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熬夜写出来的,原文在此 –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sze-ping/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同胞们我们为何离乡背井/10151574433746210

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是来自麻坡的80后,已经在新加坡生活了六年。现就职于一跨国企业,前途不错;业余时间帮人捕捉美好时光,感觉良好。但会让我感到更完美的是你能听听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一些心声。

这几年来除了被 “几时要结婚啊?”这六个字问得很郁闷之外,另一个让我很无奈的六个字是“有打算回来/去吗?”。

你看,当人们用了“回”这一个字就是说,你源自该地。家在马来西亚,那为什么我们一堆数十万的马来西亚子民要离乡背井挤在这岛国谋生?

论安全?新加坡这里的犯罪率低到有些人可以在毫无危机意识下把名牌包包和汽车钥匙放在食阁桌上霸位,你说呢?那马来西亚犯罪率如何?很多人遇到抢劫案都懒得去报警,深怕在报案过程又被态度懒散的警察训话,更自讨没趣。谋杀、贪污?在这片很神奇的 BolehLand(Boleh = 马来语,意即能;Land = 地)的滋养下,司法制度已经可以把有些马来西亚人训练得很健忘,过了一阵子就好了。

但那足以让我们年轻一代(干咳)放弃家人自个儿奔向安全的新加坡?未必,很多时候我们可以选择容忍,所以这个不是很大的推动力。

就业机会?如果你认为我们马来西亚人能以外来人才、天兵下凡的身份享有很高的待遇那你还是继续做梦吧。或者说,我好希望好希望你的梦是真的,你可以多去拜拜让它成真吗?

我不否认这里机会多,但马来西亚大城市机会也不少。所以那也不足以让我们离乡背井出国来当二等公民生活对吧?

还是说我们华人被排挤(来新工作的马来西亚人以华人居多)?这问题在实施精英制度的新加坡相对之下好像不存在,谁好谁来领导(这里删掉新加坡年轻人民对精英领导层不满的三万字)。那为什么马新在各自都由三大民族组成的国家,在分家后的48年会有那么大的差距呢?那就是领导者能力和政策的问题了。。。

我记得小学时期(80后,就80年代)为了参加校外常识比赛而被逼进补各种马来西亚的知识。除了不是处在四季纬度的遗憾,我是很喜欢老师说的“我国拥有大片热带雨林”、“丰富的天然资源”、“最大橡胶出口国”、“亚洲五小龙”、“和谐的多元种族社会”等等让人看了都会手舞足蹈很自豪的描述。

尤其是当老师为了说明拥有石油是多么有“钱”途的时候,“文莱就是因为盛产石油,所以文莱苏丹是世上最富有的人!”(那个年代好像还没有什么超级富有的商业强人)。我不奢望每个子民都有镀金的家还是什么,只是觉得拥有那么多天然资源是可以让其他国家羡慕的。

八十年代,跟家人还有一堆叔叔阿姨去新加坡旅游最压力的就是怕不小心掉了垃圾被抓。另一样让我印象深刻又很有趣的是人人在上厕所时都会扮成是很有智慧的人,教你如何用那手压式水喉开水洗手(我们当时可还是用着手动十字水喉的刘姥姥啊~)。然后去什么大坡、小坡、三马路买什么毛巾棉被是不需要按计算机的。。。跟现在去新加坡旅游消费所承受的压力简直差个十万八千里。为什么?

因为强劲的新币已经在近卅年翻倍了。让大家来回顾一下马币跟新币的兑换率记录:

(一新币可换多少马币)
1980年 – RM1.02
1990年 – RM1.42
1997年 – RM1.70
1999年 – RM2.10
2003年 – RM2.20
2006年 – RM2.30
2009年 – RM2.43
今天2013年4月13日,一新币大概可以换到 RM2.48。

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近廿年来我们选择涌入新加坡就职的原因。翻过一条新柔长堤就有翻倍的收入/储蓄,吸引人吧?

新币好赚吗?我可以说很好,尤其是当你准备出国旅游,在钱币兑换商柜台前排队时发现没有一个通用汇率需要以二新币来换的时候那种喜悦(今天一英镑换1.9新币)。

新加坡好生活吗?见仁见智,无需详解。

现在是大家深思的时候。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子民,你们有想过为什么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经济在类似的起跑点开始,但却在四十多年后相差那么远?抱歉,我在这里只是以货币价值来衡量,反正我假设这是大家最看重的推动力。

我的下一个问题是,马来西亚的先决条件其实比新加坡优秀许多。我们有更多天然资源、土地面积也更更多,到底哪里输了?领袖基因?对不起,我们马新两地三大民族的祖宗应该都是一大家庭的,我不认为那是决定性的因素。况且马来西亚也出产了好几个大企业家,所以那不是人才的问题。

其实答案呼之欲出,就是马来西亚政治体系生了病。

属于大家的天然资源跑到哪里去了?跑到贪官污吏自己的私囊去了。
能够提高效率的公平竞争系统到哪里去了?被自私的官员自行篡改了。
说好的立法、行政和司法个别独立机关来互相制衡呢?都被囊括一体了。
还有各种听了让人心寒、看了让人心烦、说了让人遗憾等种种荒谬的政治丑闻,你都可以在 BolehLand 找到。

