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几个月没有在星期五下班后搭巴士回家,而今天也刚刚重温那种体验了。

6:15pm – 抵达 Queen Street 星柔快车站,排队等巴士。
6:35pm – 上巴士。
7:15pm – 抵达兀兰关卡。
7:28pm – 从兀兰关卡走出来,下楼梯。
7:40pm – 告别新山关卡。
7:53pm – 抵达拉庆(Larkin)巴士站,等待8:00pm回麻坡的巴士。

多么写意,准时上巴士。

×××××××××××××××××××××××××××××××××××××××

写意个屁!

自从主人抵达 Bugis 地铁站后,我就被逼加快速度移动到星柔快车站。

6:15pm – 抵达 Queen Street 星柔快车站,歇一歇。听到主人嘀咕着“怎么那么多人?平时抵达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上巴士,今天看来要等两趟~”

6:35pm – 果然没错,带着主人上第二辆巴士。主人开始盘算剩下多少时间来赶那趟八点从三十公里外出发的巴士了。

7:15pm – 一路听着主人碎碎念地抵达兀兰关卡。一下车后主人就发号司令,我就背着主人和那个装着15寸手提电脑和相机兼镜头们的大“背壳”一路飞奔(不是夸张,至少把上百人抛在后头),跟着竟然顺便三级、两级跳着爬那差不多三层楼高的梯级。这么做,只不过为了割过那些搭扶梯的几十个人。接着进入关卡大厅。。。如主人所愿,每个柜台都排长龙。接着主人脸黑黑地尾随人家排队等。。。也开始想着若搭不到巴士该怎么着落。

7:28pm – 从兀兰关卡走出来,下楼梯。也是如他所预测般的,所有巴士(包括星柔快车)等待队伍都不下几十或者上百人。。。眼睁睁地看着载着我们抵达的星柔快车载着整车的人离开后,主人就在计算该不该排在星柔队伍那数十人的后面等待差不多十分钟后抵达的下一趟班次。还好主人的心算好,得到的结论是。。。再等十分钟后,就一定无法在八点之前抵达拉庆车站了。当我还在替主人的心算能力感到骄傲时,命令又来了!我的天~我。。。竟然被指使要扛着主人和那大包包跑过长堤?说时迟那时快,神经线已经开始运作,我又开始运动了。这下可好了,我竟然一连奔驰超越了百多个人,跑过那差不多一公里的星柔长堤。在越过马路抵达马来西亚新山关卡建筑时,竟然发现之前那辆离我而去的星柔快车在前方等待载客。哇~我真的是飞奔再超越更多人。。。摇了摇那本印着”两只老虎“的护照过了新山关卡柜台后却得装得很悠哉的样子,怕让值勤人员起疑(以为我偷带违禁品要快速离开)而要我打开那大包包来查看就惨了。

7:40pm – 成功带着主人攀上那辆还在等待乘客的星柔快车,告别新山关卡。看到一位印度同胞随我之后上巴士,再挤了一张一元纸钞给司机当成车费。司机也高兴地自己塞进口袋内。我称之为“双赢” – 一边提交少点的车资(正常好像要RM1.40);另一方则多点外快。我虽然不提倡这种贿赂手法,但已经顺利把主人带上巴士也就看淡此类风尘俗人的处事方式了。

7:53pm – 抵达拉庆(Larkin)巴士站,再次奔腾到麦记后边的电话摊位让主人储值,要不然他打不到电话啊~本来以为任务圆满了,怎知道还要跑去等巴士月台,沿途还停了下来买水喝。

7:57pm – 我真的可以在巴士上休息了!哦,有点自豪的是听到隔壁几位应该也是刚从新加坡赶来的搭客在投诉。。。据说他们六点半之前就开始在 Kranji 地铁站排队,竟然也是刚到。我当时酸不酸?没比柠檬酸咯。。。
×××××××××××××××××××××××××××××××××××××××

那么一赶,还真的让我回忆起几个月前的奥地利的落难记。不过那个多了很多未知数,而且人生地不熟;这个则需要多点体力。

在此,我非常光荣地宣布与挑战各位:如果你能在周五工作日同样时段用更短的时间通过公共交通,从兀兰关卡移动到新山拉庆车站,请受小弟一拜~我的记录是 7:15pm – 7:53pm,38分钟。

*特别鸣谢我的双脚和平时有踢球做运动的体力,要不然那样子背着几公斤的包包奔跑还是蛮吃力的。
**也非常感激那位星柔快车司机。要不是他想多赚点外快而等待多点会贿赂的乘客才开车的话,我应该就赶不上那趟前往拉庆车站的巴士了。
***再来不忘感激马来西亚关卡局那么关照马来西亚子民 – 我们只需要挥挥护照就可以过关回国了;反之新加坡人不管出入自己的国土都得经过那么严谨的检验。

哦,还有谢谢刘爸把我从巴士下车处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