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1

新加坡2011大选亲民行动

今早搭巴士到了大巴窑巴士总站,下车后吓了一大跳。一大班身穿白衣白裤的某党党员们在到处和经过的群众握手问好。 唉~只可惜他们迟了些些出动,要不然应该能入围上周末刚落幕的《红星大奖》最佳临时演员奖。 自己也看过、经历过马来西亚大选期间,候选人还是党魁们拉票的“假惺惺”态度,第一次在新加坡遇到了还是很不舒服。 快步走过,却被一位“肮割”逮到。 “哈咯你好,我们是 xxx 党的。” 伸出他的手。。。 “我只是永久居留。” “哦,好,哈哈~” 他就把手收回来。 “但我的老婆是新加坡公民。” 看到他那么现实还真的有点看不过去,就骗了他一下。 “哦,哈哈~ 你好你好。” 手又伸了出来。 “哈哈~ 她在外地公干两个月,不能回来投票。” 他露出很尴尬的表情,而我稍微握了他的手后就走了。 昨天才刚提名,今天就遇到这种状况。看来这来临星期应该还有更多精彩的画面。毕竟是第一次在异乡遇到大选,应该找机会去参与一些民众大会,哈哈~ – 思斌,路过社,大巴窑现场非实况报道。

小外甥(儿童不宜)

摄影是记录,希望我的外甥长大后不会怪我。 上周末在吉隆坡拍的两兄弟,笑容还蛮相似的,虽然样貌不是很“雷同”。

神台?

咚咚咚锵~万众瞩目,重金打造的新加坡部落格大奖又回来啦~ 去年成功送出一大堆奖品给得奖者,并把十位优胜者护送到香港狂欢。。。 今年则更换大本营到了墨尔本~ 欧买尬。。。 真可惜,我不能参加。 *点击图片看全体评审团的阵容。 因为被邀请成为评审之一哟~ 呵呵,所以才说很荣幸地上了神台,不能再参加这一届的比赛了。 第一次当评审哦,还不知道怎么办。。。 只是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这个部落格的盛事,谢谢啦! 所以大家也就知道我那一晚漏夜的自拍照是有什么用途啦,啊哈哈~

人在古晋 – 砂拉越 416 州选

刚回到新加坡。。。 从4月16日投票当天早上的乌巴鸟(Ubah Bird), 到晚上还在计票当儿拍到,被装饰得很有政治色彩的古晋地标 都默默地见证着砂拉越城市地区的变天 思斌恰好在上个周末身处古晋,有了一个很不一样的古晋之旅。。。 下回分晓 =)

旅游的心

最近因为忙着筹集资料,所以那颗好久被冷落的旅游之心又开始活跃起来。 有时候很佩服那些旅行社的行程,在那么短短几天就能够把那么多景点给一网打尽,而且价格还算相当合理。不过众所周知,那种赶鸭式地走马看花并不是每个人可以接受的。虽然崇尚自助旅行,我也并不排斥此类跟团旅游方式,只要参与者开心就好~毕竟每个人对旅游的定义不一定一样的咯~ 有时候泡论坛看游记泡到累了就会看看自己以前写的游记。好想念自己的《欧游记》,也很佩服以前的自己可以花那么多心思在撰写那些游记。也很庆幸自己有那么做,因为毕竟是自己的一个记录。。。 现在看回了还是觉得很新鲜,好像重回当时那样,尤其是奥地利落难记还有软性毒品初体验。 这个周末要休闲点。。。 充充电。

夜间自拍(一)

因为需要一张近照,所以就在昨晚空闲之余策划一下,想拍张特别的个人照。 条件: (一)户外 (二)夜间,因为我要自己打灯 (三)要有线条的配合 (四)不要太复杂的色调 (五)自然的表情 在房间想了两三下,就在半夜收拾包包到组屋区附近的天桥下安装器材拍摄: 嘿嘿~ 放在 Facebook 内(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pid=8934902&l=fe140d8552&id=694406209),竟然有那么多人 “like”,真的是惊喜。好啦,鞭笞自己拍更多主题照片~

09042011

昨天订了机票,会在五月尾飞。。。 去哪里呢,再告知。 这也是这九个月来的第一次旅游吧。原定的年初韩国之旅因为某些事故胎死腹中,所以现在就更期待这一次的出游啦~ 也是慰劳一下自己这几个月的辛劳,并算是为接下来可能会更忙碌的年尾充充电。 哦,发发牢骚。那天被人事部的人“请”去做某个节目的“摄影师”。哎~被邀请时那人就很奉承,让我有被重视的感觉;哪知到了当天我就有点被差遣的小二。最基本的礼貌,你也应该记得我的名字吧。。。我不姓“K 么”;名字不是“热 man”。。。 我认为至少 Photographer 还好过 Cameraman 很多咯。。。 Photographer 应该算是摄影师;Cameraman 是掌镜师,照理说只算是操作相机的人。 不过我是很敬业的啦。心里是不太高兴,还是完成了任务。 算啦~ 下不为例。 明天想去拍照!哈哈~好久没有休闲地拍了。。。

2011 清明时节

清明,回麻坡扫墓。 也顺便跟几位中学同学聚聚,更新一些朋友之间的动向。过后发现原来很多事情都是靠 Facebook 在联系着双方。以前的我们可能是通过电话、简讯还是几个月的一次见面才能得知某某人的最新消息。现在就大不同咯。。。 大家担心的不是得不到消息,而是怕不能通过 Facebook add 到你。 然后在 The Store 逛逛,又看到一些很熟悉的脸孔。哦,因为我中学时期都会在超市打假期工(part time promoter),所以难免会见过很多该超市的促销员。看着以前的少妇变成安蒂;中年男士变肮个的现实,心理还真感叹。 他们就那样把这十多年的时间卖给了那公司。我不知道他们间中除了薪水以外还有得到什么;但我相当确定的是除了该公司,他们应该也不敢想像在其他地方工作的情况了。 我没有资格说他们的生活一成不变,因为那很表面。无论他们想不想换工还是怎样,开心才是最重要。 有些人在短时间的巨大变化可以凌驾一些人很多年的“尝试改变”,主要是取决于自己的决心和毅力。套句老话:想改变生活;就得改变思想。尤其是当某人有了一个理想之后的付诸行动。 随着越来越清晰的画面,我相信向前进的脚步会越来越快。 大家加油~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