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7

我被射!

那一天,我被射!这是证据~ 眼尖的人可能会认为是“爱的留痕”,但是这印得来却不甜蜜;但也不至于很惨痛啦。。。 而如果你见多识广,应该也看得出那是大概如子弹般大小的“物体”撞击下所留下来的。 对,就是那一天参与公司的某个组织的团体培训活动蒙伤的咯。。。在哪里?来看看照片。。。 一柱擎天的水柱,但比不上我在瑞士的日内瓦见识过的射程达140米,世上冲力最大的水柱 – Jet d’Eau (大喷泉、当地的地标)。。。 还有彩虹 离题了。我们是去了新加坡知新馆(Singapore Discovery Center)去接受培训。而培训的课程就包括,彩弹射击竞技(Paint Ball)。相信很多人听过吧,我本身之前也听过啊(在马六甲亚罗加牙 Alor Gajah 那里的 A Famosa Resort 内就有),就是没份参与;也可以说是不想花费加受伤吧~ 这些是配备。。。 就是给这彩弹射伤。我尝试大力地投掷在墙壁,那些痕迹就是证据。 哈哈,好像有板有眼那样。其实那把是真枪来的,据工作人员解释只是被改装成用二氧化碳成为驱动器罢了,其余的零件都是真的哦。 我们每人有40发彩弹(不得再加),又被分成五人一组,两组互相对垒。整个射击竞技有三个阶段: 1. 气球之战 – 双方的堡垒各自有一粒挂着的气球。宗旨就是先把对方的气球射破就算赢了这一圈。不过因为赛场设计的关系,你最多也只能穿过高一米的“迷宫阵”在差不多十米外的距离尝试射破目标。而须记得的是如果你被对方射中任何一个部位的话,你就得回去自己的堡垒以重生。因为这是第一场,我们都拼了~全城攻击,哈哈~但是射击技术不到家,我连开了几枪都没射破那气球。而对方则幸运地击破我们的宝,呜呜呜~ 2. 旗帜之战 – 双方堡垒之间挂了两面旗,只要你把其中一面带到自己的堡垒再挂上就算赢了。而射中再重生的规则还是需要遵守的。。。如果携旗者在回程被射中,则得把旗帜放在地上,让另外一位队友拿。我因为身型在队中看起来最轻巧,就被委任成为奔跑抢旗者。但也就在这一个环节,被连珠炮扫射,很痛一下~不过我的队友在我殉职回城以重生的当儿成功带着旗帜凯旋归来。 3. 突然死亡 – 利用剩余的彩弹射击对方。这一次没有“重生”可言。所以就是看那一队有最后的生还者就算胜利。 也是经过这次经验才发现当阿兵哥的体力确实要很好。尤其是当你得趴下,提着那把枪、穿着“防弹衣”和不太透气的头盔在战场上小心移动的时候。所以在这里向所有保家卫国的士兵说声谢谢咯。 而其实这游戏是要培养团队精神,也即是运用手中有限的资源(每人40发彩弹)来达到目的。而在第一场呢,如果我们可以计划得周详一点,派一两个人防守的话就应该可以把那些来进攻的人一一送回堡垒重生而保住我们的气球了。不过,来拿经验啦。真正打战的时候这样就惨了咯~ 哦,都说是一整天的活动了。我们在中午时间收场,冲好凉再吃好午餐后就开始开会讨论明年大计。详情不需要在这里写出来吧,嘿嘿~ 我也不知道那个彩弹射击游戏需花费多少,毕竟是公司赞助的。但是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浏览这里 – http://www.crossfire.com.sg/

应可零之约(随行的还有敏煒、阿甘、世群和书奕),到 Victor’s Kitchen 吃港式点心。 结果是,不怎么样,或者说是不合口味啦。看 Corinne 的表情胜过千言万语~ 敏煒的手持着另外半粒叉烧包友情客串 为了弥补心灵想猎美食,却猎不到的空虚。。。我们到了下一站 – 兜售甜品的冰馆。 我点了一样和自己名字有点相像的“流氓”冰。。。 刘思斌又不忙了 刚才在点心店因为不满意那里的食物,所以拒绝拍照。但是如果出来聚聚吃东西没拍些“美食”又过意不去,所以只得随随便便来张所有甜品的大合照~ 可零的红豆芋头、我和世群的“流氓”、阿甘喝到要吐的酸梅汁、书奕的不知名小小杯、敏煒的奇异果 阿甘谈摄影谈到兴起,害得世群给榴莲刺到~ 嘿嘿,看到阿甘说什么了吗?希望一切顺利,能给自己搬架小玩意儿回来过圣诞。

爱之病你怕不怕?

