没吉隆坡的来得隆重,不过是时候出去走走看看拍拍啦~

跟银河系对话

那天教摄影时不小心从文件夹内翻到一张让全班童鞋都瞠目结舌照片,让我又追溯到几个月前的那一晚。。。 自身体验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等改次办分享会才来一一解说)。但若以摄影的技术手法来说,这张照片所需的摄影光学基础是比普通夜景来得更艰难 – 要呈现出完美星空是一回事(拍多了就熟悉啦),要把自己也放进画面内又是另外一回事。 不过那样子才特别嘛~ 我就是喜欢比较难被复制的照片,呵呵~ 还记得当我奔回相机看到成效的那一瞬间,再看着一整片星空。。。 那种感动度,已经温暖过外头冰冷的冬天夜晚了。 随手分享的照片,喜欢大家喜欢。。。 新朋友想看其他纽西兰照片的话可以到我的脸书去翻翻看: Do like and share this album if you honour my works, thanks 🙂 Posted by Sze Ping on Monday, March 5, 2012

淋湿的城市

年尾季候风,雨季的来临。 让我想起,有那么一个晚上。。。 当时距离离开纽西兰还有三天,在卖掉车子后“终于”回归徒步的日子。我其实很幸运,在那五个月内除了前后六天没有车子用,接下来都是以车代步。所以也逐渐忘了步行几十分钟的感觉(除却健行还是登山)。 这一幕是我从奥克兰码头沿着 Queen Street 走路回去 Mount Eden 沙发客主人家的时候拍摄的。看图说故事,那是一场没什么预警的雨。。。 我在慢慢凝视着天空塔 Sky Tower 过着马路时想象到这个融入人文与城市的画面,接着就开始拍摄计划而变成落汤鸡了。 自己没打伞是一回事(打伞拍照好像也没什么型,呵呵~),要一直重复过马路拍到我自己想要的景象也没那么简单: – 我不想前方对头有车子挡着地上灯光长长的倒影。 – 我不想我这一方有车子过来,要不然我就不能在非斑马线区过马路取景了。当然我也不想把车头拍进照片下方。 – 我要有很明显的动感(谢谢在照片中间飞奔,没撑伞的路人甲)。 – 我要路人们很平均地分布,有一定的空间感。(很多次都是一整堆人一起过,效果差了些) – 我不想太多雨滴溅在镜头上造成的反光,所以每一次抹干镜头后只能拍几张就要重新再擦拭,哎~ – 还要确保自己有平衡的构图,避免广角出现的变形。拍到后期就已经可以预知人潮流量的线条,所以要在按快门之前快速构图。 – 我一直都喜欢把有代表性的标志放进照片内,这张很明显。。。 谢谢 Sky Tower 不顾风吹雨打地帮我布景。 好像还有几样当下的考量。。。 不过都是小小的细节。我足足在马路中间来来回回拍了超过半个小时之久,终于筛选到几张满意的作品。而刚刚才在电脑屏幕慢慢做最后决定。 没什么,只是分享一下这少数有人出现的纽西兰照片,希望大家会喜欢~ 现在雨季啊,大家出门记得带伞 :)

