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2

2012九月的周末

这几个星期,思绪澎湃。 职业。事业。 亲情。感情。 有时候觉得自己不小心让真的可以好好平心静气的时光溜走,啊~ 那段处处绿野蓝天的日子。 但我不眷念,真的。处在什么环境都可以活得精彩是我其中一个做人的理念。 说错了,可不可以是一回事;愿不愿意是另一回事。所以纠正一下,我愿意活得更精彩,无论在什么大环境之下。 九月,自己的月份,加油!

摄影。后制。

聊聊摄影的后制吧。。。 其实一直以来都有些看了我在脸书上分享的纽西兰风景集的朋友问我到底是怎么拍的?尤其是一些也一样曾在纽西兰“渡长假“,一样曾到过那些地方的摄影爱好者,蛮多都会因为自己没法拍到类似风景而感到惭愧。 其实没那个必要。。。 因为我的照片都经过一些后制的。如果你认为有什么相机能够一拍出来就有类似效果的话请通知我一下,我想买一台。嗯,我不贪心,一台就好。 当然也有些死忠传统摄影爱好者会很不屑此类通过后制才呈现出来的影像,几年前的我也是如此想法的。当时还在热衷学习基本摄影知识的我一看到一些风景美图就会膛目结舌,然后鞭笞自己要拍到如此境界。在算是掌握了一定程度的摄影知识和技巧后才知道器材是有一定的瓶颈的。。。 要不然以前的前辈也不会花时间钻研黑房技巧,务必把已经摄下来的影像加工调制出能让自己更满意的效果。而现今数码世界的黑房就是电脑内的后制软件啦。 以前的我喜欢与众不同。只要一学到一些后制技巧就会大肆运用,让自己看得过瘾。 现在的我照样钟爱独特。在更掌握后制的精髓后就秉持着可以美化但不渲染地让画面重现。君不知我们常在欣赏自然美景后,在毅然决定要捕捉那画面时才发现怎么相机拍到的跟肉眼看到的是有落差的?尤其是在日出或者夕阳那黄金拍摄时段的高光暗落差问题更是让相机显得有心无力。 但我却喜欢在此时段拍照,因为我可以凭经验来判断要在什么时段以怎么样的方式测光,再靠后制来还原该景色。 趁机再分享一下黄金时刻的奥克兰~ 也很刻意地打破黄金分割线构图的原则,硬生生地把天空塔摆在中间,还是相当和谐吧? =) 改次有空再来聊。。。 有时间的新朋友可以浏览一下我的脸书相簿 -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150710521496210.451339.694406209&type=1&l=739d12368d

Many men chased the dream of flying since ancient times, but not until 1783 when the first hot air balloon carried a human on a twenty minutes flight in Paris. Ironically, we can’t determine the landing site of hot air balloon unless it’s tethered, as the balloon will lift and land downwind. Sounds adventurous? Indeed, […]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