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8

有关斑马的猜谜游戏解答篇

几个人参与了猜谜游戏,但没人猜中。。。 没办法,可能问题难度太高;或者说答案太无厘头。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那道问题: 问:要如何辨认上图哪一只斑马是真的? (提示:答案有点热) 其实答案很简单。。。 其实只需注意看。。。 啊?看不清楚。。。哎哟,真是的。。。好啦好啦~算我吃亏点,掩着鼻子走前去。呐~来张正面(对不起,是斑马或者鸡不拉“Zebra”的背影)照。 真的假不了;假的大不了~ 后记:提示说了“答案有点热”。如果你猜中的话,可想而知。。。那“与答案有关的奖品”会是什么。 快闪~

有关斑马的猜谜游戏

请看以下几天前摄下的驷马难追站岗图片: 问:要如何辨认哪一只斑马是真的? 猜对者,思斌将赠送与答案相关的礼物一份(所以请务必在留言时填上正确的电邮方便联络)~ 提示:答案有点热。。。明天或后天揭晓。

樟宜机场纪念品

人潮。。。 白纸。。。 蜡笔。。。 模板。。。 老少咸宜。。。 这,就是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Changi Terminal 3)准备来送给大家的纪念品。 所有材料免费供应;只需自我创意就行。

2008屠妖节

也不知道到底今年的屠妖节*是10月27日还是28日。这两天的说法都不太一样(官方说法27日;但有些印裔同事说应该是28日),但对我来说27日好像好一点。。。因为那就代表了一个连续3天的周末休闲期,呼呼~ 昨天晚上与一些博客朋友去唐人街附近的 Maxwell Food Center 解决晚餐。但因为自己比较早抵达,就自个儿兜着唐人街随手拍。。。也就不小心拍到这张佛牙寺,唐人街店屋与商业大厦的合照。 可惜的是,佛牙寺大门深锁。所以不能登顶拍摄环市夜景。 吃饱后相约去新加坡的印度同胞大本营 – 小印度(Little India)走走拍拍,顺便也感受一下友族同胞欢庆节日前夕的热闹。

一秒钟名人

通常都比我的老板迟抵达公司(但还是比很多同事来得早),所以在路过老板办公室时都会若有所思般地低下头走过,避免提早被叫进去喝咖啡而让我被逼跳过我的早餐。 “嘿思斌,上电视啊?”椅子都还没接触到我隔着牛仔裤的屁股温度时就被那熟悉的声音问起。 “啊,err。。。”我脑海顿时跑过两个可能性: 1. 就是那个 OMY 新加坡部落格大奖的片段 2. 几个月前路过丹绒巴葛(Tanjung Pagar)时被新传媒节目《xxxxx》(忘了,不过是星期六晚上时段)的采访队叫住,对着摄影机回答了几个关于护发的问题。 也就在电光火石那一刻,抛回一个问题给老板。。。 “唔,那个关于头发的啊?” “是啊,在乌节路那种路边的。” “那个是走到一半被抓来问话的,呵呵~” “我就看了很眼熟,真的是你,哈哈~” “啊,哈哈~”还好他就走开了。也还好,不是那个部落格大奖的短片,要不然应该就会有更多衍生的问题。 说起那个采访。。。那一天在 Tanjung Pagar 地铁站附近走动时就被一个人拦着。 “先生,我们现在正在拍摄一个节目,主要是想探讨新加坡人对“饮食造成脱发”这个课题提供一些意见。可以帮帮忙分享一些你自己的看法吗?” “问题是,我认为压力和遗传也是其他因素啊?” “哦,更好。你不一定要说饮食,我刚才那么说只是给你一个例子。总之你可以随性地针对这个脱发的原因发表,可以吗?” “好吧。。。” “太好了!你等一下,我叫摄影师过来~”然后就挥挥手兼大声呼叫她的同事过来。 “嗯,你现在看着我,然后再重新说说你认为新加坡人的脱发的原因会是什么?”接着示意摄影师开始录影。 “其实,我认为呢~脱发主要分为几种:有老夫子型的;地中海型的;前秃后翘型的种种。。。而其中老夫子型的呢,通常患者会把头发数量修剪成双数,以方便他们平衡地开中线。俗语说得好,十个光头九个富。其实大家也不用什么烦恼。。。只要记得常上《思斌的部落格》 www.szeping.com 看看就可以了~”说完后眼前一暗,原来我的头已经被摄影师用录像机重重地扫了一下。 开玩笑的啦,其实我也忘了自己说了什么台词。。。毕竟都过了几个月了,不过大概是如此: “我认为脱发的原因大致上分成几种,可能是遗传、压力或者饮食所造成。其中饮食大多数就是因为日常生活中服食了大量盐分或化学药物而造成的。” 是咯,就那么短短两小句。有趣的是,在节目播出前几天出炉的预告片中,制作组竟然也剪辑了我所说的“可能是遗传”这几个字为宣传片段。。。所以造成我一些喜欢守护在电视机前的同事与朋友都看到这片段而纷纷来问我是不是签购什么护发配套或者是被聘请说那几句话。 而在播出当天,我也是找了架电视来观看那节目。。。呵呵,我-真-的-只-是-出-现-了-不-到-两-秒-钟-~而且没什么新鲜感,应该也就是预告片用的那个片段。。。借出装有 TV Card 的电脑荧幕朋友在看到有街头访问片段时还沾沾自喜地说,“你出现了通知一下,我这样按一下就可以打印荧幕(Print Screen)了。”他竟然没想到就在他说那句话的同时,我也在荧幕内说着那几个“可能是遗传”的字。所以呢,没办法让我的朋友大显身手与大家分享我“上镜”的片段。 好像越扯越远。。。只不过当了那一两秒钟上镜的人的我竟然忘了那个周六黄金时段的资讯节目(是几个小单元组成,然后由其中一家北京101还是云南健发中心赞助的,知晓的人留个言啊~)名称。不过不用紧,又不是为我量身订做的节目。。。

