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欧洲回来后的第二天严重时差,然后昨晚又睡得不好,搞到整个人精神欠佳。刚才硬硬逼自己的大脑释放一些内啡呔(就是去跑步),现在虽然有点累;但跟之前累的级别有点差异。

也没去计算自己跑了几公里,到了最后漫步的阶段时看到一对父子在打羽球,然后球场旁有一只猫咪让我玩弄,所以也就停下来“观赛”一下。

小男生大概十岁左右,每回都在办着开球,接了第一次球,拾球再开球的巡回演出。看得出父亲是有技术的人,可以稳定地控制落球点,就这样来来去去十多轮让小男孩在回了第一次球后直接把来球送到球场的另一个角落。他们都自得其乐,直到小男孩突然问了一句:

“爸爸,我今天打得怎样?”
“不错啊,可是跑得不够快,每次只能接到第一次回球。再努力一下,会进步的!”

“我就觉得我打得很差呢~” 不过还是吃吃地笑。
“不会啦~ 不信你问那位 kor kor 一下。” 就在同样的节奏终止了某三部曲动作时父亲指了我一下。

男孩拾起球看着我,有点腼碘的样子;而这位卅出头的 kor kor 也暂时把猫咪搁在一旁问了男童:

“你打羽毛球多久了啊?”
“几个月吧。”

“嗯,那算不错了咯。要加油!重要的是多做运动还有和爸爸沟通。”

说了这句话就有点惭愧,哎~

接着猫咪信步离开,我也走了。故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