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2

游走东南亚

去了柬埔寨和越南,发现当地旅游消费不是想象中那么便宜。景色方面,蛮喜欢越南的。。。 回头再来写些东西~ :)

跟银河系对话

那天教摄影时不小心从文件夹内翻到一张让全班童鞋都瞠目结舌照片,让我又追溯到几个月前的那一晚。。。 自身体验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等改次办分享会才来一一解说)。但若以摄影的技术手法来说,这张照片所需的摄影光学基础是比普通夜景来得更艰难 – 要呈现出完美星空是一回事(拍多了就熟悉啦),要把自己也放进画面内又是另外一回事。 不过那样子才特别嘛~ 我就是喜欢比较难被复制的照片,呵呵~ 还记得当我奔回相机看到成效的那一瞬间,再看着一整片星空。。。 那种感动度,已经温暖过外头冰冷的冬天夜晚了。 随手分享的照片,喜欢大家喜欢。。。 新朋友想看其他纽西兰照片的话可以到我的脸书去翻翻看: Do like and share this album if you honour my works, thanks 🙂 Posted by Sze Ping on Monday, March 5, 2012

淋湿的城市

年尾季候风,雨季的来临。 让我想起,有那么一个晚上。。。 当时距离离开纽西兰还有三天,在卖掉车子后“终于”回归徒步的日子。我其实很幸运,在那五个月内除了前后六天没有车子用,接下来都是以车代步。所以也逐渐忘了步行几十分钟的感觉(除却健行还是登山)。 这一幕是我从奥克兰码头沿着 Queen Street 走路回去 Mount Eden 沙发客主人家的时候拍摄的。看图说故事,那是一场没什么预警的雨。。。 我在慢慢凝视着天空塔 Sky Tower 过着马路时想象到这个融入人文与城市的画面,接着就开始拍摄计划而变成落汤鸡了。 自己没打伞是一回事(打伞拍照好像也没什么型,呵呵~),要一直重复过马路拍到我自己想要的景象也没那么简单: – 我不想前方对头有车子挡着地上灯光长长的倒影。 – 我不想我这一方有车子过来,要不然我就不能在非斑马线区过马路取景了。当然我也不想把车头拍进照片下方。 – 我要有很明显的动感(谢谢在照片中间飞奔,没撑伞的路人甲)。 – 我要路人们很平均地分布,有一定的空间感。(很多次都是一整堆人一起过,效果差了些) – 我不想太多雨滴溅在镜头上造成的反光,所以每一次抹干镜头后只能拍几张就要重新再擦拭,哎~ – 还要确保自己有平衡的构图,避免广角出现的变形。拍到后期就已经可以预知人潮流量的线条,所以要在按快门之前快速构图。 – 我一直都喜欢把有代表性的标志放进照片内,这张很明显。。。 谢谢 Sky Tower 不顾风吹雨打地帮我布景。 好像还有几样当下的考量。。。 不过都是小小的细节。我足足在马路中间来来回回拍了超过半个小时之久,终于筛选到几张满意的作品。而刚刚才在电脑屏幕慢慢做最后决定。 没什么,只是分享一下这少数有人出现的纽西兰照片,希望大家会喜欢~ 现在雨季啊,大家出门记得带伞 :)

申请护照记

某天需要回到马来西亚新山去 Pekan Rabu 办理新护照,没办法。。。 上回不小心留给了纽西兰某个不知名人士当纪念品了,哎~ 然后基于所有遗失护照案件都得在马来西亚移民厅处理,所以我一早就骑车过长堤啦~ 网站说该部门七点半开始服务大众,我在廿分钟前抵达,已有差不多卅多个人在排队领号码了。 大概 7:45am,终于感觉到队伍在往前移了~ 差不多廿分钟后就到我啦。 “我的护照不见了。。。” “这些表格是网上下载的吧?都不能用~” 官员一面翻着我的表格,不耐烦地说道。 “呼?那要重新填写重新排队?” “嗯,没办法。呐~ 这两份,仔细地填。” 杯具啊。。。 看了那份新拿来的表格,除了因为网上版本是扫瞄版,所以有点歪,其他要填写的东西根本就是一样的啊!没办法,都被踢出来了就硬着头皮重新填吧~ “对了,还要找宣誓官~” 那官员提醒道,“旁边那里有。。。” 填好表格,就一直等待宣誓官的到来(据说九点左右会来开台帮人审核表格再盖章)。等待的同时跟一位看起来很有杀气的印度同胞聊起来。 “你也是在等宣誓官?” “嗯,你的护照也不见啦?” “对,在纽西兰,嘿嘿~” “纽西兰都会发生那样的事?” “人没运气吧。。。 你呢?在新山这里?” “嗯。上星期,哈芝节前夕。” “被抢?” “刚换了五千马币(他在新加坡工作),骑着摩托车要回家时突然被踢倒。然后他们一行四个人就下车,一个拿刀子割我的手。” 说着就翻起手背给我看那还泛红的割痕。“两个人压着我,另一个拉走我的包包和搜我的口袋。” 他一脸的无奈,更让我听得心酸。 “五千块啊!两个月薪水都没啦~ #$(&^@!” 有些时候粗口是不分语言的。 “而且拿了护照还得重新去公司申请员工证,然后再去机场申请通行证,真麻烦。” 过后才知道他是在樟宜机场内负责搬运东西的员工。 虽然他是个陌生人,但毕竟大家也算有缘在该处相见,所以听到那故事也替他惋惜。而看到他那相当魁梧的身躯和蛮霸气的面相竟然也会被歹徒盯上的同时,我觉得那些抢匪只认敦姑阿都拉曼(马币上的肖像)而不畏任何人了。 自从2011年3月,所有因为护照被抢而需申请新护照的受害者已经无需把警察报告呈交上去(除非在国外遗失那就得国外警察报告)。我想想看,废除这规格说好听一点是为了降低这两个政府部门(包括警察局)处理手续所耗费的人力,其实应该是想让诸多被抢的人在不需要报案的情况下可以直接申请新护照,进一步降低浮上水面的抢劫率。生活在大马这个社会里,我们都大概知道报了案其实也不用指望拿回什么东西(而且警方懒散的态度可能会让人更冒火);而新程序实施之前被逼要报警也是为了那张报告才能去申请护照,要不然很多人应该是为了省事而就让护照、钱财那样随风而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到了九点半啦~ “哈咯,通常宣誓官几点到啊?” “这个时候吧~” 再等了十分钟,还是没消息。 “吧唧,请问宣誓官怎么还没到啊?有没有他的电话,可以联络一下问他几点到?” 没有他的盖章我就不能领号码 “早上他说有点病要去看医生,应该快过来了。” 再等到十点钟,“据说”该宣誓官依旧在等待看医生的队伍后,我决定到另一间移民厅去办手续了。 去了较靠近的 Ayer Molek 分行,好不容易把摩托车停得工工整整之后又被告知那里已经不能报失护照了,被逼去 Kempas Setia Tropika 里的新总行。郁闷的事在后面,天空竟然飘起细雨了。。。 […]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