大伙儿周五晚上抵达麻坡,喝茶聊天回家就寝。。。为了就是隔天的马六甲一日游之旅。 本人与雷门虽然贵为“主办当局”,但基本上还是很随性地编排路线。一行八个人在 Pahlawan Mall 喝了星巴克就到后面的 A Famosa 古堡走走咯。 拍照、分享重游的感想、在“山顶”许愿、说笑。。。还好大家可以顶着烈日的侵蚀,继续路程。不过可能是因为天气酷热,少俊似乎不太能够接近热情的另一堆人。。。 没关系的啦,开开玩笑罢了~ 一路下山,在 Christ Church 外坐着休息的当儿,四位女生竟然玩起“群自拍”: 真的是招摇到~~~ 午餐,就在鸡场街(Jonker Street)和记鸡饭(粒)解决; 然后再转去喝 Cendol。。。 间中,世群则一直贡献了一些宝贵的时刻: 剩余的随手拍,看下边。。。 (注:这是我第一次尝试以16:9的比例(就是宽屏电视的尺寸)来“裁剪”照片,请多多指教) 说真的,这一趟带人来麻坡游玩的计划其实不是非常周详。嗯,只因没办法带他们到麻坡几个代表性的地标去走走看看,然后我在回来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没有在麻坡跟他们拍到照!呜呜呜~留给下一次吧,让我们化这次的遗憾为下一次的动力。

再度入围

可能有些读者已经知晓,但我还是要小小声再说一次: 《思斌的部落格》竟然被《第二届大马中文部落格祭》的筹委们点中成为入围“2008 十大推荐部落格”的候选人。 之前知晓这个奖项不接受提名,而是由《大馬部落》内部筛选奖项就没去理会。因为也没冀望可以染指此类相当有代表性的奖项。怎知,竟然得到筹委们的眷顾而入围了哦~这是此奖项的诠释: 2008十大推荐部落格 – 你们未必是他人眼中最佳或最受欢迎的部落格,但却是值得中文博客留意的部落格。 哦,呵呵~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值得留意,但从今天开始多留意一下也无伤大雅。如果点击以上标志去看入围名单的话,可以看到筹委对所有入围部落格的评价,这。。。是我的: ================================= 5. 思斌的部落格 http://www.szeping.com/ 推荐原因:以摄影文字分享大马人在新加坡与国外的生活。博主旅游过欧洲几个国家,所寫的遊記引人入勝,精彩刺激,其中的毒品接觸一文,有另一翻見識,是很用心經營部落格的一位博客,从他的部落格会发觉原来身边我们周遭发生的事。 ================================= 最后一句好像不太顺口,不过不用紧。而为了让新来光顾的客人回顾一下筹委所提到的一些推荐原因博文,我就再重提一下咯: – 这是我的四月暴走欧洲四国记后记(内附所有两打廿四篇游记) – 懒惰啊,那就直接看推荐原因内提到我在阿姆斯特丹的大麻毒品初体验 – 这些是我的摄影小作或者直接去 http://picasaweb.google.com/szeping.low/ 再重申,我可不是“大麻仔”~呵呵,因为上回跟同事分享我的“毒品蛋糕食用记”后被冠上此称号几天。 本来傻傻的,也不知道入围了要怎么做?过后仔细读了读才知道此奖项没公众票选环节也松了一口气,要不然我又要像几个月前入围新加坡部落格大奖《最靓摄影部落格》那样拉票拉到手长脚长了~ 虽然不用拉票,但看样子应该会在11月22日来到这场地出席颁奖典礼吧~ 项目:2008 第二届《大馬中文部落格祭》颁奖典礼 时间:6pm开始索票,7:45pm入场 地点:Dewan Sivik, PJ (MPPJ 对面) 地址:Majlis Perbandaran Petaling Jaya, Jalan Yong Shook Lin, 46675 Petaling Jaya,Selangor Darul Ehsan, Malaysia. 电话:603-7956 3544 哦,其实也报名了其他奖项。但就要看11月才出炉的入围名单是如何的了。 老套话一句,入围就是肯定。思斌,加油! 再小小声说:刚从麻坡回来新加坡,小累。。。

