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1

从北京归来

亲爱的读者们,阿斌回来了。。。 这一趟跟以往的自助游有很大的差别,因为这是母子游。。。 所以很大程度上是以母亲大人为主(目的地也是她选的哦~),当然也就不能安排那种十分紧凑的旅程啦~ 可惜我不是独中生(我们国中生的历史课程主要环绕在附近的马来小区域),所以对于中国历史记载也不是很了解。虽然还是可以通过导览和偷听导游的讲解,但我认为如果之前在课堂上已经有所听闻的话一定会更深入体会。另一方面,半桶水的我也就不能帮老妈子诉说那些历代故事啦。 这是点遗憾。 不过论找吃的还是交通就没什么遗憾啦,哈哈~ 总的来说,不一样的体会就是啦。。。 如常,先放几张照片来看看。。。 (一)看了很多八达岭长城人头攒动的照片;最终选择去较为少旅客的慕田峪。 (二)很荣幸可以捕捉到紫禁城配搭北海公园白塔的日落 除了处处可见的景点观光照;这一次主要也是拍一些街头随影。这是两帧自己印象相当深刻,充满故事性的片子: 上面那张,我倒是有点担心这位士兵的睏容样会不会为他带来麻烦,所以就稍微马赛克一些些。。。 哦,这是大清早在天安门广场看完升旗礼后拍到的。照片标记着 5:02am,是累的咯。。。 我是说我。 好啦,暂时这样。。。 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啊~ 睡醒后又是星期一了。

口艾

第一次被拒于深锁的酒店之外,但那也只不过是凌晨一点的事。 最气愤的是,当我在敲门喊服务员的时候,住在旁边的邻居竟然过来骂我吵醒他。 我的天,住在四合院酒店的苦。。。 等回去了再慢慢“分享”,现在还在愤怒当中。

身在北京极短篇

偶买尬,往日读到报导说中国网络的不自由度还没什么在意,现在身在这防火墙内才知道他的严重性。 Facebook,blogspot,youtube,还有一些中文论坛都去不得,纳闷。。。 虽然谷歌了,知道可以通过 https://www.securitales.com/ 浏览这些被拒于门外的网站,透过中国国家互联网防火墙,但那是需要付费的服务。。。 是可以免费测试,但每一次却只能上五分钟,好辛苦。还是有什么其他简易又免费的方法? 不过没关系,有时间就休息咯~ 思斌 北京现场报导

照片,生活不成正比

不瞒你说,有时候看到自己拍的照片会有点小成就感。 这两张是上个周末的作品。我,喜欢。。。 因为看似简单的排阵,但却非那么简单的处理方式。 而照理说看到自己的照片会感到高兴的我,应该为自己的进步而更开心啊~ 但情况并非如此。。。 因为看似简单,其实没那么简单。 P/S:现在的我,在渡假了。

《自游古晋》 – 街拍(二)

继续走在 Waterfront 对面的旧街上。。。 下图,甘密街(Jalan Gambir)一座很特别的回教堂。她身处一整排面向着 Waterfront 的店铺中,而且得穿过这小走道才能抵达内庭。 为了上面这张在烈日下暴晒,但是等到了确实值得的。 下面这张则很有特色,只有在几年一度的选举期间才能拍到此情景哦~

受邀出席了新加坡服装设计师张成辉(Francis Cheong)在奥迪时尚节(Audi Fashion Festival)的服装秀。 这是第一次看此类非开放式(这场的票价$60)的服装表演,有点小兴奋。 可惜我的位置不好,要不然大家可以看到更好角度的照片。不过不用紧,大家将就点~ 上图:向云还有很多年前看的 Pyramid Game 的主持人吴伟杰(Benedict Goh)。

《自游古晋》 – 街拍(一)