前两个星期的周末,不小心经过牛车水(Chinatown)的珍珠坊(People’s Park Complex)就遇到由新加坡爱之病行动小组所举办的爱之病怕不怕歌舞秀。 当时因为脚酸,就顺便坐下来歇息一下。怎知过了不久大会司仪就放话说会有精彩的节目和礼包,哇。。。我也就继续霸着那个位咯,嘿嘿~哎呀,反正当时我刚办完事,而且距离下一个预约也还有点时间嘛,绝对不是贪小便宜!(说了都惭愧~) 纵观全场观众的年龄层,发现年龄比我小的应该都是跟公公婆婆出席的小孩子;而年龄比我大两倍以上的应该也占了五十巴仙以上。我真的像是异类~不过不用紧,这是一种新体验。虽然这表演的形式应该会是“歌舞秀”,但是司仪却诠释为摩登的“歌台”。若要追究起来,我本身是没有真正看完一整场歌台。虽然是福建人,但是因为正宗福建造纸造诣也不是很深,所以就不知道舞台上的男女主角到底为了什么事情伤心;还是两个男子为何打了起来等情节。 节目刚要掀开序幕时,工作人员履行了司仪的承诺开始分发500个礼包。。。也就让我见识到前辈们为了那棕色礼包可以撕破脸的丑恶。

我,可以代表很多人

一到公司,就有一位新加坡同事过来问我。。。 “嘿,你昨天有没有去示威?” “啊?没有啊。那个是在吉隆坡,而且参与的都是印族同胞。” “你们那里现在很流行示威对吗?前几个星期不是才刚刚闹过?” “这种是和平请示吧。不过虽然两场“示威”间隔不久,但是宗旨不一样啦。” “很乱嘞。好像柬埔寨还是印尼那样~” 我愣了一下,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站在别人的国土,感觉上他们有点像隔山观虎斗一般。而碰巧遇到我这一只从同样地区来的小猢狲就抓来问话一下。本来都已经沉重的星期一,又再给这种客观因素蒙上阴影。 接着翻开那份免费的报纸,也报导着催泪弹啊,水炮之类的新闻。。。看了之后,一切尽在不言中。 接着正式开工而当然也遇到更多同事。我嘛,就好像是大马驻新加坡大使一样,得解释一点来龙去脉。有时讲到一半就觉得我的话,可能会被他们这样传出去。。。 “你们都错了啦。我有一个马来西亚同事啊,他是说布拉布拉布拉~不是像你们说的布拉布拉布拉。。。” 吞了一下口水。人言可畏,尤其是这一类以“代表性人物”发言的课题。人家可能就只遇到你那么一个马来西亚人,所以就“敢敢”根据你的话,对所有马来西亚人的看法一概而谈。盖棺论定了咯。。。其他人若不认识其他马来西亚人就不能做比较了咯。 所以,我选择讲少少,就让他们那么说。。。 “我有一个马来西亚同事啊,他都没讲什么的。” 嘿嘿~

绕道而行

刚才搭了麻坡-新山的长途巴士,真是奇怪的路线 – 从士古来(Skudai)收费站一出,巴士竟没有转入市区;反而是用了另外一条我不知道什么名的大道。兜兜转转,花了比较长的时间才到了拉庆(Larkin)车站。 在途中觉得很奇怪,想想一下。。。应该是前两天所发生的女大专生在士古来一车站险被掳走新闻使到巴士公司指使司机们直接用小路通到车站,以防工大学生要求在士古来大道旁半途下车(因为会经过转入工大的路口)而造成危险。 到了车站,故意等到所有乘客下车了才问那位司机才知道原来昨天星期六新山几条主要道路都设有路障,据说可能是警察为了预防友族同胞的“聚会”而提高警惕,因而造成大塞车。然后巴士公司为了准时履行自己的行程表,当然不能让巴士们卡在车龙中啦。所以虽然不知道现在那些路障已被拆除了否,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甘愿绕道而行,避开可能出现的车龙。解释完了后,那马来司机又大吐苦水两三下才放我走。。。 我不知道新山那些路障和三百公里外的吉隆坡的路障有没有相同的目的。但是,毕竟又多了一番见识~ P.S:我又回到新加坡了。因为还不能在家上网,所以又得投靠麦当劳叔叔,一面吃着超值套餐;一面享受无线上网。

