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在出门打算吃晚餐时才发现今天的我只是说了一句话!

“四号,吃。”

下午一点多,今天的第一句、也是唯一的一句三字经话。我说唯一,并不是代表我在有了那个念头就倒头回家不与人交往;反之,我以手指了指要点的晚餐,再以点头回答老板娘问的“吃?”。

所以,我的嘴巴今天只为五件事而开 – 刷牙一分钟、喝水总计也不到两分钟、点午餐一秒钟、吃饭总计差不多三十分钟还有哼歌几分钟。

虽然如此,我还是知道副首相宣称可以在现有法令下提控偷拍者、马来西亚有些地方被列入黄、橙色雨势地区等消息。然后,也在与朋友聊天时再N度被问起有没有那光碟、与同事安排一下明天某节目的行程等琐事。而且,我也可以在部落格问了问大家一个谜语。。。

难道,嘴巴在对外界的沟通也不是必需“品”?还是说,难道思斌是宅男?

当然不是啦~

只不过今天凑巧不需用到口罢了。从早上睡醒、洗衣、打扫,然后吃午餐、图书馆逛,再冒雨回家与周公下棋、读些书与论坛,再到晚餐时间。。。连屋主都没遇到的我,当然就没与人打交道(也没接到/打电话)咯。

再想想,如果口失去作用,表达方式还可以用写来代替;但是就食不知味(和嗅觉差不多一样)。眼睛的话,看不到。。。很惨一下;听不到,也很惨。所以,宁愿不用口和鼻,也要用目和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