摄影。后制。

聊聊摄影的后制吧。。。 其实一直以来都有些看了我在脸书上分享的纽西兰风景集的朋友问我到底是怎么拍的?尤其是一些也一样曾在纽西兰“渡长假“,一样曾到过那些地方的摄影爱好者,蛮多都会因为自己没法拍到类似风景而感到惭愧。 其实没那个必要。。。 因为我的照片都经过一些后制的。如果你认为有什么相机能够一拍出来就有类似效果的话请通知我一下,我想买一台。嗯,我不贪心,一台就好。 当然也有些死忠传统摄影爱好者会很不屑此类通过后制才呈现出来的影像,几年前的我也是如此想法的。当时还在热衷学习基本摄影知识的我一看到一些风景美图就会膛目结舌,然后鞭笞自己要拍到如此境界。在算是掌握了一定程度的摄影知识和技巧后才知道器材是有一定的瓶颈的。。。 要不然以前的前辈也不会花时间钻研黑房技巧,务必把已经摄下来的影像加工调制出能让自己更满意的效果。而现今数码世界的黑房就是电脑内的后制软件啦。 以前的我喜欢与众不同。只要一学到一些后制技巧就会大肆运用,让自己看得过瘾。 现在的我照样钟爱独特。在更掌握后制的精髓后就秉持着可以美化但不渲染地让画面重现。君不知我们常在欣赏自然美景后,在毅然决定要捕捉那画面时才发现怎么相机拍到的跟肉眼看到的是有落差的?尤其是在日出或者夕阳那黄金拍摄时段的高光暗落差问题更是让相机显得有心无力。 但我却喜欢在此时段拍照,因为我可以凭经验来判断要在什么时段以怎么样的方式测光,再靠后制来还原该景色。 趁机再分享一下黄金时刻的奥克兰~ 也很刻意地打破黄金分割线构图的原则,硬生生地把天空塔摆在中间,还是相当和谐吧? =) 改次有空再来聊。。。 有时间的新朋友可以浏览一下我的脸书相簿 -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150710521496210.451339.694406209&type=1&l=739d12368d

热气球初体验

能够在天空翱翔可是人类自古以来的梦想。 1783 年,第一粒热气球成功载着人类(之前实验性地只是把动物放进篮筐内)在巴黎上空“飘行”了廿分钟。是的,热气球是随风而飘(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所以乘搭热气球得视天气与风向。呼?那怎么确定降落地点?除非你的热气球是绑着的,要不然降落点就是多变的(那也是一种有趣的经历,请看下文)。而为了让热气球能够更有效地升空(球内气温得高过环境气温),航行时间通常都是安排在清晨(下午的话可能对降落会形成一些问题)。 意味着乘客们就可以看到日出啦~

月光下的天堂

在女皇镇住了几天,选了一个晴朗的天开车去到45公里外的 Glenorchy(格林诺奇)。 这个地方较少观光客,主要是因为一路开车进去就是一个“死胡同” - 你将进入山脉区的尽头,唯一的出口就是以原路打道回府。所以除了一些慕名征服 Routeburn 还是 Greenstone 长达数天跨过山脉的健行步道爱好者,还是一些太有时间的旅客,基本上没什么人会涉足这个地方。 虽然,她也是其中一个魔戒的拍摄地点。 但我就是喜欢找一些比较少人会去到,却又有着美景的地方。那样子拍出来的照片感觉上比较罕见也较有价值性。。。 重要的是我喜欢人家在看了照片后会有股 “哇,怎么没听说过有这么美的地方?” 而想去的冲动。 天气晴朗下的 Glenorchy 没让我失望。从女皇镇沿着 Wakatipu 湖开车过去的路途已经是风光旖旎了。。。 没想到一到了这小镇就给了我很宁静又很有灵气的感觉。 “市区”大小跟想像中没什么落差,但道路工整程度和宽敞的空间却是比预期中的好。

笨猪?

我第一次接触到 Bungy Jump 这极限运动的翻译是绑紧跳,感觉译音很接近,意思也很贴切。 其他翻译却是蛮有趣的:笨猪、蹦极。 我不是笨猪,但成功圆了自己想要挑战恐惧的参与。这张照片呢,是在皇后镇的第三跳(有点上瘾了),也更有经验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有型了,哈哈。

