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所见’ Category

傍晚时分查了一下各地群众大会地点后发现今晚的碧山体育场将有场人民党(SPP)的群众大会,我就打算去看看詹时中(Chiam See Tong)的庐山真面目。 先说明,小弟不是很了解整个新加坡的政治局势。而只是以一位生活了四年的永久居留留下一些个人意见,呵呵~ 我小时候看新加坡 SBC(新传媒 Mediacorp 的前前身)第八播道的新闻时就有听闻詹时中这名字。可能因为他是“反对党”的佼佼者,所以新闻价值较高。但随后发现他连续七届大选都在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围攻下毅然胜出,也成为上一届国会84议席内的唯二“反对党”议员(另一位是刘程强 Low Thia Khiang),深得选区的信任。 以反对党身份连续七届捍卫成功哦,还真的是神奇。 这几天也看了一些新加坡朋友在 Facebook 放的一些文章还有群众大会短片,觉得也可以体验一些这里的选举花絮了。 抱歉我不会估计这种人数,不过全场应该有差不多一万人吧。。。

新加坡2011大选亲民行动

今早搭巴士到了大巴窑巴士总站,下车后吓了一大跳。一大班身穿白衣白裤的某党党员们在到处和经过的群众握手问好。 唉~只可惜他们迟了些些出动,要不然应该能入围上周末刚落幕的《红星大奖》最佳临时演员奖。 自己也看过、经历过马来西亚大选期间,候选人还是党魁们拉票的“假惺惺”态度,第一次在新加坡遇到了还是很不舒服。 快步走过,却被一位“肮割”逮到。 “哈咯你好,我们是 xxx 党的。” 伸出他的手。。。 “我只是永久居留。” “哦,好,哈哈~” 他就把手收回来。 “但我的老婆是新加坡公民。” 看到他那么现实还真的有点看不过去,就骗了他一下。 “哦,哈哈~ 你好你好。” 手又伸了出来。 “哈哈~ 她在外地公干两个月,不能回来投票。” 他露出很尴尬的表情,而我稍微握了他的手后就走了。 昨天才刚提名,今天就遇到这种状况。看来这来临星期应该还有更多精彩的画面。毕竟是第一次在异乡遇到大选,应该找机会去参与一些民众大会,哈哈~ – 思斌,路过社,大巴窑现场非实况报道。

人在古晋 – 砂拉越 416 州选

刚回到新加坡。。。 从4月16日投票当天早上的乌巴鸟(Ubah Bird), 到晚上还在计票当儿拍到,被装饰得很有政治色彩的古晋地标 都默默地见证着砂拉越城市地区的变天 思斌恰好在上个周末身处古晋,有了一个很不一样的古晋之旅。。。 下回分晓 =)

2011 清明时节

清明,回麻坡扫墓。 也顺便跟几位中学同学聚聚,更新一些朋友之间的动向。过后发现原来很多事情都是靠 Facebook 在联系着双方。以前的我们可能是通过电话、简讯还是几个月的一次见面才能得知某某人的最新消息。现在就大不同咯。。。 大家担心的不是得不到消息,而是怕不能通过 Facebook add 到你。 然后在 The Store 逛逛,又看到一些很熟悉的脸孔。哦,因为我中学时期都会在超市打假期工(part time promoter),所以难免会见过很多该超市的促销员。看着以前的少妇变成安蒂;中年男士变肮个的现实,心理还真感叹。 他们就那样把这十多年的时间卖给了那公司。我不知道他们间中除了薪水以外还有得到什么;但我相当确定的是除了该公司,他们应该也不敢想像在其他地方工作的情况了。 我没有资格说他们的生活一成不变,因为那很表面。无论他们想不想换工还是怎样,开心才是最重要。 有些人在短时间的巨大变化可以凌驾一些人很多年的“尝试改变”,主要是取决于自己的决心和毅力。套句老话:想改变生活;就得改变思想。尤其是当某人有了一个理想之后的付诸行动。 随着越来越清晰的画面,我相信向前进的脚步会越来越快。 大家加油~