隔天早上,自个人开始从酒店走到亚答街一带随手拍。不用文字,希望你们可以看到故事: 接着这两张,等了好久才拍到的。。。

从星盖山下来后,我们就到石隆门(Bau)兜风喝水。 “顺便带你去看最特别的庙宇。。。” 无语。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说是一物二用,在让人拜拜的当儿也能充当交通圈。 在石隆门黄老仙师庙拜拜后,我们步行到了碧湖。 碧湖其实是被採出来的。以前那里是金矿,然后因为采矿者用砷(Arsenic)来洗金,而过剩的的砷就把这湖“染”成绿色了。所以那里竖立了个告示牌,警告人们不得接触这含有化学物质的水源。 下一站,新尧湾(Siniawan)。她是一个有上百年历史的老镇,万豪说这也算是其中一个古晋华人的发源地。 很宁静的一条街,还有两排很陈旧的木板店屋。据说几十年前却能吸引来自海外(包括香港)的制作组来这里取景拍戏。而如果你注意看上图在二楼窗口底下有一条分界线,那是积水的痕迹哦。。。 是因为小镇后面的河流时常淹水。而那水位会上升到十数尺高~所以在常年被河水侵袭下的外墙都“刻画”上了水位的到此一游遗迹。

那天看了一篇笑话,讲述奥萨马曾说过马来西亚是一个不能惹的国家,然后列出种种基地组织代表出差时的搞笑差错,我也就来一篇有地方文化的《麻坡篇》。 注意,如果你看得懂的话证明你相当了解麻坡民情,呵呵~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基于轰炸马国各大城市都失败的计划后,奥萨马决定转战较小但也还是算小有名气的麻坡。这一次派了13位精英,以下是他们各自的际遇: 01. 截下一辆德士,以为是跟表计程但却被砍菜头。因为没有足够马币,司机又不认识美金而被抓走。 02. 下榻市区内最高级的酒店,卸下行李去游泳池时不小心吞了一口池内的水而食物中毒被送入医院。 03. 想先尝尝地方小吃,结果在贪吃街吃乌达(otak-otak)时不小心被订书钉梗到。 04. 经过关圣宫排练舞狮的场所,听到锣鼓声以为是同党成功引爆炸弹,高高兴兴回国了。 05. 想去丹绒吹吹风,结果遇到苏丹来访麻坡而在官邸附近封路。兜来兜去找不到路,跳河自杀了。 06. 终于来到丹绒了,炸弹包包却被猴子扒走。 07. 半夜出来散心,在走麻桥的时候被钓鱼竿勾入麻河。 08. 半夜出来想行动,问了当地人哪里最热闹。。。 结果被带到马六甲去。 09. 换成白天行动,问了一群人哪里最热闹,没有人回答。然后那些越南外劳情侣就踏脚车走了。 10. 终于找到真正的当地人来问,结果在某一个周末炸伤了二马路 Maybank 和 Public Bank 前面的许多外劳。 11. 发现那些只是外劳后,转移目标去游客,结果在另一个周末炸烂了某个饼家前的几辆新加坡旅游巴士。 12. 想跟总部禀报,上传了很多照片却遇到 streamyx down;情急之下去询问,被警察抓走了。 13. 终于连上网了,却看到奥萨马死了,自己也不想活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呵呵,思斌原创,谨献给所有朋友,纯粹让大家在母亲节的周末娱乐一下。

抱歉,真的没有什么政治意图,因为我也只是来自马来西亚的永久居留,况且我也不认为我有什么影响力。而且今天本来有事不能来,但是过后世群说他会过去看看,我也就在办完事后才过去咯,主要也是凑热闹和拍照。没办法啊,马来西亚大选期间的麻坡也没有那么大型的群众大会,所以就趁现在有机会拍拍看咯~ 抱歉,一到实龙岗地铁站出来步行不久后就发现电话网络太繁忙了。啊~~~ 你可以想象那个人潮的流量了吗? 说好集会是七点到十点,我跟着人群走,差不多 9:30pm 才到实龙岗体育馆(Serangoon Stadium)对面 *郁闷* 进场前要先探个究竟,所以先找座组屋上高楼去想来张高空拍摄: 工人党在场内说全场有三万人,我的天~在场外那样看,根本不会想进去里面了。你们看那讲台被第二图最右边的树挡着了;而体育馆的入口却是在最左方,你说晕不晕? 但是有人曾说过“要拍出好的照片就要不择手段”,所以半个小时后的我拍了这些照片。 念完宣言后,大伙儿情绪高昂地离开体育馆,垄断了 Boundary Road 和 Serangoon Central 的十字路口。 鱼贯的群众在一些车辆笛声和哨子的配合下高喊着 Workers’ Party~ 好不热闹。 今天5月6日冷静日;明天就新加坡2011大选了~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