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12

半年

经过了半年,我又要回到职场大展拳脚啦。。。 回来后遇到一些知道我在纽西兰打工度假的朋友时,大多数会得到类似的惊叹提问 “你回来啦?啊?竟然快半年了?” 老实说,身旁工作人士的生活在这半年里好像都没什么大改变;所以让我在重新衡量自己当初做出这个决定的当儿觉得,幸好还能趁自己年轻 *干咳几下* 之时把握这几个月丰富一下人生资历。很多人都会羡慕说那一定是个很好玩的旅程,但我只能模棱两可地说 “可以分享的大多数都是好玩的时光;不好玩的则自己收着慢慢受用吧~” 还记得那天哥哥问我在那段日子内有什么趣事的时候让我有点错愕。仔细回想一下后只是想到在首几个星期过着群体生活,大家开开心心一起数落工作的乏闷;再一起窝在厨房准备晚餐和隔天的午餐,然后周末出游的那段日子。接下来自个儿兜走的日子也不是说没什么趣事,但印象当中有趣的事好像应该都发生在人多的情况吧。 的确,人还是群体动物啊~ 怪不得我跟相机擦不出很大的火花,只能拍出还不错的烟花。 无论如何,在纽西兰的日子真的让我收获不少。除了认识了更多朋友,从大家身上学习到很多道理;也在风景摄影(尤其是夜间摄影)这条路上快速地前进。虽然失去了首四个月所精心拍摄的照片,但随后在剩下来的日子的努力还是可以让大家品尝这片净土的美丽的。。。 下来,分享一下最近弄好的三张图: (一)偏冷的库克山,枝桠上还残留着前一天下的雪。 (二)缤纷的彩虹划过奥克兰市区。为了这张照片,阿斌可是冒着被开罚单的险驶入一个禁区。 (三)偏热的 Mount Maunganui 夕阳。 三种色调,三种心情。 你最喜欢哪一张?

热气球初体验

能够在天空翱翔可是人类自古以来的梦想。 1783 年,第一粒热气球成功载着人类(之前实验性地只是把动物放进篮筐内)在巴黎上空“飘行”了廿分钟。是的,热气球是随风而飘(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所以乘搭热气球得视天气与风向。呼?那怎么确定降落地点?除非你的热气球是绑着的,要不然降落点就是多变的(那也是一种有趣的经历,请看下文)。而为了让热气球能够更有效地升空(球内气温得高过环境气温),航行时间通常都是安排在清晨(下午的话可能对降落会形成一些问题)。 意味着乘客们就可以看到日出啦~

新加坡国庆 2012 烟火表演

回到新加坡的首几天都往外跑,更为认识新加坡一两下。而前天适逢新加坡国庆,也应了上个月就安排好的邀约,前往滨海湾很有代表性的建筑 One Fullerton (一号浮尔顿)拍摄烟花。 这是一场特别为所有 Fullerton Hotel 和 Fullerton Bay Hotel 客户准备的一个观赏烟火活动。须知,每逢滨海湾有任何节庆活动(包括即将来临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时,这两家拥有最佳地点和标志性的酒店都是很热门的住宿选择之一;而此类为了回馈客户所设的额外观景活动更是红利啊~ 避开所有人潮,却又拥抱着完美滨海湾美景的观望点,夫复何求? 虽然只能眺望浮动舞台,但我们都可以通过现场的大荧幕收看现场直播的国庆典礼。当局也贴心地提供了饮料与小食,让大家在等待重头戏烟花表演的那两个小时之内不用为了饿肚子而操心。 晚上 7:55pm,大家雀跃地迎接第一波在空中绽放的烟花,而阿斌也就聚精会神地捕捉那绚丽的,被烟火点缀的五彩缤纷的滨海湾夜景啦。 精华,一张就好 :) 在此感激浮尔顿酒店和城市发展局的邀请,让阿斌体验了不一样的璀璨国庆夜。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