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

周末去机场送机后,开始一系列新的活动。见了些朋友,看了一堆照片,详细思考后突然觉得有股炙热的心在燃烧。。。 久违的热诚。 随手分享些去慕尼黑拍的系列,很特别的雪景情侣拍摄初体验,获益无穷。 开心,再冲刺。

猫与球

从欧洲回来后的第二天严重时差,然后昨晚又睡得不好,搞到整个人精神欠佳。刚才硬硬逼自己的大脑释放一些内啡呔(就是去跑步),现在虽然有点累;但跟之前累的级别有点差异。 也没去计算自己跑了几公里,到了最后漫步的阶段时看到一对父子在打羽球,然后球场旁有一只猫咪让我玩弄,所以也就停下来“观赛”一下。 小男生大概十岁左右,每回都在办着开球,接了第一次球,拾球再开球的巡回演出。看得出父亲是有技术的人,可以稳定地控制落球点,就这样来来去去十多轮让小男孩在回了第一次球后直接把来球送到球场的另一个角落。他们都自得其乐,直到小男孩突然问了一句: “爸爸,我今天打得怎样?” “不错啊,可是跑得不够快,每次只能接到第一次回球。再努力一下,会进步的!” “我就觉得我打得很差呢~” 不过还是吃吃地笑。 “不会啦~ 不信你问那位 kor kor 一下。” 就在同样的节奏终止了某三部曲动作时父亲指了我一下。 男孩拾起球看着我,有点腼碘的样子;而这位卅出头的 kor kor 也暂时把猫咪搁在一旁问了男童: “你打羽毛球多久了啊?” “几个月吧。” “嗯,那算不错了咯。要加油!重要的是多做运动还有和爸爸沟通。” 说了这句话就有点惭愧,哎~ 接着猫咪信步离开,我也走了。故事完了。

德国随写

遇到了考验才知道真正的耐力到哪里。 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有点傻,但我自己感觉良好。

二月的雪

近来生活好“动荡”。 无论如何,再度见识到欧洲的迷人风情是偶然的收获。 这几天都连续在雪中漫步,逐渐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觉得下雪是很恼人的事。不要误解我,我还是蛮喜欢雪花纷飞那种感觉的。。。 尤其是今天下午坐在办公桌小歇时看着外头随风而飘的雪片,心情慢慢沉淀。心态也跟外头建筑一样蒙上一层淡淡的色彩,说不出那是忧伤还是平淡,但倍感平静。随意站起来伸个懒腰,看到地上被铺上了白色的新衣,而路人又无情地在新衣上留下串串脚印。 什么心情就是什么雪景吧~ *Schnee 是雪的德文。 工作上也偶然地发现了好多新路线,搞得自己有时候有点不知所措。 好啦,先好好享受这段摄氏零下几度的德国吧,活在当下。

情人节 2013

可能是适逢新春佳节和开工日,没有什么情人节的气氛和感觉。 但却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 =) 不久前发了一些纽西兰风景照给 xin MSN,今天终于刊登出来啦~ http://travel.xin.msn.com/raw-and-natural-new-zealand 基于篇幅关系我也只能分享那么几张(其实还有两三倍的收藏),不过还是谢谢大家的捧场,多多分享哟!

分身

还记得那一个晚上,为了拍摄这一张分身术而构思了蛮久的。。。 三个姿势是一回事;在有限的空间要拍全景图又是另一个难度(不想用广角,左右两边的我一定变形得够夸张)。 看到这张图也想起了遗失的麦簿,悲从心来~ 取景地是在一间纽西兰的 BBH 青年旅社,也是在纽西兰评价最高的其中一家 BBH。陈旧的 Billy Brown 坐落在丹尼丁 Dunedin 郊外一座小山上面。主人是一对异国夫妻(老板娘来自英国),旁边则是他们的小农场。里头有一头最不怕人类的“啦米”黑头绵羊。。。 今天放这张也是希望今年的自己有分身术!哈哈,不过那好像有点贪心,好啦。。。 我只是想要多做些事情。不过老天爷在对待每个人的时间分配是公平的,所以我就只好设定一些优先权吧~ 此周末难得想出关去拍照!虽然新加坡的大宝森节没吉隆坡的来得隆重,不过是时候出去走走看看拍拍啦~

2013,继续丰收

今早是少数跟长命雨相遇的早晨。 还好是周末。 坐在房间内准备着自己在三月的纽西兰旅游分享会的材料,听着大量网络音乐(要为一段视频选背景音乐),别有一番风情。特别喜欢钢琴音乐,想象着能在家里听到现场的有多好。。。 工作上项目的压力越来越大,不过能感觉到度过后的成就感;课余时间要做的事情也慢慢上了轨道,将会是一个蛮多姿多彩的一年。 送上一张未经发布的,我与纽西兰富士山 Mount Taranaki 的自拍合照,呵呵!

正能量!2013!

从斯里兰卡回来后其实生了一场病,然后又忙了一些琐事。。。 现在开始发现正能量的累积了。 前几天一直忙着把所有纽西兰的照片再看一轮,结论是又发现一些让自己感动的照片。我的天,太想让这些作品浮现在更多人面前啦! 也为其中一张较罕见的人文照特别加了一些字。。。 新的一年,一堆的未知数;一堆的挑战。不过我知道我不是孤单的。。。

斯里兰卡的星空

在斯里兰卡的十一天,只有三天没下雨,然后也只有那一个清晨是少云的。。。 带来了久违的星空。 上一回在柬埔寨和越南因为天气的关系与你失之交臂,这一次终于让我重温无光害的繁星啦~ 远方那座山是斯里兰卡第二高山,Adam’s Peak。传闻山上有一个脚印,佛教学者说那是佛陀的脚印;兴都教学者说是 Shiva 的脚印;穆斯林和基督教学者则说那是亚当的脚印。。。 我这一趟没机会去登山看看验证一下,改次才跟大家说个究竟。 而沿着 Adam’s Peak 一路直上的是指引信徒们漏夜登山的路灯。这条长七公里的路线须耗时2.5到4个小时左右的攀爬。而为了在山顶看到第一道曙光,有些人从凌晨两点半就开始启程了。。。 无论如何,这是我在斯里兰卡一片宁静的气氛下拍摄的照片。 祝大家新年快乐。

群鸽飞翔,麻坡家乡。 喜欢在难得回去的时候在街道行走。还好这一次带了相机,无视众人(还有一群外劳)的眼光而以很尴尬的姿势拍到这一张照片。 年尾,飞翔的季节。。。 我希望回来后可以重新起飞。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