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夜又大又圆的月亮的现身已是昨天的事了,意味着十五天的新春佳节也到了一个段落。

捞了三次鱼生,第一次是与卷毛洛相约在牛车水时不小心捞的珍姐发财鱼生;第二次在同事家捞的 Sakae Sushi 鱼生;然后就是昨天在公司,一位妈妈级同事电召来的斋鱼生(因为有些同事是素食主义者)。

说到这第三次在公司与部门同事捞的斋鱼生就觉得很有趣。因为那位妈妈一大清早就打听哪里有斋鱼生递送服务。。。问起为什么她那么兴致勃勃时,

“哦,因为今年我的孩子(一个一岁多,另一个六岁)收到很多红包,所以就有钱请你们捞鱼生咯。”

世风日下啊,连孩子的钱都拿来花~不过我喜欢,因为我是其中一位受益人,呵呵~

那是昨天的事,今天早上出席了公司不定时的汇报会议时还是延续感受到了这行业的低迷。但在密密麻麻的数目字中,竟然发现了新加坡政府为了缓冲企业界经济难题所推出的振兴配套数额。看来此举真的还帮补了一些企业的困境。不过呢,另外一轮的“悠长假期”好像是在所难免。。。

应该算是骨牌效应 – 我们少花,商人少赚也跟着少花,制造供应商也跟着少赚和少花,为制造供应商打工的我们因为老板、公司的少花钱,收入好像也要跟着少。以前听到人家说渡假需要金钱和时间,缺一不可。而现在减少工作日还是逼你拿“悠长假期”已经有了多出来的额外时间的当儿,金钱考量却成为了绊脚石。所以,这现象就炒热了新加坡这里的博彩热潮咯。。。打工族是恨不得在这非常时期福星高照地中个“多多”,然后在公司宣布减少工作日还是提倡无薪假期时大大方方地拿个长假逍遥快活去。

很多人在经济好时有闲钱却没时间享受;现在有了时间却不敢享受。人啊,要做到有钱又有时间享受还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