撞期

这个星期六,老朋友结婚。 这个周末,几位博客朋友相约回另一个博客朋友雷门的家乡。 撞期,郁闷。 一边已是几年的友谊; 一边将是共乐的回忆。。。 叫我如何取舍? 咦?还好,老朋友在故乡麻坡举办婚礼;而雷门也是麻坡人。

午餐

午餐时间,是我身为上班族每天迎颈长盼的时段。 但,有时也不尽然。 如果到了食阁时发现没有空位,或者是已经布满了雨伞、纸巾的桌位的时候就是很懊恼的时刻了。有时还真想把那些纸巾占为己有;然后再施施然走掉,就让那些后来坐上的人与之前霸位的人来个冲突,点缀一下整个已经闹哄哄的场合。 还好你们知道我不是坏人。而且,我自己有自备纸巾。。。不过如果因为突然下雨而忘了带雨伞时,那股冲动还是会缠着我的。 除了为人潮烦,另一个有点伤脑筋的就是根据群众决定到哪一个食阁吃。我本身已经被同事冠上“垃圾桶”(褒义,因为不挑食;而且他们口中不卫生的杂饭档对我也没有杀伤力)的称号,所以通常不需要提供任何意见。但有时候决定了某地方后,也会不经意发现有些人露出些许“显掉”的眼神。 我可不管,因为若你们的“随便”已经说在前头了就不要口是心非。 但有些时候也是很头大,因为其实距离公司远一点(以我的步行速度来计算,十分钟路程)的地方会有比较多选择的熟食档(也是贪新鲜,反正可以看到不一样的上班族)。但如果有人建议时总会遇到一点波折。 “很热啊~” “去那么远?” 不过没关系,今天就因为要办点事而自己一个人走去某个看似很远的地方吃。原来,我的想法是对的。呵呵,没真正去过的地方想像起来都是蛮远的。我走过几次,其实就和我们不时都光临的某食阁距离差不多。但是没有逻辑思考的话倒是很难分辨得出拐左拐右的三分钟路程其实不比三分钟直走来得短。 改次有机会也让我这垃圾桶在午餐时间提点同事一下。

世事无绝对

前几天看到金融新闻提到冰岛面临“国家破产”的危机,刚才突然想起就花了点时间在网上读多一点关于这很震撼的新闻事迹。 想不到,去年才被联合国遴选为《全球最适宜居住的国家》的冰岛也会从几个月前的风风光光不小心跌入这可能是《全球第一个破产国家》的窘况。要不是金融危机,应该也没有几个人会知晓原来冰岛负了那么多债;或者说也没有人会认为欠了那种债会导致国家金融的全盘崩溃。很多事情都是那样,等到东窗事发时才会有很多的“原来这,原来那。。。” 嗯,还好当初没打算移民去冰岛。 还有,就好象最近的毒奶事件,我本身认为其实世界各地还是有不少的无良商家在暗地里制造非规格的产品,但。。。知晓的人不敢说;敢说的人不知晓,所以大家还是继续使用吧。。。世事无绝对,说不定不久的将来又爆出一个更出名,家家户户都在使用的非规格产品品牌。到时大家可不要太惊慌 – 因为发现得早总比还没发现好。 为了再次证明世事无绝对,明天可以尝试去买博彩。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