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麻坡|马六甲’ Category

另一个麻坡的周末

身在麻坡的我,正在“享用”龟速的 streamyx 宽频上网。 其实刚从某个朋友家回来,恭喜另一对新人。。。 铉光与佑真。 哦,其他照片还在处理当中,因为我要去清理我的相机了。。。为什么?有面粉与红炮屑哦~ 兄弟团得从面粉堆内把糖果衔出来。那么一吹,快门一按(还好及时)后镜头就布满面粉了。 新加坡绝对拍不到的鞭炮迎新人。 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花了三十分钟来上载上面的四张小照片。我的天,如果天天都那样,我放在这里的照片一定会大量减少。 待会儿睡个午觉,等待晚上的喜酒。

备过牛年

回到麻坡的第一个中午,天气酷热但是晴朗。。。 沿着马路竖立的电力柱、高高在上的天线,我们又见面了~

有好几个月没有在星期五下班后搭巴士回家,而今天也刚刚重温那种体验了。 6:15pm – 抵达 Queen Street 星柔快车站,排队等巴士。 6:35pm – 上巴士。 7:15pm – 抵达兀兰关卡。 7:28pm – 从兀兰关卡走出来,下楼梯。 7:40pm – 告别新山关卡。 7:53pm – 抵达拉庆(Larkin)巴士站,等待8:00pm回麻坡的巴士。 多么写意,准时上巴士。 ××××××××××××××××××××××××××××××××××××××× 写意个屁! 自从主人抵达 Bugis 地铁站后,我就被逼加快速度移动到星柔快车站。 6:15pm – 抵达 Queen Street 星柔快车站,歇一歇。听到主人嘀咕着“怎么那么多人?平时抵达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上巴士,今天看来要等两趟~” 6:35pm – 果然没错,带着主人上第二辆巴士。主人开始盘算剩下多少时间来赶那趟八点从三十公里外出发的巴士了。 7:15pm – 一路听着主人碎碎念地抵达兀兰关卡。一下车后主人就发号司令,我就背着主人和那个装着15寸手提电脑和相机兼镜头们的大“背壳”一路飞奔(不是夸张,至少把上百人抛在后头),跟着竟然顺便三级、两级跳着爬那差不多三层楼高的梯级。这么做,只不过为了割过那些搭扶梯的几十个人。接着进入关卡大厅。。。如主人所愿,每个柜台都排长龙。接着主人脸黑黑地尾随人家排队等。。。也开始想着若搭不到巴士该怎么着落。 7:28pm – 从兀兰关卡走出来,下楼梯。也是如他所预测般的,所有巴士(包括星柔快车)等待队伍都不下几十或者上百人。。。眼睁睁地看着载着我们抵达的星柔快车载着整车的人离开后,主人就在计算该不该排在星柔队伍那数十人的后面等待差不多十分钟后抵达的下一趟班次。还好主人的心算好,得到的结论是。。。再等十分钟后,就一定无法在八点之前抵达拉庆车站了。当我还在替主人的心算能力感到骄傲时,命令又来了!我的天~我。。。竟然被指使要扛着主人和那大包包跑过长堤?说时迟那时快,神经线已经开始运作,我又开始运动了。这下可好了,我竟然一连奔驰超越了百多个人,跑过那差不多一公里的星柔长堤。在越过马路抵达马来西亚新山关卡建筑时,竟然发现之前那辆离我而去的星柔快车在前方等待载客。哇~我真的是飞奔再超越更多人。。。摇了摇那本印着”两只老虎“的护照过了新山关卡柜台后却得装得很悠哉的样子,怕让值勤人员起疑(以为我偷带违禁品要快速离开)而要我打开那大包包来查看就惨了。 7:40pm – 成功带着主人攀上那辆还在等待乘客的星柔快车,告别新山关卡。看到一位印度同胞随我之后上巴士,再挤了一张一元纸钞给司机当成车费。司机也高兴地自己塞进口袋内。我称之为“双赢” – 一边提交少点的车资(正常好像要RM1.40);另一方则多点外快。我虽然不提倡这种贿赂手法,但已经顺利把主人带上巴士也就看淡此类风尘俗人的处事方式了。 7:53pm – 抵达拉庆(Larkin)巴士站,再次奔腾到麦记后边的电话摊位让主人储值,要不然他打不到电话啊~本来以为任务圆满了,怎知道还要跑去等巴士月台,沿途还停了下来买水喝。 7:57pm – 我真的可以在巴士上休息了!哦,有点自豪的是听到隔壁几位应该也是刚从新加坡赶来的搭客在投诉。。。据说他们六点半之前就开始在 Kranji […]