佳肴,家肴

虽然到新加坡“搵吃”已经一年多了,但也不超过三个星期就会回麻坡一趟。可是,我却已经几个月没吃到爸妈煮的菜了 😐 毕竟大多时候回到家凑足人数后都会去外边吃佳肴,还是去打包多多样麻坡美食回家吃。但是,我也不会忘记家肴的美味的啦。马来俗语有一个词叫 Air Tangan,直接翻译的话就是“手水” – 通常是用在烹饪上,多指母亲用“手水”煮出来的菜会特别香。 昨天中午因为妈妈不在家,所以爸爸变成了水手,把手水加在家肴内。。。 对不起,吃到一半才想到要拍照 以白粥为主(因为面粉起价),再配上三样昨晚点好的简单菜色 – 咕噜肉、苏东(乌贼)和小白菜就是在外边怎么吃也不吃不到的佳肴了。 呵呵,改次要回家的时候还想再说。。。 “爸,我回来了。家肴呢?” 注:这一篇献给在外地的游子们,是时候回家了~或许你的父母已经很久没有机会替你煮一顿好料了~

Tomyam晚餐 + 玫瑰露

酸辣的冬炎(Tomyam)再加上玫瑰露(Sirap Bandung),美味的晚餐是也~ 不懂为什么,总是比较习惯+喜欢这里的冬炎。在新加坡吃了,大多数太酸;还有不够辣。 来到马来“餐馆”就当然少不了一些特定常客: 还有来讨食的: 我一直跟它摇手说没有了它还是在那里。直到说“Tak Ada”它才离开。 呵呵,大致上马来人都喜欢猫咪。也因为有人照顾饮食,所以不难在马来饮食店看到它们的踪影。 最后,来张玫瑰露的夕阳缩影。

加班与否?

前天破例,晚上八点多才离开公司,比平时多工作了两个小时多。不要说我平时偷懒,只是不想在公司呆太久。 而就在步出公司的同时,拨了通电话给她。因为之前有时候当我在家舒服地上网时,她还在线上投诉说她还在公司打拼。所以呢,我就以为当时的她还在公司内,可以揶揄她一下。怎知道。。。 “在家休息咯~” “啊?前些时期不是听说很忙?” “不管了啦。最近被小老板欺压,所以就“罢工”准时回家咯。” “你的准时是指几点?” “五点多下班。刚才到家后还可以遛狗,然后冲凉,再和父母吃饭。很久没有这种体验了,爽~” “哈哈,那老板和其他同事怎么看你?” “她叫住我,但是我问她是不是很重要?可以等到明天吗?然后就走,嘿嘿。。。” “有性格。也好啦,难得有多余的时间做自己很久没做的事。” “对对对!” “所以啊,也不知道你这“罢工”虽然可能得罪老板,但也焉知非福。” 人们太沉醉于工作,往往就不知不觉地失去一些宝贵的东西。退后一步,发现原来减少工作时间有时候可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以前听过一句话,若加班不能提高自己的收入,就代表自己的“价码”(Hour Rate)越来越低。当然啊,你需要更多时间来挣一样的米粮就代表能力越低了咯。 不过工作也是要做,要不然没有人发薪水给我的话,难道靠写部落格为生?

被发现

那天穿着 到公司上班。屁股都还没温暖到我的座位,来了一位同事。。。 “咦?青苹果。我好像有见过。。。哦,在你的部落格出现过几次,到底有什么特别?” 非同小可。他竟然有看我的部落格? “哈哈,你也懂啊?那么怎么只看照片?如果读完整篇就应该懂它的故事咯,下次要读完啊。”随便推搪一下。 “好,好。。。” 也不是没有心理准备。毕竟在公司认识了比较久一点而又知晓对方有上网的习惯后通常都会交换 MSN 还是 Yahoo ID。而有时候开启那两个通讯媒体当然会不经意地把自己的部落格网址贴在自己的名字后边。有点矛盾啦,有时希望朋友看到我写的东西;但有时又觉得有点别扭。嗨呀,人家虽然是个大男孩,也是会有矜持的嘛~ :”> (吐!) 不过,倒是不希望自己的老板看到咯。因为他可能会认为我很空闲而叫我加班。 话说回来,倒是相当喜欢这件衣服的。颜色鲜明,又应该不会在这里与人撞衣,嘿嘿~

2.32

2.32 了。这是昨天在莱佛士坊的 Arcade 所换到的新币对马币的汇率。 对于外汇的兑换,本身不是很多经验。而印象当中记得第一次自己到钱币兑换铺是是从意大利回来的时候。当时一欧元可以换到接近五块钱马币,然后还一直一路飙升到1 : 5.2。可惜当时有点贪心(等);然后好景又不常在,欧元贬值到我也不想去换了。其实也不是很低,只是当时认为自己应该还有机会到欧洲去(烧香拜佛一下),所以也就不紧张去换咯。 其实打算不换过后,友人就告诉我说欧元那么强劲,一定会在上的啦~我也就反问他咯 “那么我拿一千欧元给你,你照今天的市价换给我,外加上五十马币就好。” “哪里可以?接下来一直掉怎么办?”而他又马上改口供。。。 所以嘛,话不要说得太早。这种会波动的数字,大家还是保留点比较好。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