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碰到一些想法很荒谬的老板,很感慨。常人第一个念头应该是 “这个都不懂,怎么当老板?”~ 但世事就是那么难预料,也难怪我自己还不能当老板,哈哈~

有时候我觉得老板若非从低做起的话就很难了解一些最基本的运作方式,而往往提出了匪夷所思的要求还有见解。其实这是好事,毕竟在某一个环境下混久了可能会让自己的脑袋呆滞,一直躲在自己的框框内生存。新的建议无非是开拓了一个新的视野,说不定就可以从那一个角度杀出一片春天来。

有时候会奢望自己能够整天坐在那里想东想西,然后有人会来实践我想做的东西那该多好。换句话说,做老板只动脑好像不错一下,哈哈。。。 问题是,要实践的方案需要考量的有可行度和实在性。

打个比方(请不要管逻辑性,重要的是那个概念),某个货运老板在研究如何降低/避免运送过程中对货物施加额外的压力,然后他就选了 Mentos 糖果来当研究样本。他要求员工在运送过程后测量整条 Mentos 所有糖果的宽度,然后做了个图表。随后他发现最下面那一颗糖果比上面的少了0.2毫米(虽然上面几颗糖果的宽度都各有0.x毫米的差别),他就做了个总结说在运送过程中下方受力太多,需要强力改进。

我知道大家会觉得很荒唐,不过还真的让我见识到这种说法,哈哈~ 我相信只要有普通逻辑的你应该就会有了以下这几个疑问:
(一)运送之前是否做了测量?要不然如何确保每一粒 Mentos 糖果本来的宽度都是一样或者差别少于0.2毫米?
(二)测量仪器的准确/稳定性?毕竟0.2毫米对于一粒糖果来说真的是没什么。
(三)如果重新测量的话,是否会得到同样的结果?

唉~ 不管怎么样,曾经着手做过类似测量的人应该都能回答上面这三个问题,然后都会知道那个下方受力更多的结论其实是站不住脚的。可怜的是老板听不进去;更惨的是经过老板吹捧后,高层认为这老板真牛B,这样新鲜的概念都想得到。除了一致认为行得通之外,还以这个测试做为接下来的受力指标准则。

好啦,我可以原谅其他人一昧地点头,毕竟人家也不熟悉整个测试过程。最让我不舒服的是在该老板那样鼓吹之下这一套做法竟然就成为了大标准,我的天~ 所以即使接下来的数据不小心偏了0.2毫米都能成为呈堂证供了。。。 真的是欧买咖。

离题了,我是想说。。。 也算是提醒自己,无论自己逐步上到某个阶段也不能忘了自己走过的路。必要的时候还是得停下来,回想以前的自己,聆听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斌,你要记得一件事。我看得出你会走出一条自己的路,但是无论你接下来如何辉煌也绝对绝对不能忘记你自己的最初。”

在这个夜晚,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