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等公司巴士的当儿。。。

“嘿,你们那里这一届大选很 happening 哦,想不到国阵输掉那么多席位。我们这里的反对党就没那个能耐。”一个同事兴高采烈地跟我说到。
“还好啦,这就是民声造成的政治海啸咯。不过你们这里的大局还不需要此类反对党的大反击啦。”

接着,到了公司又陆陆续续扮演外交官的角色,在询问下一一播报大选战情(让我回想起 Hindraf 上回周末示威隔天上班时的心情)。除了报告一些成绩,当然也少不了阐述一下国、州议席的差别。

“反对党在国会可以做什么?”
“制衡。”我简单地回答道。“毕竟这样可以减少某方舞弊还是滥权的状况。”

“难道你们确定反对党不贪污?”
“还是那个制衡咯。现在的国会已不是被上一届握着91%权利的国阵独大了,反而算是双线操作 – 你瞄着我的当儿;我也监督着你。以这种局势看来,谁的椅子都不是铁做的了。做得不好的话,另一方就会揭露。然后人民就可以把你“做”掉。”

“那么昨天(知道结果后的隔天)会不会乱?”
“虽然给反对党拿下一国两州的议席,但麻坡还是一如往常啊。不过。。。一报难求。我吃完早餐后连续去了几个报摊都找不到主流报章。摊主都说虽然来了更多份,但是顾客们也是一举拿了不同语言的几份。没办法只好上网看咯。”

寒暄之下。。。说真的,希望替代政线的胜出可以为人民带来他们所承诺的事项。若在接下来几年不能满足人民所给予的信任,相信几年后食言的人士也会被踢出局。到时要在重演进入国、州会来成为人民代表的话,也不知道还要多耗费几年的光景。毕竟要人民再次相信曾失信的在野党,总比把执政权交还给当时的执政者难些。所以呢,冀望第一次入选的代议士谦虚以待,以民为主。做得出色的话,说不定在第13届马来西亚全国大选可以一举拿下国家执政权,让“国阵”成为第14届马来西亚大选的在野反对党。

后记(一):明天起不写大选相关的东西了。
后记(二):昨天此部落格浏览量创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