第一届摄影班结业

我的第一批摄影“学生”今天毕业了。 老实说,我不是很有成就感。排除自己第一次教课而出现的些许窘况;大部分也是因为不尽人意的总出席率(少数无故常缺席者)。 人类的劣根性,免费的就先霸个位,不要的话也没有损失,却不知道有好多真的有兴趣学习(也不介意付费)的人因为名额有限的关系被拒于门外。不是我自夸,我相信我自己的基础、注入的心思和讲课能力不会逊于外面收费数百元的课程,但就是因为“免费”这个心理障碍无形中给人一个不需要重视的感觉。 不会珍惜就是那样。 但我也不怪他们,毕竟是我自己“咎由自取”地付出。。。所以在双方利益关系不平衡下才会对我造成一定的心理损伤。不过看得开一点,至少我也遇到了有兴趣,而又有点开窍的学生们。在看到他们高兴之余自己也感到欣慰。另一方面,也增加了自己教课的资历。 所以哦,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对有素质的服务标个价,即使是象征式收费也好。就拿婚礼摄影来说,你有兴趣拍摄;也拍得不错,所以就想朝着方面发展而到处免收费(或是只收红包钱,十块?)接受新人的“订单”。而刚好有普通朋友看你没有收费之下就吩咐你帮他拍照。 就在你放了好多心思去拍的时候却发现其实他根本都不重视那摄影,只是认为反正你要拍就给你拍,都没损失。等你连夜赶工交了照片,却发现他隔了两个月都还没看你拍的照片,到时你就知道为什么象征性收费能够把一些不重视自己看重的服务的人挡在门槛外的重要性。 还好我在起步时没遇到这些情况,感激老天爷的眷顾。 但是哦,要报名下一堂课的学生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我会象征式收费,并把所有款项捐给日本海啸灾黎。想吃免费午餐的人,拜拜~或者还了钱还是不重视这课程的学生,谢谢你的救济。 Steady 😉

红豆血泡

有了相机、懂得拍照,写部落格也比较积极一点。我的原因很简单,思斌的部落格就是记录一些我生活的大小事和见闻。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我们不能只记录美好的事物,不寻常而且可以带来隐虑的也应该要记载一下。 *以下照片可能会带来不适,请注意。 。 。 。 。 。 。

2010 世杯:随写(一)

随着日本队在罚点球大战中输给了巴拉圭,亚洲队也跟世杯告别咯。。。 不过起码我认为这一届世杯的亚洲队已经不是为了凑足32队才被“邀请”来参加的国家队了。之前陪跑的角色在韩国、日本与朝鲜的发挥下,亚洲队至少已经证明了自己在世界足坛的一份小角色。 今天很失落,没有世杯看;只能写写一点东西聊以自慰。期待这个星期五和星期六的复赛,尤其是都在两天的十点档上演的荷兰对垒巴西还有阿根廷迎战德国的好戏。 虽然市场看好巴西队,但我认为强队未必会赢,哈哈~当然啦,球是圆的嘛~而且可能因为自己也去过荷兰,所以希望插着郁金香的风车国可以晋级~ 阿德大战呢,如果德国再踢出十六强淘汰掉英国的那种表现,相信会非常的精彩。不过个人还是比较喜欢阿根廷。可能是因为梅西的关系。。。喜欢他的才华还有低调谦虚的人格。 要不然,这位球迷也不会舍命去抱他: 又或者被人模仿: 还有之前分享过的:新加坡的阿根廷球迷与地铁赛跑的短片(从 Stadium 到 Nicole Highway 站) – Messi wannabe races train: 另外两场复赛哦,就让加纳和西班牙赢吧。。。让半决赛形成双欧对南美与非洲之争。或者,四只南美洲队伍都胜出,把2010世界杯变成南美洲杯,嘿嘿~ *球迷照片来源: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0/06/19/world-cup-fans-crazy_n_617801.html

狂热 2010 世界杯

虽然将近两个星期的小组赛成绩都无法掀起历届般的热潮,不过我只能说爱看球的人还是很享受每晚都有顶级球赛看的乐趣。尤其是那些有参与赌球活动的人士应该是看得更刺激。 世界杯期间,我在家的工作岗位也有了小变动。 以15寸手提电脑处理平时事务,另一架22寸荧幕则提供了娱乐平台。 嘿嘿,那只是自己生活的小改变。办公室的几位女同事可能也因为自己的另一半是球迷,所以也变得兴致勃勃去。平时不知道什么球会消息还是世界杯入选赛的状况的她们,现在竟也可以凭着自己读取新闻的努力而与人侃侃而谈。 “听我说,xxx 一定会拿冠军。” “哦。” 除了发出一声“哦”,我还能在人家兴高采烈的当儿说些什么?反正对或错都与我无关,我只享受看球就行。 十六强在这个周末开踢,我认为这才是每一届世界杯的精髓的开始。若是遇到势均力敌的国家队,我总希望双方都在进了几粒球后把时间拉到踢罚点球的时刻。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看人家踢点球来决定胜负。。。不过呢,我认为更高兴的是就是跟一大班朋友一起出来感染大伙儿看球的乐趣,所以可能在半决赛的时候开始召集人马,找一个朋友家还是酒吧看球去~ 好啦,也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个新加坡的阿根廷球迷与地铁赛跑的短片(从 Stadium 到 Nicole Highway 站) – Messi wannabe races train: 祝大家世界杯期间快快乐乐,买什么开什么~