米佛的夜,让我痴迷

来到纽西兰之前就看过很多人在这片土地拍的美景,有些甚至是手机的随手拍都可以让人看得膛目结舌,前题是天气要好。。。 蓝蓝的天飘着几朵云,再加上壮丽的大自然景色,以现在的自动科技真的不难交出一幅好作品。 所以老实说,我越来越不会因为自己随手拍到的一些美图而开心。现在能够让自己雀跃的应该就是在比较需要技巧、坚持和运气下所得到的照片了。 在我继续说故事的当儿,请细细品尝上面这张在纽西兰其中一个必到景点之一,米佛峡湾(Milford Sound)的麦特尔峰或者教冠峰(Mitre Peak)的月光照。 我说是月光照,因为除了右边的建筑工地(还有重型机器)是被灯光照亮的之外,全幅照片的亮处都是由纯月光照耀出来的(方圆几十米都没光源了)。除了月光,我还加了另一个重点:星轨,在一片祥和宁静中凸显大自然规律,有意思吧? 眼前一秒钟,拍摄几天功。 自己裹着大衣,在冷飕飕的秋末风陪伴下看着这夜景;心里是震撼的。。。 我一直都认为,能够把眼前所见给记录下来是要看摄影师的能力。我第一次来到米佛峡湾时的天气不是很好,所以相当失望。本来就对那一趟峡湾渡船之旅抱着满怀希望,怎知道拍来拍去都不是味道后就决定择日再来,一定要还她一个清白。 拍摄前一天被困在“雪地”上已经是一个挫折,但没想到隔天的我竟然成功见到晴空万里的月色,造就了这一幅我这一趟纽西兰之旅至今最喜欢的照片。最大的原因有两个:除了自己想拍摄而再访的安排,另一个就是我还没看过一张如此让人痴迷的 Milford Sound 月光图。其实除了在蒂卡波湖(Lake Tekapo)的月光照,基本上纽西兰的其他地方好像都没人去尝试拍摄夜景啦(城市的不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难道是 Tekapo 一带比较适合晚睡?哈哈~ 好啦,其实因为 Tekapo 是纽西兰公认最适合观看星星的地方。虽然可能有官方数据显示 Tekapo 一带最接近零光害,但其实纽西兰地广人稀,很少地方有光害(在人眼和相机前)。。。那么一丁点光害差距其实真的没什么大不了。 所以我就来张特别点的,嘿嘿。。。 来回馈读者们啊~ 我可以有自信地说,要不是因为自己“还”没什么名气,这张照片可算是大师级风景作品啦~ 不过请记得,除了蒂卡波湖之外还是可以看到/拍到星轨的!(我遇到一些朋友,以为只有 Tekapo 一带的地理位置才拍得到星轨,晕) 也就是那一寒夜的数个小时,让我增加了自己在拍摄大自然风景的常识:预测潮水的倒影、在寒冷气候结雾的镜头种种,都是为接下来更好的照片铺路。 在自己细细看了这张照片,觉得满足了;但我知道还有几点可以拍得更好。 当然,我还是会再访 Tekapo 来张游客都想拍的月光星空照,敬请期待!

人生第一次冲浪

第一次冲浪。 但是却没弄湿自己,强吗?哈哈。。。 因为我只是沙发冲浪(couch surfing),而且还是借助朋友之力才能“坐食其果”。事因自己没想过会以这样的形式借宿外地“朋友”的住所,所以也没去申请;不过现在觉得还不错。 介绍一下,“沙发冲浪”这个国际网络让有住所的人可以借出沙发让外地旅客暂住(不过也有可能是入住客房)。听朋友说呢,“沙发客”在暂住的期间通常会准备一些祖国菜色来招待主人家(以示回馈,虽然未必需要),然后理所当然的是大家都可以互相交流。除却一些“沙发客”曾被侵犯的意外,基本上这个网络是一个拉近国际距离的交流管道。 现在的我身在女皇镇的“主人家”客厅,眺望着 Wakatipu 湖,等着拷贝照片的当儿好不写意地写着这一篇。 待会儿就去注册自己的沙发冲浪户口,在接下来的日子试试看自己冲浪。