大伙儿周五晚上抵达麻坡,喝茶聊天回家就寝。。。为了就是隔天的马六甲一日游之旅。 本人与雷门虽然贵为“主办当局”,但基本上还是很随性地编排路线。一行八个人在 Pahlawan Mall 喝了星巴克就到后面的 A Famosa 古堡走走咯。 拍照、分享重游的感想、在“山顶”许愿、说笑。。。还好大家可以顶着烈日的侵蚀,继续路程。不过可能是因为天气酷热,少俊似乎不太能够接近热情的另一堆人。。。 没关系的啦,开开玩笑罢了~ 一路下山,在 Christ Church 外坐着休息的当儿,四位女生竟然玩起“群自拍”: 真的是招摇到~~~ 午餐,就在鸡场街(Jonker Street)和记鸡饭(粒)解决; 然后再转去喝 Cendol。。。 间中,世群则一直贡献了一些宝贵的时刻: 剩余的随手拍,看下边。。。 (注:这是我第一次尝试以16:9的比例(就是宽屏电视的尺寸)来“裁剪”照片,请多多指教) 说真的,这一趟带人来麻坡游玩的计划其实不是非常周详。嗯,只因没办法带他们到麻坡几个代表性的地标去走走看看,然后我在回来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没有在麻坡跟他们拍到照!呜呜呜~留给下一次吧,让我们化这次的遗憾为下一次的动力。

同学婚宴记

中学同学的婚期适逢中秋节,让我有了更多理由回麻坡一趟。 这一次没当什么兄弟团还是摄影组,纯粹是非常轻松地与大多数有参与新年聚会的朋友吃些佳肴兼寒暄几句。 席中有人陆续点名那些开始展露中年福相的朋友,怎知道名单越来越来长。。。后来索性只列出没有任何身型改变、或者变得更苗条的同学。而原来只有两位同班同学“合格”,在下是其中一位。然后在座的几位便开始肆无忌惮地讨论起自己的腰围。不听而已,一听惊人。。。原来几位看似瘦削的同学竟然也顶了粒肚腩。 “那么,小解时看得到吗?” 啊,原来有如此测量方法。。。 xxxxxxxxxxxx 到了喜宴后半段,当新郎官来到我们这一桌敬酒时,好戏上演了。被调制出来的酒是少不了的,但新郎官也不堪寂寞,竟强硬把所有人杯中的茶、汽水倒掉;取而代之的不是红酒、啤酒要不然就是色酒。 “要我喝这一杯不是问题,但要就大家一起尽兴。来来来~” 那主意倒也不错。大伙儿就在呐喊”饮胜”长达半分钟后,干掉了几支酒。 其实观察了很久,我也可以敢敢告诉你。在自己也算是列游过欧洲几个国家后,也只有看过我们华人会拿红酒来灌饮。你看人家即使是生在红酒盛产的国家,对杯中的红酒也是细细品尝、微斟薄酌;哪像我们那么“畅快”,在接过杯子后直接就是一大杯那么添下去,然后再叫对方像喝“利宾纳”葡萄汁那样子大口大口地喝。写到这里,不仅让我想起那些暴发户类型的观光客在布鲁塞尔大肆扫购名牌朱古力的情况。可能厂家是费了多少心思才调配出来的极品,就这样被囫囵吞枣地让人吃下肚。。。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我们华人的饮食风俗真的是大不同。 饱食一顿后,返程回新加坡。 这又是一个没有灯笼的中秋夜~

炎热的周末

也不知道是天气,还是自己的问题。总觉得今天在麻坡真的是很炎热。。。 本来中午出去吃午餐后要到处兜兜看看,但是才在外头暴晒一阵子就打道回府。回到家呢,还可以与侄儿侄女打开电玩杀戒 – 他们俩玩 PlayStation 2;然后我开电脑玩自己的,嘿嘿~不过,咱们还不时交换位置来玩,好不融洽。 今晚得早睡,明天要做个乖宝宝。。。清晨出门去扫墓。 大家晚安~