惜别会之意

基于最近时常听到有谁谁谁丢信啊、谁谁谁的朋友那里有空缺啊、谁谁谁的谁谁谁刚去谁谁谁的惜别会啊。。。就让我想起逢离必请的惜别会。 是传统?还是程序?每每有同事要离职时都会有人开始筹备此类惜别会。然后你就会听到很多跟下面对话相似的“流言蜚语”: “下个星期二请咯,要不然他的 slot 满了。” (人缘好的,还是老臣子的话。。。一大堆人马排队等请客) “要去哪里?那个谁谁谁有去哩,所以不能去那个哪里。” (不一样的人吃不一样的米) “明天你不能啊?还是你要跟那个谁谁谁那组人一起请?他们后天要去那个哪里。” (总之 Die Die 就是要请到她) “需要买纪念品么?都请他吃了咯。。。” (请了就算,其他不管) “他几时 last day?他好像都没什么年假了,应该不需要那么着急啦。。。下个星期才请。” (充分掌握同事年假动向) 除了筹备践行会的沟通,另一样人家很感兴趣但却又最得不到答案的应该是: “你知道他去哪里吗?” 然后最不愿意听到“就是你咯”的答案是: “你知道他的工会分给谁吗?” 说实在的,我逐渐不了解这种 Farewell Lunch 的真谛在哪里。一大班人浩浩荡荡地自己决定地点(举例某酒店自助餐,原因:筹办人很久没去那里吃了),然后自我分配交通分批抵达。第一批先到的就先播电话通知说他们已经到了,然后就先去抢限量版海鲜。随后而到,已经辞职的甲先生面带笑容地进入会场,过后发现被安置在大老板身旁后面颊显得有点僵硬。为了保持形象,甲先生不敢大开杀戒。。。就眼睁睁地看着其他同事在自己搞小圈子高谈阔论,然而自己只能左一句右一句地回答老板无聊的问题。 饭后,公式化地感激十多位同事请的这一餐。心里算盘打了几下,发现在座的每个人只不过多花了三元就请了即将离职的同事一顿自助餐,很阔气的样子~(这就是俗语所说的“团结就是力量”) 慢着慢着,除了那句感激的话。。。甲先生好像没有什么机会和那十多位同事做践行前的交流啊~正在泄气地步出酒店的当儿,有只强而有力的手握着甲先生的肩膀。 “啊,终于有人来关心我了。” 回首一望,哦。。。是另一个小组,平时也不是常打交道的乙先生。 “嘿~谢谢你的这一餐,我好满意哦~” 客套客套一下。 “别客气啦。” 很开心地笑了笑,然后。。。 “最后几天了,应该可以说你会去哪里了吧?” 唉~还不是老问题。看来出席的人关心的也不是帮你践行还是什么,反而是想知道哪里有好康。 那应该才是惜别会之意。

2010母亲节

在吉隆坡的母亲节前夕夜晚,我抵达了吉隆坡孟沙。在这熟悉的首都遇到了熟悉的动物,却不是很熟悉的脸孔。 带来了两本本为禁书的书籍。很玩味的是我在新加坡购买后的隔天(严格来说是几个小时之隔),它在马来西亚就被解禁了。本来以为那是乌雪补选前夕说说而已来提高民心的消息,怎知竟然真的落实。可惜可惜,从新加坡“进口”的这两本《Malaysian Maverick》竟然变得更贵了。 不过还好价钱差别不是很大。 来到吉隆坡,当然会见到侄儿和外甥啦~ 侄儿的鬼脸,真的是败给他。 大外甥很认真地在学习。。。 过后发现还是招牌笑容比较容易。 哈哈,小和尚头在自己耍脾气。 除了母亲节的福建大餐,另一样比较特别的就是周日早上的巴生毛山稿肉骨茶。 匆匆结束一个充实的周末。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