现在写着这一篇的我处在一个很特别的环境,而现在的你能看到这一篇应该已经是几天后(当我能再上网的时候)的事。 介绍一下当下的环境: 气温:接近零度。 光线:月光还有电脑屏幕。 空间:车子内。 声音:打在车子的雪还有山区丛林里一些不知名的动物叫声。(麦簿运作得那么宁静) 地点:公认纽西兰最美丽的米佛道路的某一段,方圆数公里内不会有什么人(我是独自在这里)。旁边虽然有车子,不过没人。。。 应该是去需要隔夜的 tramping 了。 我刚自己生火煮了辛拉面,还加了一粒蛋。本来还要平衡一下蔬果食用量而放点包菜,但因为气候很冷(手都有点僵了)而决定速战速决就好。 会这样子也是有点阴差阳错,但我没有后悔。有点遗憾的是,我在遇到人生中第一场雪之后竟然是跑去生火煮面!那是很果断的决定,因为自己有点饿了,而且天气已经变冷,再耗时间的话说不定就没热腾腾的食物吃了(怕生不起火,虽然车上干粮可多的是~)。 而“被逼”在当处落脚是因为下雪了嘛~ 然后这条道路又是出名陡峭的,尤其是在下雨还是下雪后。。。 而且冬天啊,天色暗得比我眨眼的速度还快;然后在考虑到接下来有一段下山坡的危险道路之后,我毅然决定在这露营区渡过今晚。然后明天在天刚破晓后才继续完成那卅公里,在九点半搭上米佛峡湾的渡船。 也请不要认为我很夸张,反正是九点半;而且只要卅公里路程。最近冬天,快到八点半才日出,而且若这场雪一直下的话我倒不知道那路况会有多么险峻,说不定要以时速卅前进也说不定(安全第一啊,我又没雪链)。 也根本没想过会在冬天来临之前经历了一场雪,还是在一个荒凉的山区道路上,哎~ 言归正传。 我刚才吃了面后,感触蛮深的。。。 自己处在一个差不多五平方米的空间,里头却置放着我数个月旅程所需的东西,还包括可以自供自足数天的粮食(可以生火,也有食水)。唯一让我感到担忧的只是电子产品的电源还有车子的汽油供应罢了。 排除后两者,我所需的空间就只有那么小。。。 也就是让我感触的地方(也想起一些大城市的小房子)。 以前听过一句话,不管你有多少产业;到最后也只是需要一个身体的空间。要不是我们人类一直增加自己对基本需求的欲望,我们的生活会更简单(因为没什么人想要求上进来提升全人类的需求质量);但可能就会更开心(因为更容易满足自己)。很多人就是在想要追求更多的同时遗失了更多不能被衡量的事物,反而变得更不开心。最可悲的是自己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只责怪自己追求到的不够多。 来到这里快三个月,我不能说自己学到很多或者说达到我要的目标;但见识/体验到另一种生活却是让我觉得有收获的一件事。 像现在这种有点奇怪的处境,是我根本没想过的。这不是我想要的(因为我根本没设想过此类场景!),但当它发生之后我却可以津津乐道地躲在车子写下这一篇,那是意想不到的收获。 生活在纽西兰,我更贴近了大自然,也更尊敬大自然所赋予的一切。我相信很多人都很喜欢这里接近零光害的星空,但我现在“享受”的是接近零光害的月光。 在这里换宿的生活,让我见识到这里的人比大城市的人更懂得“亲手”打点自己的生活。当然,这里高工资的大环境不允许他们奢侈地运用其他人力资源来达到一些目的,所以造就了很多亲力亲为的典范。虽然有时候发现他们花了好多时间在处理一些家庭琐事,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他们还是可以从中得到乐趣;反之大城市的人应该不会有闲情去处理一些家务事。 生活方式,没有对错,只有适不适合。我未必适合这种很多事情都得亲手做的生活,但我认为自己懂得做这些事是一个强项。不需要常做,但在需要的时候懂得如何处理才是能体现自己懂得怎么“过生活”的品味。 在一片漆黑的环境对着电脑太久,我决定合上电脑屏幕慢慢享受月光的洗礼。 黑暗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内在的恐惧心理。 xxxxxxxx 后记:我太爱这几天在米佛所看到的景色了!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