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闪族(Flash Mob),给我一种很酷形象的一群人。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兴趣,然后在众人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完成一件事后又悄悄地离开。这种行为艺术,让我联想起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改编一下也很贴切地说: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们一同做秀,只带走一些喝彩~

2009年10月23日的新加坡莱佛士坊(Raffles Place)的午休时间,出现了相信是本地第一个盛大的“快闪族”:

我用了引号,因为真正的快闪族不应该一起训练那些指定动作。而上面录像这群人其实是一起训练才出来“表演”的,所以基本上并不适合称之为快闪族。但毕竟也算是一大盛事,成功哦你引起大家的回应。

而这个星期日(4月18日)下午,假乌节路义安城(Takashimaya)前方的喷水池也将会有另一场“快闪族”秀~

fnn_flashmob.jpg

以主题曲《LaLa》,鹤天赐、伍家辉与龚芝怡(原唱)将带领大家一起跳这首两分钟的“快闪舞”。舞步难不难?来看看官方教学:

– 去 www.fnn.com.sg
– 等主页选项出来时,右方选择 Breakin’ Lala Danz
– 看到以上鹤天赐、伍家辉与龚芝怡的照片后,点击 Learn from the pro!
– 可以放慢速度来学习,然后在当天出席一起跳!

而其实我身为博客大使,也有幸被专人调教。是的。。。我们一行人就去了 O School 舞蹈学校去接受训练。哈哈,叫我拍照还可以啦,跳舞?哦。。。这个嘛。。。跳绳好不好?

dancelesson.jpg
(大家省省看哦,我忙着记拍子和舞步而没空拍照啦)

我喜欢看人跳舞,有时看了还会评头论足。没关系啊,你不会下厨并不代表你不可以说食物不好吃对不对?呵呵~但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在练舞室内排舞,哈哈~可能我“山龟”啦,这种好像只有在电视节目才会出现的画面竟然有我的存在。也得感激一下 F&N 的安排,虽然我跳得不好,但毕竟也可以“光荣”地跟人家说我是有份参与练习的,哈哈~当然,也不忘了孜孜不倦的老师 Allegra。

dance-group.jpg
*其中四位博客大使还有编舞老师 Allegra (谢谢 Hui Xiang 分享的照片)

两分钟的入门舞,用了我们两个小时的排练。抱歉,我也还不是很纯熟那种,好像分分钟会忘记那样。这种感觉。。。好像只有在大学时期考试才有的吧~当然啦,你们应该看看我鸡手鸭脚地跳,就会哈哈大笑,呵呵~不过我认为重要的是要享受过程,所以并不是很在乎去记牢所有连贯性的舞步(藉口来了,藉口来了)。毕竟对我而言,只要每个小节的结尾跳得对跟准应该就不会太碍眼了,哇哈哈哈~!!!还有更重要的是,要保持笑容~所以即使跳错也就一笑而过,反正是街舞嘛。。。只要当下跟四周的人哈啦哈啦一下应该也无妨。但是如果你的脸一直紧绷着,一跳错人家应该就马上就看出来了啦~

没办法啦,叫我记什么光圈配什么快门,什么时候要调整我还可以胜任。。。这个舞步嘛~暂时还没那种天分,呵呵~所以我才没参加 Dance Delight,反而只是拍拍照给大家看看。

不过话说回来。。。那么一亲身体验了才知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有多么的贴切。更何况是这种团舞,每个成员都必须配合无间,没有什么所谓的取长补短这回事。一个成员舞步出差错,人家马上看得出来;即使另外几个成员多么卖力,在默契这方面就打了折扣了。也因为那样哦,让我更欣赏那些成员多的舞蹈团体。记得看过一个 Super Junior 的 Sorry Sorry 专舞蹈音乐录像,没有镜头切换(意即整支舞蹈一气呵成),只有变焦(zoom in/zoom out),整个团体的表演让我感到太酷太帅气。

哎呀,离题了。总之,请大家告诉大家。。。这个星期日(4月18日)下午两点假义安城的《快闪啦啦舞》,希望你可以一起来参与其盛~不会跳也没关系,只要你见证就行了~等等等,话说在前头哦。。。如果你发现在众人(包括艺人)齐舞的当儿有一个四肢生硬,瘦瘦的人背着相机在乱摆动时,请不要过去跟他打招呼。