回乡扫墓周

提早一个小时下班,就是为了避免关卡可能出现的车龙和人龙。这些,只不过是为了此周末回麻坡悼念先祖的前奏。 比预期中少了许多的拥挤,造就了提前80分钟就抵达新山拉庆车站的我。重施故技,去柜台那里查看一下,发现另一间公司最快的下一班车在35分钟后启程。好啦,果断地买了一张新的车票;再到原本持票的那一间公司退票,索回半价车马费。换算一下,就是以差不多6块马币换取那45分钟等待的光阴。值得与否,见仁见智。 匆匆到那这几个月前才新开张的马来店铺,点了俗称印度煎饼加鸡蛋(马来语称 Roti Telur,直接翻译就是面包鸡蛋)。屁股还没坐烧,伙计就端上那面包。。。 “两块二。” “咦?墙上那里不是写着一块半?” “哦,你点什么水?” “我不是蜻蜓,不会点水茶乌吧。” “那么就两块半。”再顺势大声对着厨房喊了茶乌~ “为什么刚才你说两块二?”一面付着钱,疑惑的我问道。 “哦,以为和水一起算。” “但是你都还没问我点什么水啊?” “哎呀,随便啦。。。”他收完钱就走开了。 真是的,分明是想暗算我。幸好我有警戒心,知道要在车站这种混杂的环境生存的饮食业者通常都会抬高价钱,反正都是算半垄断的局面了(因为拉庆四周没有小贩中心。虽然后面还有一排马来挡,但是座位比较少)。所以我就比较“计较”点。 “有人坐吗?”刚吃饱之前,耳朵听到这四个字。 看官们,再度让你们以为我又有艳遇而失望。。。他是一位男生,手上端着一盘杂饭。 “来,请坐。”反正一张桌子有四个位。。。 跟我的“遭遇”相去不远,在他还没动口吃饭之前,那伙计又来了。 “那些是羊肉啊?还有什么?豆腐。。。” “嗯,就这两样菜。” “好,七块半。因为你的羊肉份量很多。” 在那一两秒钟内,我相信我跟他的表情应该是一样的 – 膛目结舌(应该是四、五块钱就够了,其实他拿的羊肉分量普通而已)。 “你又再把饮料的钱加进去了?”我见义勇为地提问一下。 “哦,你要喝什么水?这七块半还没加水钱的。”伙计不经意地问一下。 “不喝了。”那位先生心不甘、情不愿地付了钱,口里还在碎碎念。 说真的,除了某些茶餐室的杂饭档有标写“配套”(即几样菜、几样肉就多少钱)价格,其他的无牌杂饭档都有可能让你在付费时享有非一般的刺激感。尤其是那些自己勺菜那种,不到最后一秒钟就根本不知道你跟老板的“刚刚好”与“多”的标准相去多远。 两分钟后,我吃饱了;茶也喝完了。跟同桌的他挥挥手告别,就踏上我回家的路途。

放风筝

一直都有提到麻坡黄金丹绒为一个休闲的好去处,但是好像没提到很多大人、小孩在那里“从事”的嗜好 – 放飞机风筝是也。 而适逢新年期间闲着没事,便与爸爸和姐姐带领家中三位小朋友去走走看看。本人此行的目的很简单 – 摄摄影,顺便帮侄儿侄女把风筝放上去后才让他们接手。 回想起来,小时候住家后面的花园住宅区还没建成时,我们都还享受着大场地的优惠,然后也曾经在那里放过风筝。想不到时隔几十年,我的技术还是安全健在,放了两次都一拉即飞天而上,连让它触地的机会都没有。放着放着,突然发现自己被风筝拖着飞上天。。。幸好侄儿机警地拉着我,吓了一跳。 接着,回神过来后当然就是摄影时间。

垃圾留言来来来~

思斌的部落格好像是成为麻坡告示板那样。。。 我之前已经阻拦、删除了上百个此类讨厌麻坡人的留言,而他(也懒得去查是否是同一个人)“趁”我今天去踢球晚归的时候,又在短短的十分钟留了二十个留言。感激那位有心人不时回来的光顾,又顺便“投诉”一下所有麻坡人的华语还有其他种种他看不过眼的行为。 谢谢你的话啦,我们都听到了~不过你可以换一些新鲜、有点子的留言吗?一直重复地围绕在那几个课题,我看到累了。。。 加油啦!

佳肴,家肴

虽然到新加坡“搵吃”已经一年多了,但也不超过三个星期就会回麻坡一趟。可是,我却已经几个月没吃到爸妈煮的菜了 😐 毕竟大多时候回到家凑足人数后都会去外边吃佳肴,还是去打包多多样麻坡美食回家吃。但是,我也不会忘记家肴的美味的啦。马来俗语有一个词叫 Air Tangan,直接翻译的话就是“手水” – 通常是用在烹饪上,多指母亲用“手水”煮出来的菜会特别香。 昨天中午因为妈妈不在家,所以爸爸变成了水手,把手水加在家肴内。。。 对不起,吃到一半才想到要拍照 以白粥为主(因为面粉起价),再配上三样昨晚点好的简单菜色 – 咕噜肉、苏东(乌贼)和小白菜就是在外边怎么吃也不吃不到的佳肴了。 呵呵,改次要回家的时候还想再说。。。 “爸,我回来了。家肴呢?” 注:这一篇献给在外地的游子们,是时候回家了~或许你的父母已经很久没有机会替你煮一顿好料了~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