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1

《Overtime》狂吃畅饮记

去年十二月被邀请出席《Overtime》 Dempsey Hill 分店开幕后分享的博文被赞赏,所以又再度被诚意邀请回去他们的试吃会。 抱歉,二月发生的事;但最近才来提起,排写~ 想象一下,十多位博客都不能够把菜单内的东西都点完,所以选择算是蛮多的。不过哦,也因为事隔相当久了,我也忘了一些菜肴的名字了~但不用紧,重要的是图文介绍~ 很喜欢这拼盘内的烧肉跟叉烧,还有热烘烘的炸猪扒,实为很好的“下酒”小食。 酸辣泰式的 Calamari Scampi Salad 在洋葱、香茅、小辣椒、柠檬汁和泰式酱料的调配下实在开胃。 猪肉香肠,扎实的肉。

教完摄影课,直接往 Ubi Avenue 2 出发。 哎哟,还没到那草场就看到很多人退场,不外是因为那被之前一场雨浸泡的草场已经湿漉漉地变成污泥场了。但是不要担心,我发现往草场方向走去的人更多。。。 跟随大众走进草场才发现真的很“烂”的泥啊~ 奇怪,那么多人残踏却也没办法把它给踏个结实出来,呵呵~ 所以我在走到稍微前方后了解一下地势就打退堂鼓咯~ 因为,我要从高空拍摄整个现场状况: 红色的讲台是在第一张照片的一点半位置发光的地方,再一次,我还是不会估计全场人数。而要不是那些烂泥巴使得很多人只是站在靠近人行道的草坡上聆听,我认为聚集在前方的会有更多人。虽然主办当局铺了几条很宽的帆布带在草场上当走道,但也因为人潮太汹涌了,根本不够站立。 今晚会选择这一场群众大会是因为地点还好,然后也想看看刘程强(Low Thia Khiang)的庐山真面目,还有看看这可以拉拢最多人潮的群众大会的盛况如何。而另一个相当重要的元素也是要训练自己如何在不利的情况下记录整个节目。 为了近距离拍摄刘程强,我就在高楼拍摄后排除万难挤到前方去。看到那人潮和污泥,只能可怜我的鞋子。。。脏透了。 演说很有自信,也有理出一个未来方案,怪不得那么深得人心。我也不是在帮忙拉票还是像记者需要写报告,所以不用写得太详尽。毕竟这一趟是想见识工人党的魅力。

傍晚时分查了一下各地群众大会地点后发现今晚的碧山体育场将有场人民党(SPP)的群众大会,我就打算去看看詹时中(Chiam See Tong)的庐山真面目。 先说明,小弟不是很了解整个新加坡的政治局势。而只是以一位生活了四年的永久居留留下一些个人意见,呵呵~ 我小时候看新加坡 SBC(新传媒 Mediacorp 的前前身)第八播道的新闻时就有听闻詹时中这名字。可能因为他是“反对党”的佼佼者,所以新闻价值较高。但随后发现他连续七届大选都在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围攻下毅然胜出,也成为上一届国会84议席内的唯二“反对党”议员(另一位是刘程强 Low Thia Khiang),深得选区的信任。 以反对党身份连续七届捍卫成功哦,还真的是神奇。 这几天也看了一些新加坡朋友在 Facebook 放的一些文章还有群众大会短片,觉得也可以体验一些这里的选举花絮了。 抱歉我不会估计这种人数,不过全场应该有差不多一万人吧。。。

《自游古晋》 – 星盖山

有些地方虽然需要搭飞机才能到达,但也不需要去算那是第几次到访。基本上我也忘了这是这几年来的第几趟,只是记得很多个月前订了便宜机票,而且也想念古晋风采就再度出发咯。 在新加坡起飞前发生了一些小插曲,不过不重要。反正我还是安全地抵达了犀鸟之都。。。 本来打算来个自游古晋,但在出发前几天那来自古晋、久没联络的阿洛竟然那么巧地跟我说他将回去古晋(但没投票!),所以就阴差阳错地答应让他当导游咯。我是觉得很难得,哈哈~在新加坡没什么机会碰面,竟然搭飞机来到东马相见同游。也就因为那样,在下飞机后就被阿洛与妹妹带到肯雅兰的三胜堂吃早、午餐。 斋鲍鱼粥,不错一下~ 接着换班,到阿洛的弟弟万豪来当导游。因为万豪之前收集了很多古晋文化古迹的资料,所以相对地比较熟悉整个古晋的地方文化。让他来当导游和解说员是最恰当的咯~ 要带我游古晋看新鲜的东西是有点头痛,毕竟容易看得到、该看的我都应该看了。但万豪问了我的意见后就先带我们来到这充满天主教色彩的星盖山(Mount Singai)。 在车上听了他的祥解,感觉到这座山应该很特别。就是很多年前(我忘了~)有位教父带领比达友族(Bidayuh,其中一个原住民族群)躲到这座山上避难,然后就在山上建立了一个部落。而后人就沿途添建了很多基本登山设施和“纪念碑”,还有山上的教堂和一些建筑等。 好啦,我们来爬爬看~ 因为建筑工程还没有止境,所以他们也希望来登山者如果有能力的话就帮忙把这一袋袋的石头“顺手”搬上去。阿洛自告奋勇后就被告诫说不能半途而废(要不然石头堆在半途很阻碍交通),还好他只拿一袋,因为他在半途就很喘了。 沿途就有差不多十个类似那样子的亭子,每一个述说着耶稣的故事。让我想到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The Ten Commandments》。而当天有一大群应该是比达友族小孩在登山,每到了一个站就会停下来祷告念马来文圣经。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