其实很多年前我们也都知道她生了病,但可能是因为包容心很强还是觉得没有危机意识就得过且过。

但,人的忍耐是有限的。正义也会有来到的一天。

我知道很多在新加坡工作的人已经不太热衷于马来西亚政治,其实你们不孤独,在国内也有一大群人是本着“政治与我无关”的心态来生活的。我只想让你们想想看马新这两个国家在这几十年走过的路所带来的差异。

新加坡注重廉洁(虽然大企业还是有家族关系,但那是题外话),在天然资源匮乏、土地短缺的情况下也可以靠很好的计划把经济发展搞得那么好,把我们这群人才(再干咳)吸引过来为他们奋斗。

我个人认为这廉洁是政治体系非常重要的一环。

而反观马来西亚黑暗的贪污政治已经让国家的负债率屡创新高了!

我们谈改变、谈希望

民主行动党在2008年拿下槟城州政权后来个舞弊大扫除,然后致力于真正地发展。最明显的成就是,威省市政局在国阵之前的管理下,短短七年内亏损了2亿3000令吉、近乎破产;而在民联林冠英的带领下,在短短三年把州政府的债务减少了95%(近6亿令吉), 或从6亿3000万令吉减少至3000万令吉。

这些数据离我们有点远。那槟城居民得到了什么?除了兴建更多基本设施、公共场所免费无线上网、派发援助金等,最显著的应该是把槟城打造成第一个废除贫穷的州属,确保槟城每个家庭每月收入至少达770令吉,高于全国763令吉贫穷线。

这说明了对的体系在区域建设起着很大的作用,也就是为什么主张廉洁的政府会成功,为人民带来福利那样。

你跟我都很清楚,为什么马币会那么疲弱,国家建设发展那么慢,居住环境又不安全等切身或者社会问题。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还是选择在新加坡那样。但如果你回头看看自己的家人、朋友都还在马来西亚的话,我们其实都可以选择不坐以待毙的。试想想看,其实马来西亚的条件不比新加坡差,如果马来西亚发展得好留得住人才的话,我们的未来还有小辈们也多了好多选择。

在民主的社会,我们人民才是主宰者。每个人都能用手中的一票来决定国家的未来,而这一届又是特别关键的一次。

最后,我现在想请问你。

1. 你是否知道国阵体系的腐败?(不知道的话就请在 Facebook 四处逛)
2. 知道了,觉得跟自己还是在马来西亚的亲属朋友有关系吗?(觉得没关系的话就请再读一下我上面如何解释廉洁体系对国家建设的重要性)
3. 有关系对吗?那想不想换个廉洁的政府?(如果你家的女佣一直偷东西,然后现在合约已满,有另外一个拥有好记录的女佣来应征,你换不换?)
4. 可是我的选区那国阵候选人是好人 / 我的选区那民联候选人看起来坏坏的。

请记住,我们这一次是要换体系。一个好人在坏体系内不太能发挥作用;但一个坏人在好的体系的监督下不能干坏事。

5. 好啦,明白了。可是我也只有一票啊?

这一届大选事关重大,每一票都有可能定输赢。类似的环保课题可大可小,但也是从自己先开始。

6. 要回去很麻烦。

拜托,好多人在数千公里外都在渴望那一天自己回乡把票放进投票箱。我们在最靠近的邻国有什么好埋怨的?要不然就算回家看看亲人再投票也行吧?柔佛州的朋友,你们更没有借口不回去投票啦!而且这一届的柔佛州可是重点区,希望大家多多发挥手中一票的作用!

这里分享一下回国管道:

http://balikundi.bersihsingapore.com- 共乘车回乡计划,还有巴士服务的链接
https://www.facebook.com/JomBalikUndiMalaysia- 更多资讯还有能鼓励你回家投票的兴奋剂

如果你已经决定回乡投票,恭喜你!也希望你可以多多感染身旁的朋友让他们知道这一次大选的重要性。
如果你是外国朋友,希望你也可以帮忙传播民主制度的重要性。告诉你身旁的马来西亚朋友每一票都举足轻重。

历史常记载和表扬一些打了胜战的兵士,我们处在太平盛世不能当兵,但还是一样可以热血地为国家前途在五月五而战。 只要大家一条心把贪污的政府给拉下来就是掀开一页新的历史,我很肯定到时的马来西亚一定会发展得比现在更好很多(当然刚开始得收拾烂摊子)~ 而我希望若干年后我可以很光荣地跟自己的儿女说,当年你阿爸我也为马来西亚成功脱离腐败的转捩点上出了份绵力。

如果你在有资格有能力回去投票但却选择不参与这纪念性的第十三届大选的话,你根本就不想把腐败的政府拉下台,任由他们肆虐我们最亲密的人和国家资源。如果有朝一日国家破产,那是谁的错?就是一群没看清贪污政府的人!你们就错在什么都没做!

我准备好五月五,换政府。你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